首页 - 北京资讯 - 57城市2021年人口增长排行榜:一线城市换挡减速 内陆省份将领跑

57城市2021年人口增长排行榜:一线城市换挡减速 内陆省份将领跑

发布时间:2022-05-15  分类:北京资讯  作者:admin  浏览:9816

2021年,中国人口出现新的拐点:出生1062万人,死亡1014万人;净增加人口48万,为60年来最低水平。当自然增长的驱动力逐渐减弱,机械增长成为区域人口的主要供给来源,那些依赖和聚集人口的城市未来会怎样?我们收集了57个城市2011-2021年的常住人口数据,试图呈现11年来中国主要城市的人口变动地图。数据的走势显示,即使是全国最好的十个城市也告别了超高增长的黄金时代,北上广深增长缓慢甚至负增长。目前大规模的增长是以武汉、成都为代表的中西部强省市实现的。人口的突然变化推动着中国城市发展的巨大变化。人口流动的时空变化新世纪后的十年,人口向中心城市流动的趋势越来越明显;但近年来出现分化:2015年和2017年,上海和北京相继出现人口负增长;2021年全国人口增长迎来大幅放缓,北上广深呈现低增长态势,2021年增速不足0.4%;杭州等沿海新一线城市增速明显放缓,增速较往年回落1%左右;中西部城市在前,接过领跑的接力棒,武汉、成都、南昌、郑州等城市增加值都在10万以上。从城市群来看,珠三角、长三角、成渝人口增长最大,京津冀地区人口形势下行压力较大。数据显示,2021年,北京、天津、石家庄三个中心城市人口全部出局,其中北京比2020年减少0.4千人,石家庄减少3.68万人,天津减少13.6万人,是公布数据城市中减少幅度最大的;另外,从近十年的人口总增量来看,天津只增加了32万人,少于广州、深圳、成都、杭州等城市每年的人口增量。从区域来看,中西部省会城市表现亮眼,在“强省”战略和人口回流的双重加持下,成为人口增量排位赛中的黑马。数据显示,成都超越深圳,成为近十年中国人口增长第一;而武汉却遭遇重大疫情,封城76天,疫情后人口连续两年增长,均超过百万。南昌也表现不错。2021年大部分城市人口增长最低的时候,南昌达到了最近十年的新高。总而言之,沿海城市和内陆城市有明显的“错位”迹象。南方周末城市(区域)研究中心认为,两类城市人口增长的错位源于工业化的先后顺序。以佛山、东莞、无锡为代表的沿海副中心城市,人口增长高峰最早出现在最近十年,是早期玩家;内陆城市如武汉、合肥、南昌等。积累了不少,近几年才脱颖而出,成为后期飞车手。我们还发现了一些值得注意的数据:Xi 2017年常住人口增加104万,济南2019年增加144.83万,太原、银川、昆明等城市2020年增加数十万。课题组认为这种增长有三个原因:一是2020年第七次人口普查的统计方法与常规年份不同,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修订后有较大变化;二是后疫情时代城市经济复苏,人口回流效应明显;第三,撤市设区导致一个城市人口剧增,比如济南。2021年,北上广深一线城市人口增长将迎来拐点,增速明显放缓。这一年,北京常住人口减少了0.4万,上海增加了1.07万,广州增加了70.3吨 北京和上海已经采取行动控制总人口。2020年,南方周末城市(区域)研究中心开发了一套城市落户政策评价体系,从(积分)落户政策、积分落户评价、人才落户评价、制度创新四个方面,对2000年10月前实施的34个城市、202个北京旅游的落户政策进行了量化评价。北京、重庆、上海落户自由度最低。落户自由度低的进一步表现是,2011年至2021年,北京和上海的平均人口增长率分别为0.79%和0.56%,远低于广州和深圳分别为3.41%和4.66%的水平。城市人口规模和城市经济具有规模递减效应。当城市达到增长边际时,人口的增加对城市效率的提高影响不大。对于一线城市来说,人口规模是发展的基础,人口质量是发展的关键。北京、上海在控制人口流入的同时,也在打开人才落户的“口子”。2020年9月,上海扩大人才落户范围。“双顶”高校应届硕士、博士和上海交大、复旦大学本科毕业生,符合基本申报条件的,可落户上海;2021年7月,北京提出扩大引进毕业生范围,鼓励清华、北大等7所高校毕业生落户首都。南方周末城市(区域)研究中心认为,人口增长放缓是“高水平”工业化和“高水平”城市化的结果。在此前提下,北上广深人口政策的调整,吸引高端人才的流入,将进一步优化人口结构,实现城市的可持续发展。这也是现在很多分析师容易忽略的一点:人口对城市的支撑不仅在于规模,更在于结构。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十年来,北京、上海“高校毕业生及以上”人数分别增加301.31万人和337.12万人,分别高于常住人口237.1万人和185.2万人。人口结构调整成效显著。广州和深圳的“大专及以上人口”也位于全国前列。这也预示着一线城市正在将人口红利转化为人才红利,进入并行增长和结构优化的时代。但是,越是优秀的人才,对生活环境的要求越高。如何留住人才,需要一线城市优化住房、医疗、教育等公共资源配置,以应对新阶段的新挑战。抓住“00后浪潮”在中国人口发展进入“存量”阶段,城市如何从“存量池”中打造自己的增量,决定着未来的城市竞争格局。