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北京房产 - 蔡锷在北京闲着的时候 他也没闲着 他做了什么?他不愧是现代赵云

蔡锷在北京闲着的时候 他也没闲着 他做了什么?他不愧是现代赵云

发布时间:2022-05-10  分类:北京房产  作者:admin  浏览:6680

然而,在袁世凯的瓦解和对京娱乐的武力打击下,国民党集团的“三党魁”——被广东的胡、江西的李烈钧、安徽的白等人打得落荒而逃。江苏的、福建的孙道仁、湖南的谭等旧官僚,也因附和而被迫离职。蔡锷虽然是老同盟会成员,但并不是国民党“二次革命”的支持者。他还发电报申斥几个宣布独立的省份,“在《约法》规定的领土上宣布独立,无异于割据,等于破坏统一”。川军第5师师长在重庆宣布要组织对作战后,又派滇军跨省作战,一路冒雨行军,声称“与周军(袁世凯一方的川军第1师师长周军)共同攻重庆,顺庆军由北向南攻之,使重庆之乱迅速平定”。在获准入京前两周,蔡锷还向袁世凯报告了前线云南军的报告“熊逆,据军报告,听说云南师已到,逃走了,卢伟已解”。这样一个站在袁世凯一边的地方实力派,为什么会被罢黜,俯首帖耳?事情还得从头说起。但在党并入国民党之前,蔡锷选择了离开。毕竟,他还有另一个政治关系要注意。早在16岁时,蔡锷就受到梁启超的崇拜,是梁在湖南时事学堂所教的40个学生中最年轻的一个。师生交往密切,联系从未中断。早在1912年,蔡锷就建议袁世凯召梁启超回国管理国事,遭到两广总督胡的嘲笑。“希望蔡省长抑制师生情私谊,以大局为重,民国幸甚。”蔡锷对梁启超的改良主义印象深刻,对民初政局的看法与其他同盟会成员完全不同。在国民党与袁世凯的斗争中,蔡锷的言论往往让人以为他是袁世凯的弟子。据梁启超回忆,蔡锷要去北京的原因有三:“第一,因为怕兵士夺权,使之变成诸侯国割据局面,不得不以身作则加以纠正。二是因为他有一种对外的拥抱,想重新训练一批军官来对付我们的理想敌人。第三,因为在云南辛苦了两年,感觉有点虚弱,需要稍微休息一下。”梁启超还说蔡锷“想把袁世凯带上政治轨道,为国家做点建设”,但他认为这是一厢情愿。蔡锷是真诚的,但在袁世凯看来,31岁的蔡锷只是个少年,却有着过人的能量。辛亥革命后,云南部队出兵援黔援川,影响扩展到半个西南。还利用了随时从法属越南进口武器弹药的便利,时间一长就是后患。北洋政府外交部副部长曹儒林回忆说,袁世凯对他说:“松坡(蔡锷的堂弟)是个人才,但有阴谋,而且反骨脸,活不长。我已经阻止了他,所以他被转移到北京”。在这种背景下,蔡锷和袁世凯不可避免地要进行一场互相试探。蔡锷因病请假时,袁世凯借了坡下的驴,不但给了假,还要求来北京。蔡锷进一步服从命令,只身前往北京。面对这样一个有军权却态度顺从的青年才俊,袁世凯也表现出了柔软的一面。尽管他被免去了蔡锷的云南巡抚的职务,但他的副手唐接替了他的职务。蔡锷眼中的北京是什么样的?总的来说,与清朝200多年的首都相比,变化不大。南北城墙被笔直的街道包裹着,故宫、景山、北海、天坛就在其中。已经退休的皇帝宣彤仍然住在紫禁城里,每天都早早地去朝觐。如果我们必须谈论改变,除了 同时,北京还有各国的外交使节,他们所在的东焦敏巷有自己的治外法权。其中的六国酒店成为了很多阴谋的策源地和政客的避难所。蔡锷的北京生活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展开的。第一幕是袁世凯圆滑而犀利的政治手腕。参政会的发言人是清朝前云贵总督李景熙,也是蔡锷在云南时的顶头上司。辛亥革命时,蔡锷秘密释放了被起义军俘虏的李靖西。