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北京娱乐 - 北平解放后 戴笠的贴身警卫被困 跟踪2年 关在沈阳一家杂货铺里

北平解放后 戴笠的贴身警卫被困 跟踪2年 关在沈阳一家杂货铺里

发布时间:2022-05-09  分类:北京娱乐  作者:admin  浏览:4333

1951年3月24日,一些便衣走进辽宁沈阳的杂货店,对店主王喊道:“佟荣恭,你跑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国民党残余势力一直在中国各地作恶。当时有一场消灭特务的运动。但是那个间谍童荣恭不是普通人。他曾是军事系统头目戴笠的贴身护卫,曾参与过令人震惊的绑架杀人案。为了抓到童荣功,北京市公安局刑侦部门的民警巧妙利用线索,锁定了千里之外沈阳的一家杂货铺,最终成功抓获了这名绝密特工。佟荣恭密探“萨特”引出未解之谜。1949年1月31日,北平解放。为瓦解国民党残余势力,北平公安局决定发动萨特行动。当时公安局给出了最好的方案,就是秘密投案。只要交出自己所有的武器和电台,主动坦白自己的所作所为,就可以免除处罚。当时很多隐藏的小间谍偷偷投案自首,然后跟进引出其他间谍。很多大间谍害怕暴露,所以带头投案自首。几个月的时间,北平就收买了一万多名特务,而这些特务中爆发最多的一个叫童荣恭。据投案自首的特务说,童荣公有多重身份,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是一个神秘的特务。早年,童荣恭在胡宗南担任特务机关行动组组长,为胡宗南立下了汗马功劳,使他声名鹊起。不久后,童荣恭因表现“突出”,被选入国民党中央军事系统,最后成为戴笠的贴身警卫。关于佟荣恭的所作所为,众说纷纭,但有一种观点是非常统一的。童荣公,一个不求名利的人,最好用残忍的手段杀人。自1936年以来,他迫害了许多进步人士,超过一百人。1938年,蒋介石决定暗杀八路军Xi办事处高级参谋宣侠夫。他的被害和佟荣恭有关。这也让佟荣恭的身份越来越“特殊”。对于北平公安局来说,童荣恭已经不是间谍那么简单了,他还背负着宣侠父被害的秘密。此时,当务之急是抓住童荣公。玄霞芙狡猾的间谍被调查部的同志调查。童荣恭,1908年生于北平。他生长在一个小康家庭,在北平有几处房产。佟荣恭家除了老母亲,还有老婆和六个孩子。他们在家里经营一家杂货店。这个人的简历非常丰富。1933年参加军事系统工作,历任军事系统局北平站情报官、天津火车站交通员、华北交通员、西北行动队队员、军事系统局总部特勤队队员、军事系统局Xi安站情报官。最终,他成了郑介民的副官和戴笠的贴身护卫。这一切都与他的办事能力和机智有关。在戴笠之前,佟荣恭的名气并不是特别大,其实是因为他没有用真名。北平特务的暴露暴露了他的真实身份。根据侦查部门的判断,童荣恭可能是从北平逃到了国民党占领的青岛,但他的家人并没有跟他一起走。这给了侦查室的同志们希望,他们还有机会抓到佟荣恭。毕竟他的家人还在,但这也意味着佟荣恭还是一个很大的威胁。1949年4月,调查处接到群众举报,称童荣恭一个月前曾向北平的索石亨询问北平的情况,明显有回京的意图。索是童荣恭在北平的心腹。接到童荣恭的指示后,他立即与军统局特务马研究,最后结果是“可以来了”。不久,马因涉嫌刑事犯罪被北京市公安局逮捕,其真实身份终于被公安人员发现。在这个时候,吨 正因为如此,侦查员很快发现他给厚生火柴公司经理张厚生发了一封电报,要他照顾好在北平的家人。电影《天罗地网》千里锁敌虽然最后一次调查以失败告终,但在导演冯基平的鼓励下,调查处的侦查员们仍然没有放弃对线索的进一步追踪。因为佟荣恭的家人还住在北平,佟荣恭必须永远记得他的家人。只要他的家人还在北平,童荣公就有回去的可能。