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北京娱乐 - 一个电话让三轮车司机“瞬间”成为复旦博士 蔡威的一生有多鼓舞人心?

一个电话让三轮车司机“瞬间”成为复旦博士 蔡威的一生有多鼓舞人心?

发布时间:2022-05-08  分类:北京娱乐  作者:admin  浏览:1233

2007年夏天,辽宁锦州街头,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正在等一辆人力三轮车。炎热的天气,加上车上的重物,让三轮车司机大汗淋漓。他不得不时不时拿起脖子里汗渍斑斑的毛巾,擦拭额头的汗水。当他使劲蹬着三轮车时,裤兜里的电话响了。他直起身子,一只手握住三轮车的把手,另一只手从裤兜里掏出手机。他看了一眼手机屏幕,发现来电是一个陌生的北京区号固定电话号码。困惑了几秒钟后,他接起了电话。三轮车司机听了电话几秒钟,眼里立刻涌出两行泪水,顺着黝黑的脸庞,夹杂着汗水,滚到脖子。过了一会儿,他挂了电话,用手背擦了擦眼泪。然后像突然上台似的,猛蹬三轮车,沿着大路开。那天他回到家,看到妻子,眼泪又从眼睛里流了出来。同时他对妻子说:“我再也不用蹬三轮了。北京教授让我参加马王堆汉墓的发掘”。听到这些话,妻子和中年三轮车司机相拥而泣。两天后,中年三轮车司机离开家乡锦州,踏上了开往北京的火车。一周后,他跟随几位北京考古学教授来到湖南马王堆汉墓遗址。一年后,中国考古学的里程碑《马王堆汉墓简帛集成》正式出版。在这份轰动世界考古界的学术成果专家名单中,除了几位中国考古界的知名学者外,人们竟然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名字“蔡威”。同年秋,几位历史和考古领域的著名教授、学者联名将蔡威介绍到复旦大学古代文学研究中心。2009年秋,蔡威进入复旦大学古代文学研究中心攻读博士学位。六年后,蔡威成功从复旦大学毕业,获得博士学位。他也成为复旦百年校史上,经教育部特批,以高中学历在复旦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的第一人,顺利毕业获得学位。为什么蔡威在短短几年内从一个三轮车夫变成了复旦大学的博士?他是什么样的人?有哪些不为人知的励志故事?一、热爱文学,错过改变命运的机会。1972年,蔡威出生在东北白山黑水之间的辽宁金州。在计划经济时代,辽宁作为共和国的重工业地区,拥有大量的国有大厂,而蔡威的父母是那个时代城市里最普通的大厂工人。当时,蔡威的家庭条件不错,所以蔡威从小就能接触到一些漫画书、报纸、杂志和其他读物。当蔡威四五岁的时候,他的父母发现蔡威似乎对“读字”很感兴趣。许多汉字只要他父母教一两次就能学会。这让父母很惊讶。当时,包括父母、亲戚、朋友和邻居在内,他们都认为蔡威这个孩子将来会是一个“阅读材料”。蔡威上小学后,认识的汉字远比同龄孩子多,而蔡威对语文特别感兴趣,成绩也很好。从一年级到六年级,蔡威参加的语文考试,几乎都是全年级第一。随着时间的推移,蔡威对文学越来越痴迷,各种文学知识,古文字等等,涉及面很广,特别喜欢积累和研究古文字。当我在初中的时候,有时老师会问蔡威不熟悉的单词。一时间,他成了学生口中的“神人”。蔡威喜欢文学知识,喜欢研究古代汉字。从表面上看,这似乎是一个非常好的爱好。但当他把几乎所有的经历都投入到古代文学的研究中时,必然会影响到其他学科的成就。尤其是高中时期,除了语文,蔡威几乎其他各科考试都不及格,就连数学也经常只考十分。蔡威极其严重的偏科现象引起了极大的不满 当时,家长和老师不止一次批评蔡威,希望他能暂时把精力放在数学、英语等高考重要科目上,而不是痴迷于学习古文字。然而,处于青春期的蔡威根本没有听取这种建议,相反,他陷入了矛盾之中。那时,蔡威致力于研究古代汉字。他梦想将来在古文字领域取得巨大成就,成为这方面的专家。但是在父母和老师眼里,蔡威的想法根本就是不切实际的幻想。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蔡威迎来了高考。