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北京科技 - 让用途转换立法打破城市更新的“堵点”

让用途转换立法打破城市更新的“堵点”

发布时间:2022-08-02  分类:北京科技  作者:admin  浏览:1542

无论是旧厂房的“腾笼换鸟”,还是传统商圈的改造升级,核心区平房院落的保护性改造,历史文化街区的更新改造,在城市减量发展的大背景下,北京的城市更新面临着诸多亟待解决的堵点。城市更新内涵丰富,要求高,难度大,涉及面广。要打破各个关节的瓶颈,这样一个系统工程首先要建立适合当前城市更新的法律法规。值得注意的是,北京城市更新加快立法。7月27日,北京市人大常委会第一次审议《北京市城市更新条例(草案)》号议案(简称“议案”)。业内人士预计,这一规定将于年底出台。这一立法不仅可以吸引更多的企业加入城市更新的轨道,也将推动北京的城市更新进入“快车道”。业内人士认为,城市更新的一些瓶颈已经通过立法得到解决。图为首钢公园,北区更新项目入选北京城市更新16个“最佳实践”项目。《新京报》记者郑新同意拍照。政策红利赋予城市城市更新的动能。北京城市发展进入减量和存量更新双控新阶段。在之前的旧城改造中,北京已经逐渐形成了各种类型的更新,包括旧平房和四合院、危房、旧住宅区、旧低效建筑、旧工厂、低效工业园区等。共出台了40多项配套政策。面对城市更新类型多、数量大、周期长、相关主体多的特点,需要通过法律法规进一步明确和固化过去的实践经验和政策体系。通过释放政策红利赋予更新动力,有效推动城市更新。从法案内容来看,明确了适用范围,提出北京城市更新包括居住、产业、设施、公共空间、区域综合五大类,12项更新内容。这些无处不在的内容,体现了北京的城市更新坚持小规模、渐进式、可持续的“留、变、拆”并举的模式。其中,居住城市更新主要是保障旧平房、危房、旧小区等房屋的安全,提高居住质量;工业城市的更新主要是促进旧厂房、低效工业园区、老旧低效建筑、传统商业设施等现有空间资源的提质增效。《条例草案》除了突出首都特色、明确适用范围外,还回答了“什么是更新”、“更新的依据是什么”、“如何推进更新”、“由谁来更新”、“如何更新”等问题,为城市更新指明了方向。7月27日,北京市司法局局长杨翠受市政府委托,对《北京市城市更新条例(草案)》进行说明,称:“北京城市更新种类多、数量大。减量双控开发要求下,产权人不愿意续租,社会资本投入动力不足。要通过立法进一步完善体制机制,加强规划引导,强化政策保障,明确各方权责,切实推进城市更新行动的实施。”中国城市更新产业发展协会理事、中城沃土(北京)城市更新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黄玉清表示,北京此前也出台过城市更新相关政策,但与法律不同。北京的城市更新立法,一方面表明政府对城市更新越来越重视,另一方面也意味着对城市建设中许多现有法律和政策的更新。“立法可以解决城市更新中的一些瓶颈。这一立法无疑使城市更新工作向前迈进了一大步,意味着今后北京的城市更新有法可依,对北京的城市更新是一个巨大的推动。”政策支持解决多重“堵点”在首届北京城市更新论坛上,北京市住建委副主任张国威 据首佳咨询(北京)集团有限公司首席分析师陈洁琼介绍,该条例在建筑功能的转变、土地使用功能的兼容、地上地下空间的统筹利用、地价和用地方式等方面都有所突破和创新。同时,补充明确完善不动产登记、建筑设计审批、消防设计验收、营业执照办理等程序。“从条例草案的内容来看,可以相应改变物业性质和用途,这是一个突破,也是以往城市更新工作中不可逾越的地方。”黄玉清说,在城市更新的过程中,很多物业过去的使用不符合现在城市发展的需要,功能不得不改变。但由于物业使用性质,没有办法进行装修,否则会面临违法违规。以后连建的楼都可以根据法律法规进行改造。对此,条例草案提出,北京将探索实行建筑用途转换和土地用途兼容。鼓励各类既有建筑改建为市政基础设施、公共服务设施和公共安全设施。公共管理和公共服务建筑可以相互转换。此外,陈洁琼表示,城市更新立法给予的突破性政策还包括改造项目的设计审批和消防验收。比如原建筑设计没有办法与现有审批标准衔接,那么同样的过渡政策也不会影响项目的实施进程。“《北京市城市更新条例》将于2010年发布,城市更新和既有建筑改造的标准和规范也在编制中。随着各区块控制性详细规划的完成,相关规范的不断完善,实施难度的加大,堵点的突破,北京城市更新将进入全面快速的阶段,吸引企业加入城市更新的轨道,为社会资本参与城市更新创造更多的机会。”陈洁琼说。中国研究院调查部运营总监吴也认为,北京积极推进城市更新立法相关工作,完善城市更新的指导性和配套实施细则。随着政策红利的不断释放,城市将被赋予更多更新的动力。建议尽快出台相关法律法规配套文件。根据该法案,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城建环保办公室提出了一些需要进一步研究的问题,包括鼓励自主更新、引导公众参与等。比如北京旅游鼓励周边几个城市的产权人以合伙入股的方式进行自主更新;建立健全旧居住区改造中居民诉求的协调平衡机制,更好地指导实际工作,提高更新效率。据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城建环保办公室介绍,调查中有意见认为,条例草案关于谁来设立城市更新项目库、如何入库的内容不明确。建议进一步明确实施单位协调人的遴选方式,明确和细化项目库的申请主体和程序,更好地引导各方形成预期和有序参与。同时,为了保护法规草案中的相关制度设计能够真正落地实施,建议市政府及其相关部门提前做好政策配套、与专项规划相衔接的投资规模分析、社会资本引入机制等方面的准备工作,尽快出台相关法规配套文件,同步加强对城市更新工作的宣传。专家建议后续政策应具有可操作性、可执行性陈洁琼(首佳顾问咨询(北京)集团有限公司首席分析师):城市更新项目全过程通常涵盖前期论证、规划策划、方案设计、施工设计、项目实施、运营管理等多项工作,目前,审批流程和实施路径尚未完全清晰、明确。建议后续政策应在实施程序、测算标准、审核规范、指南指引方面有所侧重,围绕项目的申请、受理、审核等环节,突出可操作性、可执行性,推进项目落地实施。北京城市更新立法大事记2021年11月30日北京市人大常委会第九十七次主任会议审议通过了《北京市城市更新条例》立项论证申请。2022年1月8日北京市公布了“2022年的立法计划”,而《北京市城市更新条例》就在其中。2022年2月18日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市人民政府共同组织召开《北京市城市更新条例》立法工作专班启动会,相关部门并联推进法规调研起草工作。2022年6月7日《北京市城市更新条例》正式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2022年7月27日北京市人大常委会首次审议《北京市城市更新条例(草案)》。新京报2022年8月2日产经周刊《城市更新谋变》。新京报记者 袁秀丽编辑 武新 校对 翟永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