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北京房产 - 北平的“粪霸”有多深?余德顺拥有36条粪路 拥有100多套房子

北平的“粪霸”有多深?余德顺拥有36条粪路 拥有100多套房子

发布时间:2022-05-09  分类:北京房产  作者:admin  浏览:6529

“粪夫”这个词在当今的现代社会有些陌生,但或许有些人还会记得路边的粪车,也就是类似于“粪夫”的那种。普通的“粪人”靠挖粪养家糊口,而“粪阀”却和他们大不相同。那么北平的“粪霸”到底有多深?拥有一个粪场,成为资本家?余德顺拥有36条粪路,拥有100多套房子。北京的老“粪阀”自元代建都以来一直没有解决,从里面出来的粪人靠把家家户户的粪拿出来卖钱为生。“粪老公”之间自然有竞争。为了多赚钱,他们要多掏粪,户数有限,自然就产生了争吵,严重的还会打架。为了更好地管理粪业,康熙年间,粪工们自己制定了粪京新闻频道来规范粪业。当然,能拿到粪渠的大多都是硬汉。北京的地牢大致可以分为两类:官方地牢,他们在自己的德南内掏粪,或者受雇于拥有德南的地方;一个跑粪工背着粪桶随时随地捡粪。1929年在市委登记的官粪工2000多人,海粪工1000多人,多来自山东、河北、北京等地。一般来说,雇佣的粪夫多在三四十岁,要求吃苦耐劳。被粪主录用后,除了五六元的底薪外,还提供伙食。此外,居民给的小费也归粪夫所有。官方粪工每天早上需要在居民起床前工作,也可以解释为“上路”。他们有的用汽车推着出城,有的用粪桶挨家挨户地搬运,最后被送到附近的粪场“卸货”。这些普通粪工的雇主被称为“粪商”,有两种,路主和厂主。前者拥有粪道,雇人挖粪,当然有时候也会加入进来;后者就是开粪场买卖粪肥。“粪阀”也是由“粪商”演变而来,对粪道有一定的控制能力。城里有房有商,郊区有水田旱地,出门有车马,家里有奴婢。余德顺是这些人中的佼佼者。靠着“敦道”的统治和控制力,雇了“敦夫”,付了几两银子,来笼络人心,为自己造势,打造自己的势力。刚来的时候,因为掏粪被打。1920年,余德跟随宝坻老家来到北京,寻求生路。刚来的时候,没找到什么正经工作,手里也没钱。我和老乡朱福禄在方嘉胡同合住一套房子,靠当“海粪人”赚钱。在他们赚到钱之前,老乡朱福禄和他的表弟在方嘉胡同被几个蒙面人毒打,甚至被拖进厕所灌粪。朱福禄被屎和尿的味道熏得晕了过去。当他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浑身是屎,表弟躺在一旁,没有呼吸。朱福禄哭丧着脸走到表哥身边。一瞬间,他看到地上躺着一张竹卡。捡起来,大概有一捆长,上面写着“关”字,边上有“南京”的印章。朱福禄拿起竹牌回家了。与余德顺商量后,他找到了朱福禄的远房亲戚鲍晓,询问情况。鲍晓把它们带给了他的“主人”金爷。那人接过朱福禄递给他的竹牌,大概也知道了,但还是问起朱福禄的情况。“打我们的都是提着藤做的粪筐,提着粪勺,像粪一样。”朱福禄想了一下,继续说道:“有个人叫我偷粪贼,这城里的粪还是不准随便挖出来的。”面对朱福禄的提问,鲍晓的“师父”金叶笑了笑,不解道:“不是你不想出钱,是你占了别人粪场的粪道。”然后他问他们俩在哪里掏的粪。余德顺蹲在地上,大概是画的。“离我们住的地方很近,沿着大街和胡同,最南边不到东四牌楼。 “余德顺虽然没来北平几天,但他已经摸清了这里所有值钱的粪路,对街道的街巷分布记得清清楚楚。我更担心我表哥被谋杀。余德顺自告奋勇:“金爷,要不我跟福禄去南靖粪厂当几天粪工?”叶诧异地抬头道你呢。这是一起谋杀案。“余德顺皱着眉头,点点头。”这就是我们的工作。肯定比你和宝哥更合适。“见德顺心意已决,金叶也不曾劝阻。余德顺和朱福禄,从金叶离开后,背着粪筐和粪勺进了南京粪厂,为的是谋生和调查真相。“野心”萌发到厂里的南净粪场后,余德顺和朱福禄就从早到晚背着粪桶网去打谷场,一去就是几天。余德顺便发现了这里的猫腻。要做正常的粪干,打谷场的工人要在地上铺一层炉灰,把薄薄的粪倒成条,烤成粪饼。然后,负责加工的人会用勺子把粪饼剁成饺子大小的“皮卡”,烤一天。外面是黑紫色的,但里面是柔软的。