无独有偶,面对人生重大转折的高考,蔡威除了语文成绩优异外,其他科目几乎惨不忍睹,高考总分更是远离录取线。高考失利后,父母和老师都问蔡威是否想复读一年再试一次,但蔡威绝对不愿意复读。无奈之下,父母只能接受蔡威考不上大学的现实。上世纪90年代初,蔡威高考失利。当时虽然全国都在如火如荼地搞改革开放,但他的家乡辽宁锦州还是以国有大厂为主。于是蔡威的父母觉得,让蔡威跟厂里的老师傅学一门手艺,然后成为国营工厂的正式职工,也是一个好办法。毕竟我爸妈一辈子都在国企工厂当工人,日子过得还不错。因此,蔡威高考失利后,经父母介绍,蔡威进入工厂当了学徒。经过两年的学徒生涯,蔡威也掌握了生产技术,后来被金州塑料管厂录用为正式工人。蔡威在国有工厂有了稳定的工作后,他的父母感到安全多了,觉得蔡威可能会像他们的父母一样,在国有工厂工作一辈子,直到退休。然而,众所周知,人的命运与时代发展息息相关。在时代的大潮中,人生的轨迹有时并不会按照人的意愿发展,蔡威很快就会感受到时代潮流带来的残酷现实。第二,现实很残酷,但我的梦想没变。二十出头的时候,蔡威在一家国有工厂找到了一份正式工人的工作,这的确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当时蔡威的工作并不忙,他很快适应了大工厂的工作。蔡威在工厂期间,除了按时上班,按月领工资外,空闲时间主要用来学习古文字和古代文学。当时,蔡威还用厂里不用的一些废纸,自己做了几十个大本子,专门用来收集和记录古文字相关的知识。在休息日,蔡威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图书馆里,制作劣质材料。只要涉及到古文字的知识,蔡威都会记在自己的笔记本上,然后反复研究。在最初的两年里,蔡威享受着这样的生活。随着蔡威年龄的增长,他的父母开始担心他的婚姻。所以父母要求人们给予蔡伟介绍了个报社出版印刷厂的女孩。尽管蔡伟平时几乎把时间都用在研究古文字方面,也不喜欢跟人交流,而且整个人也十分木讷。但俗话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面对父母安排的相亲对象,蔡伟也没抵触,于是便在媒人的撮合下,蔡伟和那个印刷厂女孩见了一面。令众人没想到的是,平日里一向木讷,半天说不了两句话的蔡伟,居然和那位姑娘聊得很投机,而那位姑娘也很欣赏蔡伟肚子里渊博的古文学知识。这对年轻人仿佛还有点一见钟情的感觉。在那个年代,只要相亲对象彼此看中,基本上也不会费多大周折,双方就会步入婚姻殿堂。而蔡伟和她的妻子,也是走的这个程序。结婚之后,蔡伟和妻子相处得很融洽,日子也过得很幸福,并且更重要的一点是妻子十分支持蔡伟研究古文字,这对于蔡伟来说,简直是莫大的鼓舞。但他们夫妻二人平静的生活,接下来却被时代洪流彻底打破。九十年代中期,在市场经济发展的浪潮下,国家拉开了轰轰烈烈的国企改革。当时改革核心地区,便是东北那些老工业密集的城市。蔡伟和他父母所工作的国营大厂,也都赶上了那场大改革。随后,蔡伟和父母相继下岗失业。这次变动,让蔡伟家庭立刻感受到了经济带来的压力,“赚钱”这个残酷的现实摆在了蔡伟面前。好在当时蔡伟老婆所在的出版社印刷厂效益还可以,因此,蔡伟的老婆并没有下岗。而那段时间,蔡伟家庭开支,也主要靠老婆每个月六百多块的工资。即便生活如此窘迫,老婆也没有埋怨蔡伟,而是继续支持他搞古文字研究。后来,为了减轻老婆的负担,蔡伟也开始学着像很多下岗职工一样,去大街上摆地摊,卖点小玩意贴补家用。但蔡伟显然没有做生意的天赋,他摆地摊时,也常常手里捧着一本图书馆借来的书,甚至对顾客都爱答不理。因此,蔡伟摆地摊也没赚到钱,差的时候,一天连十块钱也赚不到。当时周围人都觉得蔡伟是个窝囊废,但他老婆却不这么认为,当时妻子觉得蔡伟是个很有才华的人,在古文字研究方面水平很高。为了支持蔡伟能更好地研究古文字,妻子还从不多的积蓄里拿出几千块,在九十年代末,给蔡伟买了台电脑,专门用来查阅古文字资料,以及通过邮件及社交软件,跟国内那些古文学大师们交流。