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北京招聘 - 康熙去世当晚的北京有多恐怖?看看当时西方传教士对自己经历的叙述

康熙去世当晚的北京有多恐怖?看看当时西方传教士对自己经历的叙述

发布时间:2022-05-15  分类:北京招聘  作者:admin  浏览:5549

时间:1722年11月13日(康熙61年)凌晨两点。地点:长春花园。年近70、长期卧床的康熙突然病情加重。到当晚八时,康熙死了。从凌晨2点到晚上8点,这短短的20个小时的历史时刻,可能是满清王朝300年乃至中国2000年皇帝交接中最惊心动魄、最扑朔迷离、最富戏剧性的时刻。在长春园,此时此刻,最高国家权力交接的真相恐怕再也不会明朗了。雍正是康熙临终指定的继承人,还是阴谋篡位,这是所有问题的症结所在。但在康熙尸骨未寒之前,保位斗争中的失败者向雍正这个还未登基的皇帝发起了挑战,现在他不得不开始维护自己合法性的斗争。长春园位于北京的西北部,距离皇宫大约10公里。按照惯例,皇帝死后,遗体会被转移到皇宫。鉴于事态的恶化,雍正加强了戒备,作了如下安排:长春园的守卫由七阿哥把守,大内宫的禁宫由十六阿哥把守。而最危险的一段——从长春园到皇宫的路程,就由我最亲密的朋友,我的十三哥全权负责了。至于其他重点部队的布局,由北京警卫队长龙克多负责。一切安排妥当后,这才起身把康熙的遗体往宫里跑。雍正塑像的那天晚上,北京的军民都知道康熙死了。谣言四起,人心惶惶。龙科下令关闭北京的九个城门。没有指示,你们的领主是不允许进入的。北京立刻陷入一片恐怖的气氛中,当时在北京传教的西方牧师马国贤记录了当时的情形:1722年12月20日,晚饭后,我正和安杰洛神父在皇帝叔叔的房间里聊天,听到一阵低沉而持续的噪音,似乎夹杂着一些从皇宫里传来的声音。了解了这个国家的国内风俗,我立刻锁上门,告诉同事,要么皇帝驾崩,要么北京发生武装叛乱。为了证实我自己对骚乱原因的猜测,我爬到了公寓的墙上。这堵墙坐落在一条公路旁,我惊讶地看到无数骑兵向四面八方奔去,彼此不说话。终于听到脚边几个人说北京信息康熙皇帝死了。后来,我听说在神医们断定皇帝患有不治之症后,他下令任命第四个儿子胤禛为皇帝的继承人。上述1722年12月20日指的是西历,是康熙61年11月13日。康熙死的那天晚上,经验丰富的西方人根据京城异常的骚乱和军队的紧急调动,判断皇帝可能已经死了。的确,这一夜发生的大事对人们来说是如此的突然和不可思议。那天晚上,十七哥李因在大内宫值班。当他得知康熙皇帝驾崩后,立即跑到长春园。到了西直门大街,遇到了步军首领龙克多。隆科多告诉他,他的四哥胤禛已经身居高位,他看到李因“看上去乖张而疯狂”。他掉转马头,跑回自己的府邸,却没有来到宫门迎接。哥哥的父亲死了,没有太多惊喜。相反,当他听说四哥当了皇帝时,他看起来几乎疯了。他的反常行为可以代表上层社会对突如其来的政治剧变的最初反应。但十七哥大典只是对雍正继位的一个震慑,而其他哥都公开表示无法接受这个结果。据雍正日后回忆,康熙死的那天晚上,九阿哥贝子唐寅得知四阿哥继位后,“突然来到我面前,席地而坐,傲慢无礼,其意难测。要不是我冷静隐忍,早就惹事了”。我的哥哥贝勒胤祀也在半夜和他的三哥私下去了院子。经过长时间的密语,他急于提出对策。后来,十四阿哥贝子回到了贝姬 也就是路威胁:“现在我哥是皇帝了,还指望我磕头?等我回京,我得去一趟故宫,见见太后,我的事就完了!”到了北京后,我去了“写礼部”,故意问如何迎接新皇帝的礼仪。但是看到雍正,我就“跪下”说不能承认雍正继承传统的事实。我也对我左右的亲信说了:“没想到,是这样。我生不如死!”慨叹“事已失,悔之常情。”综上所述,对于康熙1961年11月13日深夜发生的这件大事,真正让人感到震惊、怀疑和不可思议的,并不是皇帝的死,因为早在意料之中。皇位反而落到了被朝野舆论一致看好的四弟胤禛手中,却被剥夺了皇位继承权。有野心或者没有野心的哥们措手不及,于是不经意间失去了冷静,甚至对新皇帝行为粗暴。了解了这一特殊背景,就不难理解雍正为什么在皇帝驾崩当晚采取非常规的警察措施了。隆科多关闭京城九门六日,为何“无令不准君王入大内”;知道了这个特殊的背景,就不难理解雍正的合法性总会受到质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