但是,这个南净粪厂的干粪恐怕没有40%的纯度,剩下的主要是一些草灰和土,一斤粪里至少混了八斤灰。余德顺算了一下,他们三个卖的是纯粪,大大影响了南京粪厂的生意。如果有少量的话,他们大概会少赚十一二大洋,所以他们毫不犹豫杀了表哥的原因就显而易见了。余德顺咂了咂嘴。”有这么多钱,我还真敢杀人。“唉,人,为了利益,也为了利益,如此诱人的金钱利益在他们面前,又岂会不动这个心思?当时的“粪业”大多处于失控状态,有时还会出现一家独大的现象。南京粪厂的粪工罢工,向邻居提出两点要求。第一,禁止跑进门;第二,天热,家家都要出一笔防暑费。受不了气味的邻居正在协商交钱。余德顺得知此事后,带领一群跑粪人与南京粪厂的跑粪人打了起来。最后,随着跑粪人的胜利,南京粪厂的跑粪人仓皇而逃,告一段落。余德顺看到南京的清粪老公被打跑了,就喊着跑下海的兄弟们在巷子里收拾东西,把满地的粪汤冲洗干净,挨家挨户掏粪洗厕所。余德顺很懂干粪。只有用手捏一捏,或者用吸管吸两下,才能判断干粪的纯度。“粪业”整治,余德顺萌芽打架事件不仅没有威胁到余德顺,还赢得了新闻的好评。同时,粪垄断行业的事情也引起了警察部门的注意。一时间,关于行业整顿的消息沸沸扬扬。朱福禄在新闻上看新闻的时候特别开心。”我们都因为打架出名了。我们一定会成功的,南京肥料厂的那些混蛋一定会完蛋的。”余德顺嘶嘶地说,“这件事要闹大了,好让粪厂知道。。”然后拜托金爷写篇文章揭露南净粪厂造假的事儿。警察厅发出有关取消“粪道”的通知,于德顺得知以后,伙同朱福禄,带领着跑海帮的兄弟们,背着粪筐,扛着粪勺,高举着“打倒无良粪商,支持取消粪道”的横幅对政府行动进行支持。于德顺,朱福禄二人也在这次的游行中,获得了颇高的声望和支持,粪业公会会长的选举中,二人也在名单之中,只是还是没有杨运星的支持率高就是了。于德顺为了获得更高的支持,推翻“粪霸”,自己当家作主,不惜当掉身上值钱的东西,来请那些跑海帮们吃饭,消遣以获得更高的支持率。不久之后,朱福禄当上了粪业公会的会长,而于德顺则当上了南净粪厂的新厂长,并改名为“福禄粪厂”。新官上任三把火,于德顺提出了新规定:第一严格把关,不造假粪,第二,给粪夫提高工资,不得额外收取居民的钱,第三,跑海粪夫和粪厂共享粪道,分早晚时段掏粪。不得不说,于德顺的表面功夫做得十足,就这三条新规定,在街坊处得到一片赞好声,只是好景不长,于德顺的野心也渐渐显露了出来。高价收取粪便已经是常有之事,而于德顺借鉴“南净粪厂”的赚钱经验,也开始往粪干中掺杂草灰等物。若是碰上个下雨天,粪夫便不会上门掏粪,街坊被这臭气熏得难受,好声好气地请求粪夫掏粪,也只会迎来粪夫双手一摊,“下雨加钱”。有些街坊或还拿所谓“行业新规”说事,以为会让粪夫有所忌惮,谁知,粪夫干脆直接拎起粪桶走人。民间一片哀声载道,报纸上直接刊登《京城已无纯肥,粪业公会形同虚设》,借此抨击于德顺的所做所为。一直到1928年,国民党执政时期,于德顺依然是福禄粪厂的厂长,他利用自己的“学识”,吞并了很多的小粪厂,一举当上了北京粪业公会的会长,成为了北平的头号“粪霸”。在此期间,于德顺确实作威作福,生活得好不惬意,但是这样的“安逸”生活随着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化为乌有。新中国成立以后,北京对粪业再次进行整改,对“粪霸”进行打击,1951年,于德顺正式被公安局逮捕。经查获,于德顺在北京城内拥有36条粪道,占地1550亩,名下有100多套房产,如此庞大的产业,于德顺的狠毒,和敛财能力可想而知。“粪夫”这一行业随着社会的不断进步,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而逐渐被人遗忘在历史的尘埃之中。“粪霸”、“于德顺”这些名字也都存在于老人们的回忆之中,当时间不断流逝,于德顺也就成为了书中的只言片语。于德顺从一个刚到北京艰难求生的“跑海粪夫”成长为野心勃勃的“北平粪霸”,这其中逃不开的无非就是一个“利”字而已。参考文献:《野粪夫屎坑沉溺,长安街金汁漫天》202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