通过互联网沟通交流,蔡伟把自己对古文字的研究,发到了网络贴吧里,而且还引起了不少古文学大咖的关注。这其中,便有北京大学历史学方面的泰斗人物董教授,以及复旦大学古文学研究中心的裘教授。经过互联网贴吧里深度交流之后,不少人觉得蔡伟是民间古文字研究方面的奇才。可殊不知,蔡伟的这些成就其实源自于他二三十年来坚持不懈地努力积累。有一年,北京大学董教授,在北京搞了一个古文学交流会,邀请了相关方面一大批知名人士。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董教授居然也邀请了蔡伟。在那次交流会上,蔡伟凭借对古文字深刻的研究,给圈内不少人留下了深刻的影响。进入新世纪后,原本生活拮据的蔡伟,却又遭遇了父亲患病住院。结果因为给父亲治病,蔡伟还欠下了五万块钱外债。无奈之下,他为了还债,只能暂时放弃研究古文学,以及在互联网上跟人交流研究成果。随后,蔡伟弄了辆人力三轮车,当起了给人搬运东西的三轮车夫。那时候,蔡伟除了每天身体上的疲惫,以及巨大的经济压力外,不能坚持研究古文字,还给他精神上造成了巨大的打击。在精神与肉体双重困苦之下,蔡伟无处发泄,于是只能给北京的董教授写了一份长信,来述说自己心中的苦闷,而且也告诉董教授,自己将来或许无法在继续从事古文字研究。但正是蔡伟这份诉苦,且有点告别“文学知音”的一份信,却彻底改变了他日后的命运。三、经历蜕变,过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2007年,曾和蔡伟在互联网上关于古文字交流已持续好几年的北大董教授,突然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没在网上遇到蔡伟。这让董教授感到有点疑惑。恰在那时,蔡伟写给董教授的长信,也邮寄到了北大。董教授读了蔡伟的信后,感觉到五味杂陈,毕竟在董教授眼里,蔡伟是古文字方面少有的人才,他跟希望蔡伟能在这一领域,取得更高的成就。但蔡伟遇到的生活现实问题,也不得不让他放弃古文字研究。当时董教授觉得要是蔡伟因为生活经济问题,而放弃从小坚持的古文字研究,这有点太可惜。经过反北京资讯复思量后,董教授想出了一个办法。当时湖南马王堆汉墓正在进行考古发掘,并且根据前方消息,出土了大量有古文字的珍贵竹简。接下来,便要组建一直古文字专家研究团队。倘若把蔡伟吸纳到团队之中,那不仅能让蔡伟在经济方面有更高的收入,同时也能让蔡伟在实践中,进一步提高古文字研究。想到这个办法后,董教授便给上海的裘教授打了个电话,并且征求了对方意见。得到肯定答复后,董教授便拨通了蔡伟的电话,并且把邀请他一起参与马王堆汉墓考古的消息,在电话里告诉了蔡伟。当正在蹬三轮的蔡伟接到董教授从北京大来的电话后,情不自禁的潸然泪下。马王堆汉墓考古研究很成功,并且在蔡伟亲自参与的关于竹简古文字研究领域内,也取得了巨大突破,引起了世界考古界轰动。而蔡伟通过这次杰出的表现,以及在研究方面所作出的贡献,给圈内众多专家学者留下了深刻的映像。于是在2008年秋天,以董教授和裘教授为主的一大批考古学领域大咖,出于爱惜人才的目的,联名给教育部写了一封信,希望国家能给蔡伟这个高中学历的三轮车夫,去复旦古文字研究中心攻读博士的机会,以便蔡伟将来能在这一领域内,为国家作出更多贡献。教育部通过仔细研究,听取各方面意见后,同意了众人的请求。于是,在2009年秋天,蔡伟以38岁的高龄,踏入了复旦大学,进入文字研究院攻读博士。这之后,他通过六年的艰苦学习,经过严格考试,拿到了博士学位证书。从复旦大学毕业后,年近45岁的蔡伟,收到了贵州安顺学院邀请,正式成为那所高校里的一名教授。蔡伟从锦州老家启程去贵州时,随身所带的最贵重家当,便是几十年来积累下来的“十八箱子书”。现如今,蔡伟除了日常教书外,依然一心扑在古文字研究领域,时不时也会发表这方面的研究成果。经过命运辗转反侧,蔡伟终于过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