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北京招聘 - 公安部部长穆风云回忆1950年:有个特工叫段云鹏 不得不说

公安部部长穆风云回忆1950年:有个特工叫段云鹏 不得不说

发布时间:2022-05-09  分类:北京招聘  作者:admin  浏览:6308

1950年8月,北京天气闷热。此时,北京市公安局全体民警正满怀信心奋战在岗位上,积极备战新中国成立一周年庆典。这时,市局侦查处收到公安部《敌情通报》,《通报》的一份复印件,上面写着:“保密局特工段云鹏,负责这次进京行动。解放后,他偷渡到北京,现在准备再来北京。”在反特保前线的共产党人意识到需要进行一场保卫新的革命政权的斗争。新中国成立一周年国庆之际,穆风云同志在中央公安部政治保卫局任职,担负起政治保卫局保卫部反间谍的重任。此时的情况可以说是“风雨欲来”。美国特工随时会系统性地破坏新中国的政权,反秘密安全的任务之重不言而喻。穆风云每次回忆抗特时期总是陷入无尽的思绪,每次都能想到一个敌特,就是《通报》里面提到的段云鹏。之所以总被人记住,是因为这个人在国民党特务中不简单。如果不是误入歧途,他简直就是武侠小说里的传奇。1.谁是段云鹏段云鹏,又名段万里,1904年生于河北蓟县?他不太高,身体强壮。如果你不知道他的身份,你可能会认为他是一个普通的农民。一旦和别人摔跤,他几乎没有对手。他身轻如燕,行动灵活。同时,他又连续几次参军。他参军后,得以发展。然而,军阀在军队中很难相处。他不想长期过着朝不保夕的贫穷生活,于是学会了通过偷窃和犯罪来发财。1928年,段云鹏离开了旧军队,在北平成了一个惯偷,成了一个夜不归宿的“黑钱”。后来,我向同学李玉山学习武术,学会了挖洞和爬山的技术。行话叫“开桃园”“爬山”,段云鹏专门“捏鼻烟”,就是晚上偷。他曾闯入瑞蚨祥丝绸店、德国驻华大使馆和一些富商富户家中进行室内盗窃。他在北京、天津多次作案,多次被捕入狱,成为国民党刑警和看守所的“常客”。久而久之,他与看守勾结,白天睡在牢里,晚上放出来,行窃。赃物卖出后,与看守共享。于是,在社会上,他被传得神乎其神,说段云鹏能“爬檐走壁”。段云鹏最崇拜的人是“燕子李三”。和他一样,有行走江湖的本事。同时,他也希望自己有轻如燕的爬檐走壁的能力。有时候,他会自诩自己是“燕子李三”的传人,知道他在爬檐走壁的人也传言他和“燕子李三”有师徒关系。1932年10月,他心目中崇拜的段云鹏著名的“燕子李三”在天桥被处决后受到了极大的震动。他担心自己会步“吞并李三”的后尘,决心不再插手此事。第二年春天,他弃盗从军,在47路志愿军当了一名少校中队长。在对日作战中被打散后,他回家重操旧业。他交了很多朋友,与习惯性的贼匪结伙,多次在京津作案。在江湖上,他被戏称为“赛西维特猫”,成了京津有名的“告密者”。在兵荒马乱的年代,也给了这样一个身怀绝技的盗贼生存的空间。段云鹏结交了京津各种宗教,偷来的东西都能很快卖掉。即使被通缉,在到处都是军阀混战的时候,他也可以参军避免被追杀。风一吹,他就逃回,继续重操旧业。因为他的攀爬能力,无论是老警察还是军阀势力都拿他没办法。第二,偷冈村宁次 事情发生在1943年,当时日本人在中国极其霸道。别说日本军官,就连普通的日本士兵都不敢招惹,但段云鹏并不在乎这一切。只要是他喜欢的东西,是谁的并不重要。段云鹏去冈村宁次的豪宅做一件大事。当时,日本侵略军的另一位指挥官送给冈村宁次一份非常沉重的礼物。那是一个绿色的玉球,在当时已经到了一百万银元的价格。工艺精湛,价格非凡。当然,攀登的段云鹏不会松口,但他不会因为一个绿宝石球而满足。另一把是日本天皇送给冈村宁次的手枪,上面有天皇的亲笔签名。全球只有三台,价格可想而知。这个永远不会丢失的“皇家礼物”也被段云鹏接受了,一些黄金被他顺手带走了。没有人能猜到段云鹏是如何做到的。