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北京经济 - 林奔走多日 未能阻止郭沫若执意推倒京古城墙 现在人都后悔了

林奔走多日 未能阻止郭沫若执意推倒京古城墙 现在人都后悔了

发布时间:2022-05-09  分类:北京经济  作者:admin  浏览:7552

在中国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留下了无数的名胜古迹。这些包含着文化底蕴和时代印记的物品,依然在向我们诉说着历代的辉煌。除了东西,一些在时代洪流中脱颖而出的名人,他们所体现的思想精神和文化理念,也为我们后人积累了宝贵的精神财富。其中,郭沫若和林是民国时期出生的才子佳人。他们不仅在文学艺术上有造诣,对历史古建筑也有自己独特的看法和见解。然而,面对如何留在北京古城墙的问题,两人意见分歧很大。其中,历史学家郭沫若坚持拆除北京古城墙,引起建筑师林的强烈反对。经过林多日的奔走,他所有的狠话都未能阻止,甚至最终他病倒了。久而久之,人们终于发现,林对古城墙的看法是对的:北京的古城墙是不能拆的。可惜,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那么,郭沫若为什么要拆掉北京古城墙呢?林为什么要阻止他?郭沫若和林要谈他们的观点为什么不同,我们就得分别了解他们的秉性和立场。众所周知,林是民国时期著名的才女。一首《你是人间四月天》流传至今,足以证明她才华横溢。在很多人眼里,她是诗人,是作家,是才貌双全的交际花。然而,很少有人知道林是一级建筑师,除了她风姿绰约的文人身份,还有极有分量价值的人民英雄纪念碑就是她写的。林与建筑结缘,可以追溯到在欧洲游历的时期。受房东太太当建筑师的影响,她下定决心要在建筑领域有所建树,随梁思成赴美系统学习建筑。回国后,林和梁思成走遍了大半个中国,开始了对全国2730多处古建筑的考察和保护活动。总共耗时近十年,他们终于成功破解了中国古建筑之谜,破译了《营造法式》这本古建筑天书的真正含义,可见林夫妇对古建筑的热爱。因此,对林来说,北京的古城墙是不能拆掉的。另一方面,郭沫若虽然也以独特的文学创作著称,但对历史和史学的研究也很深入。郭沫若的很多作品,比如《卓文君》 《王昭君》,都是“被历史激励,却又被历史悲叹。”因此,他对古代封建制度进行了强烈的批判。同时,他还注重对古代人文社会和语言的研究和分析,先后出版了《中国古代社会研究》103010等中国古代历史著作,可见其造诣之深。所以他们同样致力于历史研究,他们对北京古城墙的意见分歧在于历史研究的领域和方向不同。古城墙作为一种历史建筑,对于专门研究历史建筑的林来说,就像是他的命根子。她知道保护和保存古建筑的重要性。对于郭沫若来说,恐怕不是这样的。那么,北京古城墙为什么要拆,郭沫若为什么坚持要拆?为什么要拆北京古城墙?始建于元代的北京古城墙,始建于明代,一直使用到清代,已历经百年沧桑。明太祖成祖迁都北京后,根据古城墙修建了城墙的宫殿,内外四层,抵御外敌入侵,同时维护皇族的威严。在它的墙里面是众所周知的“紫禁城”。因此,北京古城墙被视为封建帝制的象征。随着近代的到来,封建帝制岌岌可危。清末,北京古城墙受到义和团、八国联军炮火的洗礼,其正阳门城楼、箭楼受损。后来,北洋政府统治时期,断绝 经过所有高层领导的考虑,最终决定把首都设在北京。那么,首都建立后,应该如何规划建设呢?北京这座古城,以其独特的地理位置居中,横跨东西南北,在首都建设中成为众矢之的。其中,以梁思成、林为首的古建学派提出在古城外建新城,在京古城内建历史博物馆,保护古城内的建筑。然而,苏联建筑专家并不这么认为。他们提出将新中国的政治中心放在古城,这样可以更好地展示新中国政权的独特性。中共中央对此印象深刻,于是采取了古城重建建设的方案。方案确定后,古城墙的未来成为重要议题。林和梁思成自然主张保存古城墙,认为古城墙具有极其重要的历史研究价值;但郭沫若等人不这么认为。要知道郭沫若是深谙古代社会和人文的。出于对古代封建思想的批判,他认为古城墙是旧时代封建帝制的象征,意味着旧思想、旧文化、旧阶级压迫人民。在今天新的解放时代,这些旧时代的象征应该被打破。其次,郭沫若学派也认为古城墙的存在对于城市规划建设的需要有些“碍事”。首先,在和平时期,这些用来抵御外敌的古城墙没有用武之地;再者,古城墙会阻碍交通道路等基础设施的规划和实施,也会压缩北京的建设空间,实在多余。当然,由于当时时代的局限性和人们建设新时代的迫切需要,郭沫若的说法还是感动了很多人。然而,这一决定让林、梁思成等“保护主义者”着实气死了。为了成功保护北京古城墙,他们也给出了一些防止北京古城墙消失的具体方案。保护北京古城墙梁思成、林等古代建筑师提交了2万多字的报告方案:《甲骨文字研究》。方案中提到了如何将古城墙改造成爬揽胜的景点,并对护城河进行了修复和绿化,不断强调其历史人文价值和建筑价值,为其辩解。不仅如此,夫妇还为他们四处游说,为文物的保护尽了最大的努力。不幸的是,林的努力,梁思成和他的妻子仍然未能挽救拆除和倒塌的古城墙。面对人们对历史文物的肆意破坏,林气急败坏,病入膏肓,保护历史文物的决心令人惋惜。后来,面对人们对文物古迹的肆意破坏,有关部门和郭沫若一派也决定拆除永定门和朝阳门的城楼。,林徽因感到十分痛心疾首,她仍拖着病体,不惜前去怒斥相关部门带头人:“拆了这八百年的古城墙,就等于是毁坏了历史的真古董。倘若执意拆除,将来迟早后悔,要是再想复原重建,也不过是件赝品摆设!”林徽因一番话,字字珠玑,可见一生致力于保护文物古迹的林徽因,其决心之悲壮。可未曾想到,林徽因一语成谶,多年以后,当经济水平和生产能力得到大幅提升,第三产业如旅游业的蓬勃发展,促使北京城相关部门又开始重视起对于历史古迹和文物的保护和修复——《我在故宫修文物》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历史考古学家们赶紧将残存的北京古城楼列入重点文物保护范围,并对两段幸存的古城墙展开修复和再建,一段被建成明城墙遗址公园,一段便被修复成西便。可惜,在如今寸土寸金的北京,想要再进行文物遗址的再建和扩建,可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对于古城墙的修复,我们也只能止步于此了。况且,被修复重建后的古城墙,也早已不是当年的古董城墙,也没有那份独特的历史厚重感,确实与林徽因所说的赝品别无二致。如果不是当年执意要拆除北京古城墙,如今的北北京新闻京,作为古城的人文气息将会更加浓厚。面对消逝的北京古城墙,我们也应该真正重视起来对于文物遗址的保护,毕竟,那是前人为我们留下的不可多得的宝贵财富。所以,对于郭沫若一派对于拆除古城墙的批判意识,我们也不能完全听之任之,而是应该有所取舍。同样,对于传统文化,我们决不能一概否定,而是要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建立文化自信,才能使得中华文化得到更加进步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