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北京资讯 - 潘光旦:真正的自由不是轻率和放纵 而是自知和自制

潘光旦:真正的自由不是轻率和放纵 而是自知和自制

发布时间:2022-05-11  分类:北京资讯  作者:admin  浏览:9687

本文作者潘光旦先生(1899-1967),江苏省宝山县罗店镇(今上海)人。他叫钟昂,原名光绪(后来用光绪二字画了许多笔画,下半部改为光旦)。中国近代著名的社会学家、优生学家、民族学家。潘光旦先生于1913年进入北京清华学堂。1922年毕业赴美留学,进入达特茅斯学院,1924年获得学士学位。同年进入哥伦比亚大学研究院,获得理学硕士学位。1926年回国后至1952年,在上海、长沙、昆明、北京等地的多所大学任教授。历任清华大学、国立西南联合大学院长、社会事务系主任、清华大学图书馆馆长。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历任国务院文教委员会委员、全国政协委员。潘光旦先生与叶、陈寅恪、并称为清华百年历史上的“四大哲人”。他一生涉猎广泛,在社会思想史、家族制度、优生学、人才学、家谱学、国史、教育思想史等诸多领域都有很深的造诣。散漫放纵又“自由”的随笔|潘光旦来源| 《自由之路》人是会套话的动物。他会自圆其说,他会“为此辞职”;每当有一种行动,他总有一种说法。说他为什么有必要这么做,但十有八九是好理由,不是真理由。这叫定字。在任何一个社会,总有一些人在行为上放纵自私;但是,这样的人永远不会自我放纵,自私自利;他们一定有很多借口或者装饰来掩饰自己,而最常见的,尤其是最近两三百年来最流行的,就是“自由”。中华民族的习惯中有几个缺点是很多人承认的,比如无组织,无法无天,不会发号施令,也不会接受命令。这些缺点很可能不会因为他们在群体中的表现而得到辩护;但是,一个人到了自己面前,可能会自觉不自觉地说很多装饰性的话,而这类话里最现成的名词大概就是“自由”了。这种“自由”实际上等于上述的放纵和自私利用。冷漠和放纵不是自由,反而容易被当成自由。但是我们准备好放弃自由的术语和概念了吗?近年来,许多人表达了他们的观点,认为它应该被放弃。但我以为不是。我们不能因噎废食。也不能因为世界上有伪君子,有政客,有伪君子就弃义。贪官污吏,以民生之名,行一己之利,难道我们要对民生保持沉默吗?越是这种虚伪的行为,越是要说什么是真,什么是善,越是要说清楚,直到一般人都能看得懂,有些人再也装不下去了。但是自由到底是什么?先不说什么是自由,但是再抽象的东西也不好定义。先说自由的两个前提。如果一个人能先具备这两个条件,他就会对自己自由而不求自由。别人不会允许他在外表上自由,但实际上,自由还是他的,不可剥夺。否则一切都是空谈。第一个条件是自知。如果一个人真的对世界上的事物负有智力上的义务,并且必须履行这种义务,那么他首先应该忠于的对象就是他自己。他是怎么来的,他的一般力量,他的智慧和愚蠢?他有哪些特别的长处可以发展,有哪些特别的缺陷必须弥补?如果他不能补救它们,他怎么能成为知止,自我克制,和平,不贪婪?要有效回答这些问题,一个人可以有自知之明。在古书里,一个德字,一个诚字,其实就是自我,就是我之所以为我自己,明德、明成、量力而行之类的词,指的就是这种自知的努力。第二个条件是自制力。随着科技的发展,大家都喜欢谈论控制,社会控制,环境控制,自然控制,甚至征服自然。在科学技术非常不发达的古代中国,我们长期以来一直强调自我控制和自我征服。 自我应该是第一个被控制和征服的对象。我想这就是中国人生哲学的精髓。中外历史上所有的动乱,尤其是西方近代战争,可以说是控制了环境和自然,但没有自控的必然结果。以前说一部分东西,大部分是真心,诚意,修养,所谓自胜者强,所谓无欲则刚,指的就是这些努力。自知是第一步,自控是第二步。虽然我们可以在控制的过程中增长见识,但两者之间一般是有先后顺序的;知行之难,虽可辩,但毋庸置疑。所以,在完成一个人人格的过程中,学习上的努力在前面,修养和阅历上的努力在后面。教育的基础和核心应该是这些;比如灌输一般知识,训练技能,为职业生涯做准备,培养专家,就像现代学校教育所能提供的一样,都是细节,边缘,有时是边缘。这种学校教育下出生的人,既不认识自己,也控制不了自己。当然,“自由”这个词是不可能的。因为不了解自己,做不到的事,不知道真诚的道理,所以不禁觉得京娱是自尊的,是有野心的。因为你控制不了自己,所以忍不住好色,肆无忌惮。他们根本不配谈自由。如果他们不配谈而坚持,那么最后一类的弊端必然导致群体话语的放纵、不可调和、混乱。自由说起来不容易,但是在更好的教育下也不容易,更何况是在现在碎片化的学校教育下。孔子自己说他“七十而不逾矩”,“不逾矩”就是自由,是自由最好的注脚和定义。孔子七十岁才达到自由的境界,可见自由之难。刀刃是公平的,但中庸是不可能的。关于自由,我也几乎说过同样的话。我甚至可以说:中庸之难,其实就是自由之难;其实,做对的原则等于做自己想做的事而不越界的原则。这是有儒家知识的人都知道的,这里就不用说了。有能力的才是有价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