他设法从戒备森严的司令官邸逃出,从冈村宁次发了财,又设法逃脱,引起了极大的轰动。1946年2月,北平金隅胡同一户人家的大量珠宝被盗。段云鹏在华政金典贩卖赃物时,被天津警方发现,当场逮捕,押回北平,羁押在北平派出所看守所。此事被军事系统北平站行动组团长姜洪涛得知。他觉得段云鹏是他们可以利用的人才,于是把军统局北平站站长马汉三叫来谈话。姜洪涛说,“我们昨天抓到了一个告密者。你听说过段云鹏吗?”马汉三想了一会儿,说:“这听起来很耳熟,但我想不起在哪里听过。”姜洪涛说,“让我提醒你,冈村宁次。”马汉三顿时大吃一惊:“演冈村宁次的那个家伙?”“没错,就是他,他也是小燕子李三的后代。”马汉三摆好坐姿,似乎有一种说不出的惊讶。他叹了口气,“这个人不简单。现在他被我们抓住了。如果他能为党和国家服务,那他就是天赐良机!”因此,段云鹏被保释,吸收为行动小组的中尉,并被马汉三重用。7月,国民党军统局改组为国防部保密局。10月,军统局华北办事处更名为保密局北平站,北平站行动组更名为北平站第四组。这时,段云鹏被正式聘为北平站的副通讯员。从此成为保密局北平站的特务骨干,在反共反人民的道路上罪行累累。三。1946年6月,马汉三策划暗杀叶剑英,开始重用段云鹏。他带着一副自命不凡的样子来到段云鹏面前,问他:“小椴,你这种爬檐走壁的本领真英雄。没有人能打败他,但大多数人做不到。你的家乡在哪里?你这是怎么学的?”段云鹏回答说:“我是河北蓟县人。从小就有高人指点我练气功、爬山。”马汉三接着问:“这是武侠小说里的‘攀檐走壁’吗?”段云鹏很现实地回答:“这其实是武术中的一种功法,练到一定程度,就挺灵活的了,没有传说中那么邪乎。”“小段你很谦虚啊,早听说你功夫过人,戴笠老板曾教导我们,在招募第一线的特工时,要非常留意出身武行的人,最好是像《史记》和通俗小说中所描述的那种游侠。为了寻找江湖好汉,戴老板还派人深入穷乡僻壤寻找奇人异士。所说穷山恶水中常有梁山好汉,但后来戴老板也承认,遇到一个真英雄太难,不料这样的豪侠竟被我遇见,真是上辈子积的福分啊。”这一番心理攻势之后,原本就是一个文化不高的盗贼,听了这一番“英雄惜英雄”的话,段云鹏马上就沦陷了,立刻给马汉三表示了忠诚:“誓死为党国效忠!”段云鹏就是这样从一个惯偷的“飞贼”,成了国民党反动派的一个忠实走狗和鹰犬。段云鹏按照马汉三的指令,组织了一个特务行动小组,他自己为组长,带着崔铎、于纪章、裴桢等特务深闯军调部中共首席代表叶剑英和滕代远的住宅,阴谋进行暗杀和盗窃文件,但最终没有得逞。此番没有得逞,并非是段云鹏功力不够,而是国民党上层内部意见不够统一,原本计划的是刺杀,后来又改成用照相机偷拍文件。由于计划的更改,导致段云鹏不能够像往常一样正常发挥,当时不止段云鹏一人行动,他的动作极其轻巧,已经进入到叶剑英的住所,如果那时候的命令很果决,后果将不堪设想。也得益于叶剑英身边的警卫员机警,从而躲过了这一劫。警卫员看到了其余人员晃动的身影,但警卫员没有过多紧张,认为是一只猫也很可能,当他走过去的时候,段云鹏等人已经迅速撤离。警卫员们自始至终都没听见段云鹏的声响,完全不知道危险近在咫尺,可想而知北京资讯这段云鹏,是个十足的隐患。四、暗杀北平市市长何思源1949年,人民解放军对平津已经形成了围城之势,为了能够实现北平的和平解放,谈判工作一直在紧锣密鼓地准备,守在北京的傅作义军队也在准备着防御工事,他们到处拆房,目的是防止解放军利用建筑做巷战,到处都被拆得一片破败。何思源成为北平市和平谈判首席代表,作为北平市市长,他为北平和平解放积极奔走,因此成为国民党特务的眼中钉。1949年1月,蒋介石密令,要保密局秘密处死正在为和平解放北平而奔走的原北平市长何思源,以警告傅作义,防止他和共产党和谈。这件事由保密局局长毛人凤派行动处处长叶翔之来北平指挥行动。