侦查员时刻紧盯有关佟荣功的一切动态,暗中调查索和张厚生,坚决不放过任何破案机会。1949年12月,在侦查部门同志的讯问下,原保密局北平站的崔汉光透露了佟荣恭的消息,新的线索浮出水面。1949年8月,崔汉光在天津认识了已改名的童荣恭。当时,佟荣恭刚刚从青岛偷渡到天津,同行的还有当时的聚义兴银行经理王德福。但是调查人员根本找不到这家银行,他们也找不到王德福。这时,恰好有群众举报。此人自称10月份看到童荣功从天津坐车来北京。这足以说明,童荣公确实出现在天津,现在很可能在北京。根据群众提供的线索,侦查员很快找到了当天的司机蒋金安,蒋金安承认当天确实有童荣功在车上。当时他没去市里,早早就在通县下了车。童荣公在通县没有房产,但有几个亲戚朋友在那里。侦查处的侦查员立即前往通县走访,但没有任何线索。但就在这个时候,从北京传来了消息。1950年4月,北京市公安局侦查处接到公安部关于敌情的通报,称“青岛解放时,保密局华北地区安排童荣恭进行潜伏活动,往返于北京与青岛之间。”同年6月,北京市公安局侦查部门接到天津市旅游安全局的通报。犯人刘进荣说:“1949年5月底,童荣恭奉国民党保密局华北办事处主任王蒲臣之命,回津潜伏。”以上情况再次证明,童荣恭确实去过京津。虽然追捕无果,但至少还有希望。冯基平立即召开了一次侦察兵会议,总结经验教训,最后决定从佟荣恭的人际关系入手。通过调查,最终找到了与佟荣恭关系密切的25人,包括张厚生、索、堂弟佟浩如、姚等。当侦查员找到佟荣恭的表弟李宝森时,他发现这个人支支吾吾的,这也是他心虚的表现。果然,在调查人员的审讯下,李宝森透露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那就是住在天津的。郊区张贵庄的“傻大姐”。这个“傻大姐”的身份不一般,她的亲戚吴少甫,恰好是佟荣功的侄婿,所以她和佟荣功有点亲戚关系。这个吴少甫是个卖成药的,平时主要靠报假户口来骗取路条。1949年4月,佟荣功的母亲逃到天津佟浩如家中,她的假户口就是吴少甫报的。1951年3月22日,吴少甫被警方逮捕,他对自己做的事供认不讳,而他也透露出佟荣功已经被佟浩如安排到沈阳去。冯基平当即作出指示:“逮捕佟浩如!”在天津市公安局协助下,北京公安局侦查处较为顺利地将佟浩如秘密逮捕,连夜带回北京审问。电视剧《光荣时代》佟浩如也如实交代了:“佟荣功于1949年5月从青岛潜来天津,化名王子明,10月份找到我让我安排他到沈阳去,说是自己已经被盯上了,天津已经不‘安全’了。”“在沈阳哪里?”侦查员用严厉的目光死死盯着佟浩如。佟浩如害怕极了,只好交代了:“他有可能在北市场,听说开了一家酒店。”侦查员马上将这个情况上报给冯处长,他立马派侦查处侦查科科长王奇一行三人前往沈阳,除了身上的武装以外,他们手上还拿着佟荣功之前的照片。1951年3月24日,侦查员来到沈阳,前脚刚到,一行三人便将北市场的酒店找了个遍。可奇怪的是,他们并没有找到佟浩如所说的酒店,也没有打听到王子明这个人。王奇认为自己可能被佟浩如给骗了,心中一直在骂佟浩如。侦查结束后,王奇来到一家杂货店准备买一些日用品,他发现这家店的掌柜和佟荣功的样貌有些许相似,可他不能确定此人究竟是不是佟荣功。出店之后,他发现这家店的名字叫做“王记杂货店”,也就是这家店的掌柜极有可能姓王,这和佟浩如给的线索对上了一半。于是王奇又叫来另外两位侦查员一同进店,这回王奇仔细观察了掌柜的相貌,他几乎可以肯定这个人就是佟荣功。虽然他的外貌和照片上的有点差距,可眉宇之间透露出相似感。此时,王奇突然发问:"你贵姓?"掌柜并没有反应过来,回答道:"姓佟。"掩耳迅雷之间,王奇迅速掏出手铐铐住了他的双手,并大喊道:"佟荣功,我是北京市公安局的,你被捕了!"宣侠父的失踪之谜佟荣功归案之后,在冯基平的审问之下,对自己做过的事供认不讳。