这时,李景熙投桃报李,重用蔡锷,对于重要的法案,蔡锷被任命为御史主持。对待袁世凯的事情,蔡锷以平淡的态度回应。在送议员回乡的问题上,他的建议是政府决定给钱不给钱,回不回老家由议员自己决定。在省议会问题上,认为“省议会根本不应该存在,法律事实有充分根据,但只宜规划未来,不必研究过去。只宜研究理事会本身的得失,不必以成员的地位来评判对错”。袁世凯经常采纳蔡锷的建议,也有反复的时候。比如增加一个临时协议法案,蔡锷只是建议成立一个专门的造法机关来负责。袁世凯进一步要求解决“如何组织,用什么名称,如何仔细界定其职权范围和成员的产生办法”。最后,蔡锷提出了袁世凯想要的答案,专门成立了由各省各界60人组成的“造法会议”。蔡锷还担任盟约会议资格审查委员会委员和代理主席。蔡锷曾主张“非中央集权的统一,不足以扩张国力和保障民权,没有强有力的政府,不足以达到中央集权的效果”。这也体现在国民大会颁布的新《中华民国约法》,将临时大会的责任内阁制改为总统制,军政大权集中于总统,既实践了蔡锷过去的主张,又符合袁世凯现在的期望。袁世凯对蔡锷的表现相当满意,地位和名号都有层次。行政上,蔡锷是参政会停办后的民意机关“参议”参政,同时兼任京畿局监,负责京城土地的丈量和检查。在军事上,先后被授予总统府高级军事顾问、办公厅赵威将军等称号。虽然都是闲差事,但每次有变动,都会有蔡锷受命的消息,比如在广东当裁军监,在福建接任军务监,一战爆发后去欧洲观战,袁世凯在陆海军元帅指挥下设立办事处后,蔡锷就成了“文员”之一。虽然他的头衔很小,但他与副总统兼总参谋长李、陆军参谋长段、海军参谋长刘冠雄等实权人物并驾齐驱。这些军政要员也喜欢拉拢蔡锷,为自己装点门面。李组织军事学院,王世贞组织国防会议,蔡锷任副院长。蔡锷曾声称“袁是中国的人才,能治理好中国”。说到这里,当我看到袁世凯在1914年底穿着复古的新式祭服祭孔祀天,他的吹鼓手们组织筹安会宣传帝制时,蔡锷的思想也逐渐发生变化,拼死一搏的想法愈演愈烈,和云南袍泽之间的联系也日益频繁。蔡锷在北京的日子,一方面是袁世凯的倚重日深,另一方面是本人逐渐放浪形骸。他经常同一些留日同学、湖南同乡在酒场内争逐、在麻将桌上比拼,一离开陆海军大元帅统率办事处的办公桌,就奔向八大胡同的长三堂子,还时不时请个病假,去花花租界休养几天。一日,蔡锷与在京的云南同事李鸿祥、殷承献等人到八大胡同“云吉班”设宴,小凤仙到场陪唱。这姑娘“面作瓜子形,色纯白,体态轻盈,远望若仙子”,但“惜上颚左右有二牙外露,开口颇损美观”。李鸿祥见她“貌非甚美”但“歌喉婉转”,隔日便下了条子召到家中作陪。不想蔡锷也看上了小凤仙,商请李鸿祥转条于他,每三五日必拜访一次。据小凤仙本人讲,后来蔡锷还为她赎了身。高官显贵沉溺青楼女子本就是常见的故事,但蔡锷夫人潘蕙英接受过新式教育,对此难以容忍,时时大闹,在官场传为笑谈。殊不知,这正是蔡锷逃离京城计划的重要一环,只是正式实施起来,并没有后世影视剧中表现得那么复杂传奇。1914年间,蔡锷曾多次赴天津养病。袁世凯还赠送医药费1600元,但蔡锷坚决不收,袁世凯一定要送,几次推卸往返后,负责送钱的仆役竟自己卷款而逃了。而这一次,逃走的却是蔡锷本人,他困顿在京的两年多生活至此结束。在天津逗留数日后,蔡锷乘轮船离开,几经辗转回到云南,开始了人生的最后一段传奇。至于那些小凤仙坐骡车掩护蔡锷到丰台坐火车的说法从何而来?哈汉章也有回忆。事发后,他作为最后见过蔡锷的几个人之一,遭到北洋政府侦探的反复盘问,为摆脱嫌疑,便添油加醋编出这么一个故事广泛传播,无意中为蔡锷的北京生活制造了一个传奇的注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