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北京科技 - 禁区内的“摆渡人”

禁区内的“摆渡人”

发布时间:2022-05-03  分类:北京科技  作者:admin  浏览:4082

4月30日,在北京朝阳,120救护队员拿着担架运送病人。截至昨天(5月2日),北京市此轮疫情共报告新冠肺炎感染病例400例,涉及14个区,其中朝阳区156例。为了防止风险外溢,部分区域被划分为封闭和控制区,居民外出就医需要专业的交通运力。承担了“摆渡”功能的120是否够用也成为关注的焦点。朝阳区紧急医疗救援中心主任陈坤表示,为保证居民就医,救援中心在现有资源基础上继续挖潜,要求部分员工下班后不停工。同时,通过优化管理机制,提高运营效率。每个救护组由医生、护士、司机、担架员组成,共4人。90后的刚志超是救护组的一名医生。新京报记者进入朝阳区紧急医疗救援中心,跟随刚志超及其救护队员进入封闭管制区运送病人。以下图片拍摄于北京朝阳区紧急医疗救援中心指挥调度中心大厅,北京朝阳,4月30日。北京朝阳区紧急医疗救援中心调度员正在处理紧急信息。在北京市朝阳区紧急医疗救援中心指挥调度中心,调度员正忙着接听求助电话,指挥调度急救车辆。摄影师:封闭区域的任务流程是怎样的?智超:接到封闭区的电话后,我们第一时间联系了社区和家属,进一步了解情况。医院接到电话后,我们立即穿上防护,赶往现场。任务结束后,按照程序回到洗消中心洗消,然后等待下一个任务。接到转运隔离区患者的任务后,朝阳120夏光莉急救工作站的救护队员迅速穿上防护服,整装待发。救护队的医护人员查看了急救任务的信息。朝阳120夏光莉急救工作站救护队员上车出发了。面试官:你一天要运多少箱?你忙吗?智超:白班4-5例,夜班6-8例。其中有封闭管制区,也有普通管制区。我们的日常工作正在全力进行。通常这个任务刚完成,下一个又来了。不同的是,现在群众的需求增加了,进出封闭区的防控要求会更多,小区内的路线也会更复杂。我们还要做好个人防护和洗消工作,所以需要争分夺秒,把更多的时间留给病人。为了应对任务的增加,许多同事夜以继日地工作,以满足封闭地区人民的医疗需求。救护车司机通过对讲机与调度员保持联系。救护车开进封闭区,保安为救护车开道。运输车:对你来说,疫情和非疫情的区别是什么?智超:最大的区别就是你得戴防护。眼镜容易起雾,影响视力。有些检查会受到影响,听诊器可能戴不上,携带也比较困难。但我们还是尽力克服,按照标准要求去做,全力保障群众的急救服务。面试官:疫情期间,有哪些印象深刻的案例?智超:在之前的疫情中,我接诊过一例60岁男性,胸闷胸痛。他有冠心病史,担心心脏问题。我们马上赶到现场,做了心电图等检查,并无大碍。当时由于家里隔离,病人不理解,问我们为什么等这么久。虽然病人不理解,但作为急诊医生,我能深切体会到病人需要帮助时的无奈。通过我们的仔细检查和耐心沟通,患者还是对我们表示了感谢。我想如果我是一个病人,我可能也会有同样的感受,我希望能尽快得到帮助,这鼓励我们全力以赴。救护人员把担架抬到 救护车到达了医院。救护人员与医院医生就病人的情况进行了交流。摄影师:你工作多久了?你能适应这种工作状态吗?刚志超:90后,2021年毕业,10月份参加工作。现在已经半年多了。作为一名急救新兵,参加工作以来,一直从事日常城市作战任务和疫情专项转移任务。感觉穿‘猴装’很常见。刚开始穿要十分钟,现在五分钟就能穿完。老同志快多了。我还有很多东西要向他们学习。能够保护北京信息人群的生命安全,我感到非常自豪!在封闭控制区进行了两个半小时的病人转移后,救护队员前往洗消中心洗消。一组救护人员在净化中心进行了净化。救护人员脱下了防护服。现场摄影师:休息能保证吗?刚志超:休息少的时候,中午几乎吃不下饭。当我经常吃饭的时候任务来了,我会迅速开始。下午三点吃一口午饭是常有的事。如果你不把水放在车里,你几乎不能喝。虽然我们很紧张,但是我们在急救的行列中。经历过疫情,我们已经习惯了。潮阳120夏光莉急救工作站,救护队员在工作时间吃工作餐。急救医生刚志超(右二)在业余时间与救护队员合影。护士(左一)、司机郭晓林(左二)和担架员郭(右一)。救护队员在完成任务后会对患者的详细信息进行整理登记。面试官:这些爆发之后,你觉得有什么作品在优化吗?智超:感觉每次疫情变化都很明显。各部门的合作越来越紧密,反应速度越来越快。本来只能通过呼叫现场来判断患者。现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医护人员也能做好工作,帮我们争取治疗时间。道路交通管制、救护车引导以及社区工作人员之间的协调还是比较顺畅的。我相信,在大家的努力下,我们终将战胜疫情,广大群众一定能够更好地安居乐业。朝阳120夏光莉急救工作站。工作站里的“抗疫”剪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