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北京经济 - 孝顺的江涛:红了也不忘根 她带着母亲在北京生活 一直视妻子为珍宝

孝顺的江涛:红了也不忘根 她带着母亲在北京生活 一直视妻子为珍宝

发布时间:2022-05-01  分类:北京经济  作者:admin  浏览:2794

观众只知道他在春晚舞台上唱过《常回家看看》,却很少有人知道他上小学的时候,为西哈努克表演过样板戏。他是独奏者江涛。1967年,江涛出生在一个双收入家庭。父亲在铁路系统工作,母亲是纺织工人。这个家庭虽然不是很富裕,但在六七十年代是最稳定的。父母每天忙忙碌碌,这个家一点艺术氛围都没有。江涛的音乐细胞来自电台的样板戏。那个年代没有别的音乐,只有样板戏遍地都是。小时候家里有一台红灯收音机,所以每天定时播放的样板戏伴随着江涛长大。他的音乐启蒙是样板戏。5岁时,江涛就能站在舞台上,拥有一个像样的李昱和。上小学后,因为样板戏唱得好,顺利考上了区少年宫。这样每天舞台上的表演就会多一些。小时候,正巧碰上西哈努克访问青岛,江涛在台上表演了一个角色。说起来他还是个童星。当时除了唱歌,他还学了舞蹈。然而,江涛多年后承认他没有舞蹈天赋。在一次舞蹈排练中,他扮演解放军,其他演员扮演给他洗衣服的藏族姑娘。正式演出时,因为年纪还小,服装不合身,帽子一直掉,导致他在台上一直把帽子弄直。一部舞剧,被他改编成喜剧,惹得观众捧腹大笑。不幸的是,这个幸福的童年随着父母的离婚而结束。10岁时,江涛开始和父亲一起生活。虽然父亲经常带着他睡在几平米的办公室里,但他从未干涉过儿子唱歌的爱好。在中学时代,江涛坚定了他的艺术梦想。那时候高考已经恢复,他的梦想是考上音乐学院。然而,当高考季节到来时,江涛的表现并不出彩。上海音乐学院的梦想并没有向他敞开大门。然后,他在山东音乐学院落选了。连续的失败让江涛不知所措。当时青岛电视台在全市招聘新闻播音员。当江涛得知此事时,他似乎抓住了新京报的一根救命稻草。他果断报了名。到期末考试的时候,他发现有成千上万的考生。仅用一招,江涛就不出所料地被击败了。当初成功入选的人是6年后进入央视的王宁。失望的江涛不得不再次寻找新的机会。当时除了艺术院校,铁路文工团、煤矿文工团等各大文艺团体也经常招人。于是江涛试图打通这条路,但结局和以前一样。眼见梦想被一点点撕成碎片,江涛当时不知所措。毕竟接下来严重的问题是,如果他再找不到出路,高中毕业后就成了一个呆在家里的无业青年。此刻,他已经忘记了自己想要的音乐梦想是什么,于是选择报名参军。然而,连喝凉水都塞牙缝,上帝在试图堵住他所有的路。体检时,他被排除在外。眼看自己当不了兵,没上过大学也没工作的江涛,只能在家当个无业青年。最后,我父亲帮助了他。在20世纪80年代,人们可以追随父亲的脚步。具体来说,父亲做什么,子女就能代替他。当铁路工人的父亲知道儿子当时地位最低的时候。一天,他告诉江涛,他决定早点离开,让江涛在铁路系统工作。江涛的心是不甘的。他没想到有一天会靠父亲的成全来获得人生的动力。但是父亲鼓励他早点退休,他想早点休息。但人生的关键在于,路不是一帆风顺的。有这些经历可以让儿子尽快成熟起来。就这样,十八九岁的江涛接替了父亲的位置,正式成为铁路系统的一名工人。 工作稳定后,江涛的梦想再次燃烧起来。他反思了之前接连的失败,意识到自己的音乐基础太薄弱了。所以他决定利用业余时间继续学习音乐。江涛不知道的是,他的决定使他的生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当时在单位文艺宣传队跟一个声乐老师学习。一来二去,江涛和老师的家人互相熟悉了。一天,当他再次来到老师家时,他看到了一个与他同龄的陌生女孩。经人介绍,才知道那是老师的外甥女,名叫万。当时他还不知道,是老师故意陷害他们的。江涛是山东人特有的高个子,相貌英俊。他很快就在万的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于是,两个年轻人开始慢慢交往。当时不知道的是,万的家境比他好得多。她的祖先是青岛有名的富商,父亲据说是飞行员。因此,当和万在一起时,万的父母不希望他们的女儿与他交往。但是,万愿意这样做,她也不可能从她认定的人那里拉回来九头牛。她欣赏江涛的才华和他追求梦想的毅力。虽然当时他只是一名铁路工人,但工作经历给了他比学生时代更多的创作灵感。18岁就创作了歌曲《小站的回忆》。这首歌是在中华全国总工会举办的歌咏比赛现场演唱的。江涛获得了创作一等奖。对于一个有音乐梦想的年轻人来说,这是最大的鼓励和肯定。与此同时,他和万也走进了婚姻的殿堂。江涛告诉妻子,他想去北京寻找机会。小木知道他的梦想。此外,她坚持要和江涛在一起,欣赏他对梦想的坚持。但他们是两个新婚的年轻人,生活贫困,而万只能向家里借钱。