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北京房产 - 陪产假和年假必须“二选一”?爸爸的陪产假应该这样休

陪产假和年假必须“二选一”?爸爸的陪产假应该这样休

发布时间:2022-03-09  分类:北京房产  作者:admin  浏览:6332

陪产假期间,“爸爸”不仅可以抚养孩子增加亲子感情,还可以照顾产后的妻子。可以说男性陪产假对整个家庭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7月7日,海淀法院选取了三起涉及男职工陪产假的典型案例,提醒“爸爸”保护自己的陪产假权益。图片来源:新京报案例一:公司用陪产假抵扣年假。法院:支付未休年假工资。宋先生自2020年9月8日至9月22日休陪产假。后来因为放假和单位发生了矛盾。宋先生说,2020年,他享受了10天年假,但只休了1.5天,公司拒绝支付他的未休年假工资。该公司代理人表示,公司员工手册上明确写着,已休陪产假的员工将不再享受年假。因此,公司不应支付宋先生相应的工资。法院认为,被告公司规定当年已休陪产假的员工不再享受年假,没有法律依据。据此,法院判决公司应向宋先生支付2020年未休年休假工资。法官说法:陪产假和年假性质不同。“陪产假和年假性质不同。”法官介绍,男性陪产假是为了保护劳动者的生育权,是为了方便父亲照顾新生婴儿,允许劳动者暂时离开工作岗位的产假制度。年休假是维护职工休息休假权利,调动职工工作积极性的一项休假制度。法官指出,男性员工休完陪产假后,仍有权休年假。根据国务院制定的《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条例,职工不享受年休假的情形只有五种,包括职工依法享受寒暑假;事假超过20天且单位不按规定扣工资的;病假超过规定期限等。同时,人社部制定的《企业职工带薪年休假实施办法》规定,探亲假、婚丧假、产假等国家规定的假期。职工依法享受的,因工伤停工的期限不计入年休假。所以,和女性产假一样,男性陪产假也是产假的一种,不应该算作年假。案例二:爸爸休陪产假在家带孩子,被辞退。法院:支付赔偿金。金马先生于2011年4月6日加入一家公司,担任业务经理。2019年7月8日向部门经理请陪产假,2019年7月9日至2019年7月23日。后来公司以马先生严重违反公司管理规定,未履行休假审批手续为由,解除了双方的劳动合同。为此,马先生要求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庭审中,他提交了出生医学证明,显示儿子出生于2019年7月10日。公司称,马先生未履行任何请假手续,长期旷工。故公司解除劳动合同,合法有效,无需支付任何经济补偿金。法院认为,被告公司主张马先生自2019年7月9日起缺勤,但马先生主张休陪产假的情况与其提交的出生医学证明一致,颇具合理性。因此,法院认定被告公司违法解除劳动关系,应当支付赔偿金。法官说法:男员工休陪产假所在单位不得辞退或降薪。根据《北京市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的规定,男员工享受陪产假十五天。休假期间,机关、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和其他组织不得辞退、解除其劳动或聘用合同,其工资不得降低。此外,《条例》还明确规定了男性员工的陪产假长度和休假期间的工资待遇,以便劳动者向用人单位主张休假权和工资待遇。法官指出,用人单位应根据《条例》的规定,落实男性员工的陪产假制度,并对出勤le做出具体安排 案例三:员工因未休陪产假要求经济补偿。法院:不支持李先生的公司因亏损严重,选择解除双方劳动关系。为此,李先生向公司提出赔偿要求,包括未休陪产假的经济赔偿。他说,妻子2019年8月10日分娩,没有休陪产假,还在正常出勤。为此,公司应该支付她“加班费”。被告称已支付了李先生正常出勤期间的工资,其未休陪产假应视为其自愿放弃休假权利,故公司不同意支付其未休陪产假工资。法院经审理认为,李先生认可其休陪产假期间公司已支付其正常出勤工资,现要求公司支付其额外的未休陪产假工资是没有根据的。法院不予支持,判决驳回了他的诉讼请求。法官说法:不间断陪产假没有“加班费”。“对于未休陪产假且在岗的劳动者,用人单位无需支付未休陪产假工资。劳动者依据《未休年休假经济补偿规定》要求用人单位支付未休陪产假经济补偿金,往往难以获得法院支持。”法官解释说,一方面,相对于《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明确规定用人单位应当支付员工的未休年休假,法律对男性员工的未休陪产假没有做出相应的规定。另一方面,大多数用人单位并没有在劳动合同和员工手册中规定无薪陪产假的补偿机制。在双方未就经济补偿达成一致的情况下,法院难以支持被欠薪员工要求经济补偿的诉讼请求。对于休陪产假的劳动者,用人单位应当支付陪产假期间的工资。劳动者应当遵守用人单位关于职工休假的规定,积极履行休假审批手续。劳动者向用人单位申请休假时,应尽量明确休假类型为陪产假,并主动提供孩子的出生证明等证明休陪产假合理性的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