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北京科技 - 北京顺义聚集性疫情是如何发现的?流调员披露工作细节

北京顺义聚集性疫情是如何发现的?流调员披露工作细节

发布时间:2022-05-10  分类:北京科技  作者:admin  浏览:8726

流调员披露北京顺义聚集性疫情发现细节,夜幕深沉,北京顺义区疾控中心的大楼灯火通明,映得天空的星光都暗淡了一些。向流调组所在的办公地走去,电话铃声、话语声、键盘声……嘈杂的声音渐渐清晰。5月9日下午,北京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通报,5月8日15时至9日15时,新增本土新冠肺炎病毒感染者超过50例,其中发生在顺义的北京农商银行数据中心聚集性疫情已导致21名感染者。23时20分,顺义区在隔离管控人员中发现6人核酸检测阳性,均为该聚集性疫情关联人员。随着流调的跟进与新病例发病,传播链延长,一些新的风险点位陆续浮现,流调工作正在紧张地进行中。笔尖快速跳跃在纸面上,摩擦出簌簌的声音。“去过中高风险地区吗?有没有跟感染者接触过?”“您从哪站上车、哪站下的?”“超市里呆了多久?”“您这天穿的是什么颜色衣服?”伴随着一连串的问题,流调组成员石玮的脑海中勾勒出一条清晰的轨迹,并快速判断出风险点位。与潜在传播能力极强的奥密克戎过招,容不得半点马虎。顺义区疾控中心副主任、流调组组长何朝回忆,5月8日凌晨,顺义区疾控中心接到消息,在区域核酸筛查中发现3管核酸样本呈阳性。“社区初筛是按照10比1的比例采样,这意味着30人都有阳性的可能。”何朝说,这其中不少人的工作单位相同,都指向了新世家园区的北京农商银行数据中心。这并不是个好兆头,按照经验,发生聚集性疫情的风险极高,流调工作至关重要。那夜,不少人睡梦正酣,石玮与同事们一遍遍地拨打电话,接通后,石玮言简意赅地向其告知情况,询问近四天的行动轨迹。摸清阳性人员的4天轨迹,流调组仅用了2个小时。不同于阳性人员的家人、同事等,每个风险点位的时空重合者数量多且难找,是流调的重点和难点。“就像侦探一样,要从每个人的回答中找到关键信息,宁肯多记不要漏记,这期间精神要高度集中。这样对话要重复几十上百次。”何朝说,每一个流调组成员,无论是体力上还是精神上,都承担着很大的压力。据介绍,流调组共有200多名工作人员,分成两班轮换,每人都要进行长达24个小时的高强度、快节奏工作。“因为流调工作有延续性,要想把一个人的情况调查清楚,判定密接和次密接,十几个小时是不够的。”“不敢喝水,也没时间上厕所。”石玮笑着说,流调工作就是这样,从天亮到天黑,再到天亮,忙碌到没有时间的概念,下一组接班时才发现又过了一整天。“我们快一步,截断疫情传播链的机会就更大一分!”目前,农商银行数据中心的聚集性疫情累计判定密接人员超过900人、次密接人数过百。顺义北京旅游疾控中心的大楼,灯光依然明亮。(北京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