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北京旅游 - 杨东平:“双减”现在改变的只是最表面、最表面的东西

杨东平:“双减”现在改变的只是最表面、最表面的东西

发布时间:2022-03-27  分类:北京旅游  作者:admin  浏览:8384

杨东平:“双降”改变的只是最表面、最表面的东西。杨东平首都教育圈2022-03-262336003晨雾/转帖杨东平“双降”主要是一种打破,即打破了长期以来坚如磐石的应试教育和“五维”评价。这就给教育评价发出了一个明确的信号,就是要“改弦更张”。但是“双减”现在改变的只是最表面最肤浅的一个方面,就是先取消课外培训,这其实是一个清理外围的工作。为什么现在很多人还是持观望或者不安的态度?主要是因为我们的改革还没有进入核心领域,或者说实质性的层面。这个实质层面包括两个方面。第一大方面是在基本清理完营利性教育的外围、干扰和课外培训之后,解决公立教育的内部问题。“双减”刚刚开始提供课后服务的问题,很多做法值得探索。真正减负的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就是减少课时数、教学难度和教学总量。把教育系统工程比作一辆汽车,就是减轻负荷。简单来说,学生和老师在学校花的时间太多,这也应该是一个减负的问题。在校学习时间是衡量教育质量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指标。在一些国家,如德国、以色列、新加坡等。中小学上午上课,节假日下午上课,上课教学时间不到国内的一半。但他们很好地实现了基础教育的目标,仍然是科技经济强国。我们小学生从三年级开始有11门课,其中5门是考试,我很赞同一些家长的观点。比如考试,除了语数,只需要考三门。道家和理科都是死记硬背的知识水平考试,考不考没那么重要,但是减少两次考试学校压力会小很多。另外,小学生开11节课是不是太多了?其实我们的负荷不仅仅是课程,还有课程之外的各种教育内容和活动。我们给孩子灌输的东西太多了。今天,我们应该清醒地认识到,要做素质教育,就必须做减法,必须把现有教育的负荷降低1/3甚至1/2。大家都觉得很可怕。你怎么能这么说?其实国外也有先例:新加坡在1998年把基础教育课程减少了30%,2005年减少了20%,相当于减少了50%。原因并不复杂。小学生没必要这么早学那么多。小学生最重要的是身心健康,有梦想等。而不是从小被当成知识机器来接受很多东西。这就涉及到学习方法的问题。为什么国外数学考试可以用计算器?这涉及到教育思想的一个非常根本性的变化。对于数学教育,国外主要侧重于建立数学思维,运用数学概念解释或理解日常生活中的问题,而不是尽可能快速准确地解决问题,因为这些计算器已经解决了。但是我们的教学还停留在手工计算的时代,把速算和心算作为一项重要的技能。北京上海小学一年级有这样一个作业:一分钟内做20个甚至30个以内的加减法,不要从头再来。这还是把我们带回了问题,什么是好的教育?训练孩子学会使用计算器很重要吗?你不能像计算器那样计算得又快又准确。知识也是如此。不管你记得多少,信息都没有北京多。为什么要在孩子人生最重要的阶段花那么多时间和精力去学习容易得到的东西?因此,在外围的初步清理和规范之后,减负必须进入实质性的教育教学层面和课程层面等核心领域。另一个方面是关于考试,尤其是中考和高考的改革。因为考试没变,家长不放心,焦虑感没减。“双减”既要霹雳又要绣花。 “绣花功夫”主要是指我们要做一些细致的工作,比如如何提供课后服务。第一,自愿。家里有能力和学习条件的学生,不需要留校。他们应该被给予自主权。第二,学校很难在两个小时内满足学生的需求。课后服务需要学校、家庭和社区的共同努力,其中最重要的是社区,即通过社会力量提供一些活动空间和场所,通过社区和社会治理来支持和培养一个学生。这是教育改革的一个理想,就是把教育变成全社会的事。世界上有很多机构和组织都有这种热情和愿望。对于大量的社会组织,包括优质培训机构,不应该排斥,而是通过购买服务的方式引入学校教育。只涉及一些收费和管理问题。我觉得在这个问题上应该实事求是,政府不要管太多。比如一小时收20元还是30元,只需要家长委员会或者家校合作委员会批准。编辑|京郊文君|杨东平(教授,北京理工大学博士生导师,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21世纪教育研究院名誉主席,中国陶行知研究会副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