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北京经济 - *** 次数:170200 已用完 请联系开发者*** 北京风水博物馆馆长冯志亮教授:今天来谈谈“色”……

*** 次数:170200 已用完 请联系开发者*** 北京风水博物馆馆长冯志亮教授:今天来谈谈“色”……

发布时间:2022-08-13  分类:北京经济  作者:admin  浏览:7387

今天来谈谈“色”……是颜色,不是好色,聊一聊色盲与色弱的事情。所谓色盲、色弱,是指眼睛辨色能力异常。而其中,缺乏色觉或色觉不全的患者称为色盲,只是辨色能力低的患者则称为色弱,二者并不是同一个概念。色盲患者可分为全色盲、部分色盲,色弱患者分为全色弱或部分色弱。其中,全色盲者非常少见;部分色盲又可分为红色盲、绿色盲、青黄色盲;而色弱者也有红绿色弱、青黄色弱之分。每年大约8%的男性和1%的女性,生下来就可能有色盲或色弱的情形。他们有的只是无法分辨色影(颜色光影),有的则是完全分辨不出颜色。很多人对色盲或色弱有着不小的误解,虽然关于色盲症的研究早在两百多年前就已经出现了。英国著名的化学家、物理学家道尔顿就将自己的亲身经历写下,成为了最早的一份色盲研究材料。道尔顿发现色盲的经过版本不止一个,其中最广为流传的就是道尔顿买袜子的故事。据说在道尔顿28岁时,他到百货商店挑选一件合适老人家的礼物,打算在母亲生日那天送给她。他在眼花缭乱的货柜里寻觅,猛地突然发现了一双颇为高级的袜子。这袜子做工精美,款式大方,最重要的是那棕灰色的外表,低调而内敛,送给母亲再合适不过了。可等到道尔顿将这双精心准备的袜子送到母亲手中的时候,母亲着实吓了一大跳。道尔顿口中棕灰色的袜子分明是鲜艳的樱桃红色,起初家人还以为这是一个充满幽默的玩笑。但看着道尔顿那认真的眼神,他们又疑惑了起来,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道尔顿的内心也充满这疑惑,从此便开始研究起了人类的色觉识别问题。这个广为流传的“妈妈的袜子”故事中,显然存在很多不能完美解释的疑点。这个故事也经不起考证,最早出现在一本道尔顿的传记中,参杂了很多文学创作。但道尔顿对色盲的研究的的确确存在,他在1798年发表了第一篇关北京娱乐于色盲的论文。论文中提到,因为植物学的研究,道尔顿在与花卉打交道的过程中逐渐发现了自己异常的色彩识别能力。经过后人的不断研究,发现色觉异常的现象有很多很多种表现形式。分为全色视觉异常、双色视觉异常、单色视觉异常,根据程度的不同被称为色盲或者色弱。很多人认为这时色盲色弱是一种遗传疾病,是一种缺陷,“盲”和“弱”都可以体现出其性质。然而这个观点不全对,人类色觉异常的渊源并没有那么简单,甚至可能是一种优势!要解释清楚整件事还要从眼睛的进化开始讲起。眼算得上是地球生物最精妙的结构之一了,它的起源之谜困扰了很多代人。连提出自然选择学说的达尔文也曾表示过眼睛的起源很难用进化的观点解释。这也被一些进化论的反对者当作宣扬神创论最好的工具。其实,整个哺乳动物家族几乎全是红绿不分的色盲,至于原因太过于专业咱们在这里就不讲了。而人类在进化过程中很幸运也很特殊,我们祖先的绿色视蛋白发生了一些变异,感受光线的波长范围出现了偏移,拥有了全新的红色视蛋白。就能分清红绿颜色了,其原因可能跟杂食性有关系。但是和鸟类、鱼类、爬行类等动物的眼睛相比,某种程度上人类依旧还是个色盲。还有,由于控制两种视蛋白的基因位置非常靠近,容易出现异常,从而丧失或降低对相应色彩的感受能力。这部分人就是我们所说的色盲或者色弱患者。其中就以红绿色盲或色弱居多,他们有不同程度的色觉障碍,表现在区分红绿两色的能力上。红绿色盲视觉下的老虎,这老虎一身橙装,黄金色啊,能发财。作为一种缺陷,理应在自然选择下被淘汰才是,可色觉障碍人群的数量竟然占全人类的7%-10%。一般认为,一种隐性遗传疾病,发病率大于5%,那就表明这种性状具有一定的遗传优势。根据1992年发表的一篇文章中的观点,色盲或色弱患者在黄棕色区间的色彩敏感度要高于一般人。具体表现为在自然环境中可以更快地识破猎物的保护色伪装。你能找到图中的狙击手吗?(如果能找到的话那证明你是色盲)除此之外,一些色盲患者还拥有极强的夜视能力。传闻说一战时,英军在夜晚派出的侦查员有很多都是色弱或者色盲的士兵。这些缺陷带来的优势或许能得出一种全新的观点。色盲色弱的高发并不是因为还没来得及被自然淘汰,恰恰相反,很可能是因为优势而保留下来。也许色盲或色弱的你,祖辈正是部落里的精英!可如今却成为了弱势群体,要面对各种各样的歧视与偏见,令人感慨。在我国,色弱色盲患者们面临着重重阻力,首当其冲的便是机动车驾驶问题。很多国家都已经改进了交通信号灯的设计,让很多色觉障碍者也能坐上主驾驶的位置。一种为色盲色弱人士改良的交通灯,希望在未来,能在国内见到这样的简单又有意义的改进。再补一句,作为今天文章的结束语。理论上全色盲的人的眼里应该只有黑白的,但是事实并非如此,有趣的是红色盲的人照样能分辨出红色信号灯,同样绿色盲的人也能分辨出绿信号灯,这是为什么呢?这是因为单色盲的人对于三原色是能分辨的,但对于如橙色,淡黄等复合色就分不清了……本文作者有一个好友,也是一名“色盲”者,他1980年入伍走的是绿色通道,因从事新闻工作,涉及拍照洗印问题,每次暗房显影频频出问题,一直都不晓得原因,一气之下他就放弃了摄影。由于他的出类拔萃,1982年《解放军报》破格提拔为40名优秀通讯员之一,到体检时印证了色弱。给现代生活的他也带来了诸多困惑,尤其出行到红绿灯下,往往看的不是灯而是结伴的同行,如果有幸成为第一,对不起,只好退居其次,好友常常说大半辈子已度过了,存在必有其合理的成分,也许关上门的刹那窗在启开之中!冯志亮,笔名禾子尼,号渤海居士,出生于河北秦皇岛。北京大学特聘教授、中国易经文化馆馆长、中华百家姓博物馆馆长、中华姓氏研究院院长、北京姓氏文化馆馆长、北京风水博物馆馆长、北京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