带着妻子的期望,江涛踏上了去北方的旅程。那一年,他报名参加了中央电视台举办的青年歌唱比赛。梦想很美好,但现实还是很残酷。他代表铁路工人参加比赛,但最后没有获得名次。看到第一次来北京就碰壁,江涛心里五味杂陈。幸运的是,他的妻子和父亲经常帮助他,他们从未对他说过任何劝阻的话。尤其是他的妻子万。孩子出生后,她为了多挣钱,去工地食堂给没有丈夫的人做饭。当时,江涛创作了歌曲,如《人生的列车》和《夏日海风》。他依然没有放弃,继续在北京寻找各种机会。只是当他回到家,看到妻子在食堂忙碌时,江涛的心开始翻滚。当时,他暗暗决定决心,一定要闯出一片天地来。即便多次碰壁,他也不知道气馁是什么。转机出现在24岁,那一年,江涛参加了文联和中央电视台主办的歌唱赛,凭借《小站的回忆》,他一举拿下了八枚金奖。随后,他又参加了当年的青年歌唱比赛。这一次他终于迎来了成功,他在比赛中获得了通俗唱法的金奖。成功就在眼前,江涛期望着未来的生活能够发生改观。当好消息传到家里的时候,妻子带着儿子来北京了。彼时的江涛在北京并没有一个稳定的工作,眼看着母子俩的住宿都成问题。他只能带着妻儿寄人篱下。起先,他借住在别人的地下室中。所幸北方干燥,地下室还不是太潮湿。江涛知道,这根本不是长久之计。之后,他带着妻儿租住平房,虽是斗室,可相比于地下室,又要好上许多。可江涛的事业发展,依旧是一种“青黄不接”的状态。歌唱赛只能让他成名,但要想获得稳定的工作或者是收益,江涛依旧还是没有任何的办法。有一天,妻子突然跟他说,自己找到了一份办公室的工作,可以缓解一下窘迫的生活了。江涛最初也替妻子感到高兴。而且,每天看到妻子都能早早回家,他一度认为妻子的这份工作也很不错。然而直到有一天,江涛无意间去妻子说的地方找她,可他说出名字,人家那里根本没这个人。后来他一路打听着,在附近的一处工地上,看到了妻子忙碌的身影。那一刻江涛的内心,再次升腾起多种复杂的情绪。从青岛到北京,如果不是妻子默默地付出和支持,也不会有江涛一路走来所获得的成就。27岁,江涛的人生迎来了一次转机。他顺利考进了武警文工团。有了稳定的单位和工作,住房问题也迎刃而解。单位给他分了一套60平米的房子,虽然不大,但是相比于过去住地下室和挤平房的生活,这已经好多了。随着工作的稳定,江涛的歌唱事业也开始步步走高。他创作的《平安中国》,曾获得过五个一工程奖。另一首歌曲《愚公移山》,他也曾在春晚的舞台上献唱。尤其是《愚公移山》这首歌,里面还包含着一个动人的故事。故事的主角叫韩永久。他的家乡在辽宁岫岩,就像千年前的愚公一样,家门前也有一座大山,每次外出翻山越岭,都要两个小时。有感于此,他写了一首歌词叫《愚公老伯》。作曲家卞留念后来有幸给这首词谱曲。词曲好了之后,卞留念决定让江涛来唱这首歌。江涛看过歌词听过曲子后,确实觉得不错。只不过他觉得《愚公老伯》这个名字不好,干脆直接改成《愚公移山》。就这样,这首歌后来夺得了MTV全国大赛金奖,并且还登上了春晚的舞台。成名之后的江涛,截止到1999年,已经是第九次登上春晚了。那一年,他和陈红以及蔡国庆主唱了歌曲《常回家看看》。没人知道的是,这首亲情歌曲献唱的背后,江涛的父亲刚刚在此前离世。在之前,还没有赶回家中的时候,父亲就已经走了。因此,那一年在春晚的舞台上唱出这首歌,江涛的内心,翻涌着更多别样的情愫。此后,江涛又把年迈的母亲接到了北京。至于和妻子万小牧的感情,多年来江涛依旧记得自己微末时妻子的付出。他曾经给妻子写过很多歌曲,比如《老婆还是自己好》、《等到花没开》等等。音乐中,透出的都是对妻子浓浓的爱意。而生活中的这对夫妻,风雨同舟三十年,依旧甜蜜如初。不过,在江涛渐渐走红后,面对生活发生的变化,妻子也曾一度有过敏感的时期。她怀疑和担心,丈夫有一天会变心。于是,江涛就想到了一个让妻子“看住”自己的办法。有了汽车后,他没有学习开车,而是让妻子做自己的司机。除此之外,每次演出,各种琐碎的事情,江涛也都交给万小牧处理。渐渐地,妻子成了他的司机和专职的助理。这样既省去了一份雇人的钱,还能随时和妻子在一起,消除她的疑虑,可谓一举多得。至于在生活中,无论是照顾儿子还是搬家之后的装修,也全都是妻子在操持。在部队里,频繁的下部队也经常搬家,从下水管道的铺设到暖气片的安装,基本都是妻子在办理。所以在江涛眼里,几十年来,妻子对这个家的付出最多。孩子长大后出国留学,当爹妈的总算可以为他少操点心了。不过,老人的年纪又一天天增大了。江涛母亲八十多岁后,身体变得越来越差,家里一切照顾老人的事,又都落在妻子的肩头。一转眼,江涛和妻子也过了知天命之年。从微末之时的相识,当艰难岁月里的相互扶持,再到生活步入正轨后的不离不弃,江涛和妻子的感情历程,演绎了一个家庭浓浓的幸福。文|二十二图片来源网络,侵权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