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北京经济 - 不要无知!北京地区公园最常见的16种花卉 你都知道吗?

不要无知!北京地区公园最常见的16种花卉 你都知道吗?

发布时间:2022-05-15  分类:北京经济  作者:admin  浏览:7952

今年5月,北京没有往年热闹。一半的景点关闭,许多商店和餐馆关门,没有公交车和地铁的高峰时间.超过2100万北京人,其中许多人在家工作。这就是新冠肺炎疫情给我们生活带来的“不正常”。但面对全社会的抗疫防疫,我们绝对无条件配合,不扎堆,不凑。大家都在用行动支持早日清场社会的目标,为早日恢复正常的生活和工作而努力!此刻的北京有什么热闹的地方吗?真的还有两个:一个是超市。疫情期间,交通量不减反增。为了公共供应,各大超市延长了关门时间。你随时去超市,都能看到很多采购物资的人;另一个热闹的地方是北京市中心的24小时公园。只要天气正常,公园的游客量还是比较大的。毕竟大家都在家里工作太久了,如果不找个地方露天走走,很快就会窒息。说实话,每年的四五月是北京公园最美的时候。此时,桃花、杏花、梅花、玉兰、樱花、丁香花等各种早春花卉,已于4月下旬凋谢。接下来是花草盛开的第二季。在你每天逛的各大公园里,近20种最常见的花此刻正悄然绽放。本文不是科普文章,只是一些随意的照片。我只想把北京公园五月最常见的花草介绍给你,免得你再逛公园就看不到这些可爱的花了。你既认不出他们,也起不了名字,还得“百度”,那就太尴尬了!这种小黄花可以说是北京80%以上的公园都有。它紧贴地面生长,非常茂盛。大多数人喜欢叫它“野草莓”,因为它在花凋谢后会长出类似口袋草莓或覆盆子的红色果实。拿一个放在嘴里嚼。完全没有草莓的味道,也不可能和草莓有关。其实这种植物叫“蛇莓”,据说只生长在蛇爬的地方。我不敢说这个传说是假的。毕竟蛇莓生长的地方一般都是阴冷潮湿的角落或者植物很多的灌木丛,这和蛇喜欢的环境是一样的。其实树莓的味道是淡而无味的,并不是什么好吃的“野果”,而是看起来很酸很甜的“树莓”,所以你以后在野外看到它们一定要分辨清楚。这种花的名字有点奇怪,只有一个字“sh”,是安慰的意思。据史料记载,这种花在古代会被用来占卜。比如古代的占卜工具“子”就是用蓍草做的。5月份也常见于北京所有公园,有成片生长。如果你仔细观察,你会发现每个小雄蕊周围都有整齐密集排列的微小叶子。古代军队出征,随军巫师喜欢用蓍草来预测行军进程。或者naan,有两种常见的颜色,或者白色或者紫色,都很好看。大岸菊,温润纯净,起源于欧洲(所以有人称之为“西岸菊”)。北京的公园也有很多种植物,也是很好的插花材料。一般在5月开花,花期两到三周。我喜欢在阳光下成簇开花。最佳观赏场景是——黄昏前后,雪反射着夕阳。宾居喜欢炎热的阳光。它的花是白色的,象征着圣洁,它的雄蕊是黄色的,相映成趣,表现了它对花语3354的深爱。这种花,想必大多数人都知道是——牵牛花,因为长得像喇叭,所以俗称“牵牛花”(旋花科植物的一种)。其实它还有一个好听的名字,3354“保龄球花”或者“破碗花”。可能80后的朋友还记得小时候学过的课文《打碗碗花》。文中“我”更“手残”,要摘花。我奶奶一把抓住我,反复说:“不能摘,不能摘。那是玩碗花。谁摘了谁就要被告知打破饭碗。 “奶奶不会让摘花的是这种牵牛花。这是另一种美丽而普通的一种叫秋花3354黄金菊,也叫情人菊。花朵鲜艳,数量众多,但不密集。有一句话描述了黄金菊的活力。——年夏,至秋来,金菊遍地。这句话充分说明了黄金菊顽强的生命力和漫长的生命周期。一般来说,野花的生长周期是2-3周,但从初夏到仲秋,在公园、野外、房前屋后都能看到黄金菊。可想而知它的生命力和适应能力有多强。这种花很神奇。如果你捏几片它的叶子,用手指摩擦,它会散发出淡淡的苹果香味。而且它的花可以帮助消化,用过的花袋也可以去除黑眼圈。而且,它还有“植物医生”的美誉。