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北京招聘 - 《觉醒年代》导演张永新:利用京华文化资源讲更多中国故事

《觉醒年代》导演张永新:利用京华文化资源讲更多中国故事

发布时间:2022-07-28  分类:北京招聘  作者:admin  浏览:9816

2021年,由中共北京市委宣传部和北京广电局联合出品的重大历史剧《觉醒年代》获得空前成功。该剧以真实的历史还原、极致的审美呈现、深厚的文化底蕴和史诗精神,与观众同频共振,真正讲好中国故事,彰显时代精神。在首届北京文化论坛期间,新京报记者采访了《觉醒年代》的张永新主任。张永新说,文艺创作永远是人的本性的体现。“如何才能满足人们的期待,创造出人们渴望看到的内容?这是一个永远在路上的话题。只能保持一颗敬畏的心,一点一点慢慢前行。”张永新。受访者供图【简介】张永新1997年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执导电视剧《马向阳下乡记》,获第三十届中国电视剧飞天奖优秀电视剧奖,第十四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优秀作品奖。2021年,张永新凭借电视剧《觉醒年代》获得第27届上海电视节最佳导演奖。新京报:从文艺工作者的角度来看,你认为北京过去五年在全国文化中心建设方面有哪些成绩和亮点?张永新: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的十年间,我们在京味文化的培育和发展方面取得了非常积极的成果。我们也关注影视剧领域。以北京为地域核心讲述中国故事的作品赢得了全国观众的认可。它不仅创造了北京文化的品牌,而且它的创造性延伸与整个国家甚至整个时代的精神是一致的。这对影视工作者来说是一个非常积极的参照系。新京报:2021年,你在电视剧《觉醒年代》中与北京相关部门和单位合作。在这个过程中,你认为北京制作的影视作品会有什么特点和优势?张永新:北京有独特的历史和文化遗产。以《觉醒年代》为例,建党史上最关键的两个区域板块是上海和北京。北京大学的红楼,北京大学的校园,著名的五四标志性建筑都在北京。所以北京赋予了这些讲述近代史的影视作品一个非常准确而丰富的历史土壤。包括我们在北京收集素材的时候,有得天独厚的条件,可以去真实场景反复讨论打磨。《觉醒年代》拍摄期间,剧组美术、道具、布景部门几十次到北大红楼测量拍摄,获得第一手资料。北大红楼的主体结构一直保持着百年前的状态。每次在这里驻足观看,一片瓦,一面墙,天花板上悬挂的灯具,无数的历史建筑都散发着浓郁的历史气息,会给创作者带来强烈的感受。有一次我站在李大钊先生的办公室前,红房子的工作人员告诉我,房子里的地板和一百年前一样。虽然multi-hued里的地方被重新加固和粉刷过,但感觉还是很奇怪。——你真的踩在了这个一百年前,大钊先生、蔡元培先生、陈独秀先生共同开创新文化运动的地方。这是北京丰厚的历史沉淀给我们的营养;这里的枝叶承载着全民族共同的历史记忆。我们要利用好北京丰富的文化资源,讲更多更好的中国故事。新京报:现实题材要植根于生活,以人为中心。真正陷入创作,如何做到以人为本,展现时代精神?张永新:以人为本,让创作者始终把视角和努力放在人民身上。立足北京,如北京中轴线,我们的钟鼓楼、故宫,一砖一瓦,不仅仅是一座城市的建设,更是中国精神的体现,甚至是中国百年来的历史变迁和文化脉动的震撼。同时文艺要为人民服务,也可以看到中轴线和纵横交错的胡同恰恰是北京的血脉。那种 我们要扎扎实实地沉下心来,立足于这个创作源头,用眼睛去寻找,用心去消化挖掘,讲好中国故事。新京报:《觉醒年代》在各个年龄段,尤其是年轻人中引起了强烈反响。你认为如何创作现实题材才能与时代产生共鸣?张永新:我们确实担心年轻观众不会看《觉醒年代》。但播出后,相当一部分年轻朋友是这部剧最坚实的粉丝,他们发自内心地喜欢这部作品。这给了创作者信心,也给我们提供了一个重新思考的视角。现在的年轻人不排斥主旋律。他们渴望看到有力量有活力的作品。从这个角度来说,这与我们最初的创作意图高度一致。这也是我们对“同频共振”的理解。此外,我们还强烈感受到,今天的年轻人对国家的热爱,对民族的热爱,对民族文化的自信,更加自然、强烈、热烈。我们注意到,《觉醒年代》播出后,很多朋友自发到安徽合肥堰桥路的路牌前献花。上海龙华革命烈士陵园,许多人手持鲜花,将它们放在陈延年、陈乔年、赵世炎等烈士的墓碑前。包括网友自发创作的那句:觉醒时代有续集吗?你今天的幸福生活是续集。我曾经和编剧龙聊过,但是我们谁也想不出这么精辟精准的话。这恰恰反映了今天的青年朋友们通过审视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民族、甚至我们的历史而获得的文化自豪感是直接表达出来的。这也是同频共振的最好注脚。新京报:如今,“大戏看北京”已经成为北京的一张金名片。作为一名文艺工作者,每次来北京都会沉浸在北京的文化氛围和北京的新闻圈里吗?张永新:我在中央戏剧学院读本科,对京派文化的繁荣有切身体会。大学期间,我们已经充分吸收了北京的文化用品,几乎每两三天就去看一场话剧、歌剧、音乐剧、曲艺等演出。当时北京人艺门口有年轻人摩肩接踵买票。我也是昆曲爱好者。当时我们去华北昆曲剧院的研究所,观看和学习昆曲的唱腔。还有古琴学院,京剧学院.北京的剧团那么多,他们的表演让人眼花缭乱,很让人羡慕。包括北京的各大博物馆,我也经常去,一坐就是一整天。在北京被文化氛围包围真的很好。【金句】“我不想拍悬浮的东西。任何不接地气的创意都很难走远。怎样才能行稳致远?只有当你用脚踩在地上,看到你眼中的人,你脑海中故事的走向才是老百姓所想的,才能够找到和人民同频共振的方式,我们的作品才能真正有力量。”新京报记者 张赫编辑 佟娜校对 赵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