与那些主动自首的特务所描述的一样,宣侠父的失踪果然和他有关系。1938年年初,佟荣功被派到军统西北区,那时候他还是一名小行动队员,任职于李翰廷手下,专门搞逮捕和暗杀。不久后,李翰廷就接到上级命令,要求秘密“制裁”宣侠父,这里说的“制裁”就是谋杀。宣侠父接到任务后,他马上安排佟荣功一行三人,前往西安行营主任蒋鼎文的公馆,在附近监视宣侠父的一举一动。宣侠父此次前来的目的是陪同八路军西安办事处军代表林伯渠接洽公务,而接洽的地点正好是国民党的地盘,这给了佟荣功等人很大的操作空间。正因为是公务人员,佟荣功等人不敢轻举妄动,行事的时候小心翼翼,生怕引发事端。林伯渠第二天早上,宣侠父和林伯渠早早来到了蒋公馆,这三个特务看到的一直都是宣侠父的背影,无法确认其真实身份。佟荣功一直跟着宣侠父进了蒋公馆,为了创造动手机会,佟荣功还假扮成警察去查宣侠父的“户口”,这才将宣侠父的容貌认清。认清样貌之后,接下来就是寻找动手的机会了。在蒋公馆动手肯定是行不通的,通过监视发现,最合适动手的地方,就是从宣侠父的住处到八路军办事处之间的路上。宣侠父身边并没有警卫员,再加上工作忙碌的原因,平时外出几乎不与人结伴。不过随后的两个月时间里,特务们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下手机会,因为他们无法确定宣侠父的行踪。这样拖下去也不是办法,李翰廷为了早日完成蒋介石指派的任务,加派了行动队的人手。1938年7月31日,军统特务们发现了一个动手的机会。那天下午,宣侠父骑着自行车经过西京医院门口时,佟荣功早已预先埋伏在此处。他跳下车,拦住了宣侠父,拿起枪对着他。一瞬间,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几个特务都赶到了现场,他们早就埋伏在周围各个角落。宣侠父看到这么多人拦住了自己,有人还带着武器,便亮出了自己的身份:“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我是十八集团军的,不要拦着我,快闪开。”可没等宣侠父说完,他就被一群人推进了车里。其他特务都上了车,唯独佟荣功骑着宣侠父的自行车离开了。整个绑架的过程非常迅速完成了,就连路上的行人都没有反应过来。随后,宣侠父被带到了军统,此时李翰廷早已等候多时了。特务将宣侠父从车上拉了下来,一个叫李俊良的特务将宣侠父押到篮球场上,拿起毛瑟手枪对着宣侠父“砰砰”两枪,可他还是站着不动。李俊良又开了两枪,宣侠父还是没有倒下。最后,李俊良急了,再补了三枪,宣侠父最终倒在了篮球场上。随后,他的遗体被装进麻包里,被特务们扔进了马陵东城根的枯井内。结语为了防止这件事暴露,国民党的特务们特地演了一出戏,而这场戏的主角之一就是佟荣功。当时国民党对外宣称宣侠父畏罪潜逃,最终失踪了。这件事一直困扰着我党多年,而宣侠父的牺牲也是我党的一大损失。从左至右:陈赓、宣侠父、左权、徐向前佟荣功归案之后,这件事才得以真相大白。佟荣功潜伏在北京、天津的时间里,包庇、掩护和帮助他的人多达19人,其中不仅包括他的家人,还有特务,这些人都得到了应有的惩罚。终于,在1954年时,佟荣功因罪大恶极被判处了死刑。杀人无数的佟荣功真的就应了那句话,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参考资料[1]《北京纪实》,2017年第05期,《从“青帮”小混混到军统特务》[2]《党史纵览》,2019年第03期,《被国民党反动派秘密杀害的宣侠父烈士》[3]中华魂网,2020年08月29日,《揭秘抓捕戴笠贴身警卫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