叶翔之来到北平保密局传达了毛人凤的密令,选出精锐的特务执行刺杀任务,这自然需要段云鹏发挥他的作用。并告诉段云鹏已经给他准备好了飞机,完成任务就可以直接前往南方。这让段云鹏欣喜若狂,毫不犹豫地接受了任务。1月18日凌晨,段云鹏如长着翅膀一般,三两下就到了屋顶,而且脚踩在瓦上不会发出任何声响,寂静的夜里也听不见任何响动,简直静得可怕。在锡拉胡同何思源住宅的房顶上,段云鹏安装了四枚定时炸弹。4点50分定时炸弹爆炸,何思源的二女儿当场被炸死,何夫人被击中四块弹片,受了重伤,幸而何思源本人仅受轻伤,送到德国医院治疗。国民党本来还要炮制共军开炮袭击的假消息,可几天以后,有消息传来,何思源已到了共产党的解放区。何思源不畏强暴,坚定地与其他代表同到前线与中共代表谈判,促成了北平的和平解放。随后,段云鹏、崔铎等特务乘飞机逃到上海后去了台湾。五、解放后,往返大陆搞破坏解放后,段云鹏曾先后三次潜入天津。如果说段云鹏是真心为三民主义而献身,那他还真是一个勇士,可这个人不是。他能够不怕死来到大陆,就是因为在北京和天津都有他的据点。通过往常的窝赃销赃等手段,和他达成了非常活跃的金钱往来渠道。所以作为一个盗贼,他是不忍远离获得钱财的机会,从而隐居在小岛上。所以有来大陆的任务,会让他像打了吗啡一样,不仅可以执行任务获得赏金,还能够在执行的过程中顺手牵羊,再发一笔横财。第一次在1949年秋天,段云鹏发展了为他窝赃销赃的于振江和曹玉静,他们二人又发展了天津车站的王国庆。段云鹏把这三人封为保密局华北行动组天津特别小组核心成员。段云鹏布置他们发展组织,一旦台湾的国民党方面有了赏黄金的机会,他们就会接一些破坏工厂、企业和公共设施的任务。有时是刻意破坏,有时是佯攻配合其他特务渗透。更严重的,还是随时为刺杀中共高层人员做准备工作。第二次是在1950年5月,这次段云鹏组织他们购买大量硝酸钾,交给他们制造炸弹和燃烧弹。于振江又发展了8名特务,其中一名是天津市公安局消防队队员。这些人用自己制造的小炸弹试炸过有轨电车,因药力不足,未造成破坏。他们还多次策划炸工厂、电影院和公安局宿舍,曾几次到现场勘察。因遇上巡逻的和来往人多等原因没敢下手。第三次在1950年9月,这一次段云鹏在天津时间很短,只是把北京潜特送来的中南海内首长住处位置图和其他重要情报用密码重写后,亲自带回台湾。1954年5月,北京市公安局侦讯处根据罗瑞卿部长的指示,共产党方面着手对段云鹏做抓捕工作。海峡对岸,国民党方面的保密局为鼓舞在台湾特务和潜在大陆特务的士气,决定起用段云鹏进行大型破坏和暗杀活动。保密局二处处长张龙文命段云鹏潜回平津。张龙文说:“你到平、津后,只要能在人口稠密的大众场所如东安市场、西单商场等地放一把火或搞一次爆炸,就是大功一件。”“不,我要实现原来的目标,暗杀中共领导人,相机爆炸中共重要目标。”段云鹏仍然雄心勃勃。“好,你先潜入大陆,随后我派人给你送去先进的爆炸器材。”张龙文说。随后,段云鹏在台北天目区山上保密局的技术研究所复习各种爆破、纵火技术,等待潜入大陆的命令。公安部部长罗瑞卿根据现有情报,认为务必尽早捕获隐患极大的段云鹏,于是发出指示:“立即严密布置,寻找案件突破口,我方主动出击,从调查段云鹏在大陆所有社会关系入手。”并下令,从公安部队中调两个团的兵力在边界截堵,只要发现段云鹏潜入后,立即逮捕。六、作恶多年终被抓经过一番深思熟虑,罗瑞卿部长觉得在针对段云鹏的行动中,不能再等下去了。这是一个无比危险的人物,一旦他能逃脱人民公安的视野,就会对国家领导人造成极大的危害性,所以要创造条件,引蛇出洞。所以,先将他在大陆的所有联络人进行拘捕,然后再给段云鹏设计圈套。至此,段云鹏在台湾的消息不断传来,而收到的消息已经是共产党方面的人员了。1950年以来,段云鹏在香港时,张某和他一直有来往,他乡遇故知,两人倍加亲切,张某还资助过段。段云鹏在台湾时,两个人一直保持通信联络。