与其他植物一起种植时,还能修复周围病株的生长状态。抱茎小苦荬,常见于荒野路边或田野里,在麦田里也很丰富。既然叫菜,那肯定是可以吃的,但是很苦。及时用水焯水后还是有苦味,没人喜欢。在过去缺粮的年代,有人用它充饥,用油盐调食,炒菜,腌制,煲汤,做馅,但味道并不十分宜人。其实这种花可以全株入药,有清热解毒、祛腐化脓、止血生肌的功效。现在农村的人还用它做鸡鸭猪的饲料。泥菜,虽然名字有点土,但也是可以食用的。泥菜在江浙一带。清明节有人把它作为“青年团”的素材之一。虽然这种薰衣草花的价值不高,但作为一种草药,它的功效却不小。——清热解毒,消肿化瘀,据说还可以外敷治疗出血和骨折。蒲公英,一种在华中、华东、华北、东北都很常见的野花(东北人叫它“予言丁”),也是春季著名的野菜之一。说它家喻户晓也不为过。每年3月至4月,野菜大军在森林田野和山野的树林中挖掘,它们大多是冲着蒲公英的嫩芽来的。蘸酱,生吃,凉拌,或者做馅。其烹制的名菜有蒜蓉、新京报共赢、汤牛肉蒲公英、蒲公英鸡丝等。花没了之后,种子就变成了毛球。把它拿下来吹一吹。小降落伞满天飞。塞吉,名字不好,但帮了大忙。可作为芳香食品(男性香水的重要原料),也可作为药用植物。有些人专门培育这种鼠尾草作为厨房的药草或医用药草。这种野花融合了20多种植物的药性,在西方一些国家甚至被视为“灵丹妙药”。具有滋补、防痉挛、防腐抗菌、利尿、清洁伤口的作用。此外,它还具有调节经期、刺激食欲的作用。以前听说,意大利人还把它用作制作面包和浸泡油。诸葛菜,别名是“二月兰”(因农历二月前后开花)。很多人并不知道,这种紫色的小花其实其叶和茎也是一种野菜,可以做馅,包包子包饺子都可以,微苦,但没有异味。相传诸葛菜是蜀国谋士诸葛亮率军北伐出征时,于军中粮草不足。诸葛亮便命令军士挖掘这种野菜充饥,也给军马充当饲料。后来,这种小花便被坊间传为“诸葛菜”。山桃草,这种花其实几年前并不是一种北京地区公园里常见的花卉,是一种典型的外来物种(原产地在美国的路易斯安那州),只是近几年开始越来越多。山桃草又名“千鸟花、白桃花、玉蝶花”,花枝娇美轻盈,惹人怜爱。这种花完全没有食用价值、也没有药用价值,但却有较高的观赏价值,喜阴、耐热、抗晒,所以在公园里种植,最适合。它的花语是“同甘共苦”。穗花,这种野花是中国土生土长的植物,铃兰科铃兰族多年生草本植物。一般生长在江浙一带的山谷溪边,树林之中或者草丛岩石的阴湿处。因为环境适应性极强,所以近些年南北方各地公园都有广泛种植。没有食用价值、药用价值,但却可以种在精巧的盆里,作为书房的摆设装饰。黄菖蒲,近水的区域比较常见这种植物(水生花卉),花姿优美,观赏价值高,它的花语是“信者之福”。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用于防疫驱邪的一种有灵性的植物,也很适合作为园林植物种植。这是白皮松的“花”,本来不想把它算作“公园里的花”,但如今北京每一处公园几乎都有这种植物,而且它确实开花了,也是北方地区最常见的一种观赏植物,侠义风骨,没它不行。石榴,如今越来越多的公园里栽种了石榴树。5月中旬的石榴花还没有完全绽放,那是因为气温还没有到30度,一旦气温达标,石榴花也会迅速绽放。让我们静候几日,一朵朵鲜红色的花朵也即将绽放。鸢尾。鸢尾是公园社区里面最常见的一种绿化花卉。有人说鸢尾花的每一朵花朵只有一天的寿命,当你第二天再看到它时,已经不是同一朵花了,悲哀吗?大可不必,因为一株鸢尾有着许多的花株,以至于它可以此起彼伏地连续开放近一个月。这种花不能吃,也不入药,但可以调制香水,它也是法国的国花,还曾经出现在大画家梵高的名画《鸢尾花》中。今天,“公园里的花”就先介绍这么多,如果以上内容可以帮你得到认知,欢迎关注我的账号,后面我还会陆续给大家介绍更多旅游休闲时遇到的植物和动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