人口增量上,以成都为代表的一批城市已具备与深广分庭抗礼的实力。人口增量前十中,除深广外,其余八席被曾经的二、三线城市收入囊中。它们分别是成都、西安、武汉、杭州、长沙、重庆、济南和苏州,未来城市竞争已初现端倪。为什么是这八座城市呢?我们发现,这八座城市中,除苏州外,其他几座城市与南方周末城市(区域)研究中心提出的“后浪城市”完全吻合。研究团队曾在《理想之城榜2020》详细解析了“后浪城市”的特征。我们认为,“理想之城”即能更好满足人们幸福生活需要的城市,与四座一线城市相比,这些城市的工作与生活平衡度更高。据BOSS直聘研究院早前发布的《00后群体就业选择偏好调研报告》,00后对二三线工作城市的青睐明显上涨,与90后和85后对比,偏好比例分别上升8个百分点和5个百分点。与此同时,00后对一线城市的偏好比例相较于90后和85后,分别下降6个百分点和8个百分点。00后不再一味扎堆一线城市,对工作与生活平衡的二三线城市好感度上升。其中在“生活氛围好、环境宜居”指标上,00后偏好度较其他几个群体高出至少6个百分点。从数据来看,2021年中国主要城市人口增量大部分为历史新低,但从单年人口增量上,研究团队发现一些有意思的事——2021年是00后工作元年,也是城市选择元年。某种程度上2021年的人口增量趋势体现了00后的未来城市选择偏好。我们发现,前十城市名单与11年间人口增量前十的城市名单大致吻合,也与00后偏好的二三线城市吻合。这是否意味着,随着00后的涌入,未来十年,以成都、武汉等为代表的二三线城市将在人口存量战中抢夺先机?中西部省会城市黑马频出从2011年至2021年的人口数据中,我们进一步发现中西部省会城市人口吸引力逐年提高,人口增量稳步增长。一线城市曾凭借产业优势,吸引了大量的人口。如今,我国人口迁移方式正在从跨区域转移到省域转移。人们开始“逃离”一线城市,离家乡更近、人文环境类似的省会城市成为了更优的选择。武汉后疫情时代经济复苏,连续两年新增常住人口超过120万;成都、杭州、西安等人口增长大市同样保持高速增长;南昌、郑州、贵阳等中西部省会城市表现同样亮眼,增加值均在10万以上。在“人随产业走”的流动规律下,人口跟着工作机会走,工作机会多的城市往往会聚集更多的人。中西部省会城市人口吸引力的提高,关键在于产业的发展。例如,凭借天然优势、政策加持和企业行动,贵州成为了“大数据”之都,GDP增速连续十年位居全国前列;而南昌抓住数字浪潮,引进了华为、阿里、腾讯、微软、高通等头部企业,建设“元宇宙之都”。另一方面,城市人口是否增长,也与城市资源息息相关。省会城市可以调动全省的资源,教育、医疗等公共资源往往会在省会聚集,形成强劲的人口吸引力。不过,中西部省会城市又将面临与一线城市相同的问题:如何完善公共服务和基础设施,应对不断涌入的人口?从根本来看,建设宜业、宜居的理想之城,永远是一座城市的“人口流量密码”。普通地级市并不“普通”普通的地级市还有没有机会?答案是肯定的。研究团队发现,不少地级市也吸引了超100万人力。珠三角地区的佛山、东莞,长三角地区的金华、宁波四个普通地级市,击败北京、上海、天津、南昌等城市,跻身近十年人口增量前20名,另外,佛山和金华两城同样进入了人口增幅前20名。这四座普通地级市是如何做到的?我们认为,所在城市群是这四城的重要依托。关于这一点,《理想之城榜2021》也有提到。我们曾经指出,佛山与广州的融合已推进了十余年。不少区域研究学者更是将二者视作一个超级城市。金华亦积极融入长三角城市群,借助世界级的宁波舟山港,更紧密地连接国际市场。在人口增速放缓的大背景下,融入城市群、接入广阔的国内外市场,或许是普通地级市提高城市活力的“人口流量密码”。北上广深等城市由于人口流入趋近饱和,产生“溢出效应”,而有着地缘优势和产业基础的佛山、东莞、宁波、金华等普通地级市则能承接来自城市群龙头城市的人口外溢,产生一波人口红利。与此同时,我们也应该意识到,这类城市的人口红利已经式微。一方面中西部省会城市的强省会战略抢夺着大量人口,能在当地拥有工作和生活,不必背井离乡;另一方面,作为制造业大市代表的旧工厂已经不再是新一批00后向往的应许之地,是时候思考何去何从了:是加强智能制造的转型,还是增强产业工人这份职业对年轻人的吸引力?除此之外,以越南制造为代表的海外供应链正对我国城市造成冲击。据越南官方统计,三分之一的外商投资家居企业是从中国迁去的。疫情之下,国内供应链产业链面临挑战,不确定性增加,产业集群衰退风险加速,同样可能会导致大量人口流出,这可能是制造业城市更大的危机。最后一个机会属于县城。2021年底,我国城镇常住人口为9.1亿人,其中县级即县级市城区人口占全国城镇常住人口近30%。县城建设能够引导农村转移人口就近城镇化,同时吸引打工人口回流,这既有助于缓解超大城市、特大城市人口过度集聚的问题,也为县城的人口增长带来了机会。经济学家陆铭曾在公开采访中表示,经济基础较好或者临近大都市圈的一类县城,更有可能实现人口迅速增长。近日印发的《关于推进以县城为重要载体的城镇化建设的意见》让人看到了机会,期待下个十年小县城的发力。南方周末城市(区域)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