段云鹏还将自己的头像近照寄给张某,北京市局从张某手上得到了这张照片,这对拘捕段云鹏行动很有帮助。6月15日,段云鹏自台北乘船至高雄,18日上午由高雄乘船,19日夜里到达香港,8月19日,段云鹏花了3100元港币,在香港雇来的“黄牛”领路下,来到了九龙和大陆一河之隔的上水,此处河水甚浅,是香港和大陆走私者惯走的路线。此时,共产党方面已经将段云鹏的大陆余部清扫干净,只要他一来到大陆和他的分支有联系,那就会全程被共产党方面所掌握。而他再次遇到的同伙,已经不是同伙了,都是共产党的线人。天津市局迅速布置的张某,落网之前曾是段云鹏手下之一,让他以关心和设法协助潜入的姿态,劝说段云鹏改用合法人的身份入境比较安全,可托广州和昌行经理韩宝漳代领入境证,段云鹏对此大加赞赏。段云鹏以香港大轮行副经理的身份到广州,在一方包装之下,他扮成做生意的模样,以与和昌行洽谈投资的名义,于9月13日领到了入境签证。14日由深圳经广州入境,直奔和昌行。当段云鹏进入深圳后,罗瑞卿部长已经获得消息,令公安机关采取多层次、强有力的外线包围、监控。14日晚7时,段云鹏到达广州。和昌行经理韩宝漳把他接到一个高级饭店,段云鹏痛痛快快地洗完澡后锁上房门,给香港的张某写了一封“平安信”。韩宝漳在饭店摆了一桌酒宴为段接风洗尘,宴罢已接近深夜11时,他们回到房间,二人兴致不减地议论着酒菜。突然房门被打开,十几支黑色枪口对准段云鹏,段云鹏不愧是老牌特务,他见势不妙,立即做出“骑马蹲裆式”的架势,想负隅顽抗,说时迟,那时快,几名身强力壮的侦察员迅速上前把他摁倒在地,给他戴上手铐。段云鹏在广州落网时,天津市公安局审讯员立即对段进行突审。然而段拒不承认他叫段云鹏,并且口口声声地说自己是一个老实的商人,还声嘶力竭地向公安机关提出抗议,之后,段云鹏又施展出他多年惯用的“气功休克”的办法,以装死拒审。消息传到北京,罗瑞卿部长作出指示:“必须十分注意,不要出乱子,决不能让他跑掉。”并决定,把段云鹏押解回北京审讯。遵照罗瑞卿部长的指示,北京市公安局侦察处选派十名身强力壮的干警,用一架空军的飞机把段云鹏从广州押解到北京。为了安全和保密,用公安医院的救护车把段云鹏押送到草岚子看守所。“段云鹏,不要再耍小聪明了,不要再演戏了。你看看这是谁?”审讯员让书记员递给他一张照片。“啊!”段云鹏张了张嘴,几乎要喊出声来,这是他和“黄牛”在窥视边境,准备偷渡时的现场照片。“你再看看这是谁?”审讯员又让书记员展示给他一张照片。段云鹏看到后,脸色马上变得煞白,额头的汗顺面颊而下。这张照片是于1951年初,在保密局礼堂里毛人凤亲自授他的“六等云麾勋章”之后,他戴着勋章照的半身像。他的防线彻底崩溃了。他承认自己来广州是来搜集情报的。但对过去三次潜入京津地区和这次潜入的真实目的避而不谈,口供真真假假。但我们清楚地看到,他已是黔驴技穷了。段云鹏被投到草岚子看守所的第二天,公安部预审局局长姚轮亲自审讯了段云鹏。他供认这次潜入大陆主要任务是暗杀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等中央领导人,恢复原来的组织活动,发展组织,同时,建立大陆秘密交通和接收、存放爆炸器材以及电台的据点。段云鹏被关在铁笼子里之后,每天长吁短叹,他对看守所的郑所长说,他知道这是草岚子监狱,知道这铁笼子是当年关押“燕子李三”用的。他戴的这副镣铐是国民党留下的最重的镣铐。历史如此捉弄人,想当年,段云鹏把“燕子李三”奉为榜样,想不到,若干年后,他却落了个“燕子李三”的下场!国民党反动派用来迫害共产党人和进步人士的最重镣铐,现在铐在国民党特务的身上。1967年10月11日,段云鹏被押赴天津执行枪决。这个作恶于几个时期的飞贼,罪大恶极的国民党特务,终于结束了他罪恶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