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北京招聘 - 周末随笔:中关村真的是一个村庄

周末随笔:中关村真的是一个村庄

发布时间:2022-07-23  分类:北京招聘  作者:admin  浏览:9024

(本文共3044字,阅读时间约5分钟。)最近去北京出差。因为甲方在中关村,我就住在中关村知春路的一家酒店。据酒店前台小姐姐介绍,这里是中关村的核心区域。所以,即使是招待所改装的快捷酒店,价格也超出了我的理解范围。很久没有离中关村这么近了。在这次旅行之前,我的记忆是这样的:早在1996年3月我去北京出差,朋友约我周日去逛街,我们去了新落成的当代商城;然后2012年冬天,我受朋友邀请去北京聚会,住在离中关村不远的一家高档酒店。后来在2017年的四五月份,我去北京出差,和我当时工作领域的一个青年学者吃了顿饭,地点在中关村的一家餐厅。和三个打扮成程序员的男人一起等电梯,他们在聊着什么。当他们进了电梯,在狭小的空间里,他们的对话自然传到了我的耳朵里。其中一名男子说,“# #最近把公司卖了,两年拿了4亿。”一时间,空气中有些寂静,只有电梯里的排气扇在吹风。这样沉默了一秒钟,也就是十秒钟后,另一个人说:“我们要加油了。再过一年,我们应该能卖出一百亿美元!”他们笑得很开心,笑声震得电梯到站。我快步走出电梯,脑子里塞满了4亿元和1亿元。这时候我虽然见识不够,但还是知道一些关于风险投资和高科技企业的故事,尤其是一夜暴富的引人注目的故事。2014年阿里上市的时候,杭州有几千个千万富翁,我是通过视频看的。看着当时视频里的欢腾,我满脑子画的都是《了不起的盖茨比》主演的小啊。虽然我也关注这些新闻,但毕竟只是新闻。在这么近的空间里,我可以随便听到几亿几十亿的财富故事。钱的味道真的是酸酸的,沁人心脾!三个男人的衣服,都是“扎克伯格”范式。她们有多受欢迎,是大多数婆婆的心。记得有一段时间,女儿在二十六厂南方研究所实习。每天晚上,我去接她下班。玉兰路两旁,中年妇女拿着女儿的简历站在路边,等待着26号或者菊花厂的“好丈夫”。程序员的地位处于巅峰。但是才过了五六年,现在他们去相亲,可能不太好闻,因为现在流行“办公室风”。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时间的节奏也在加快。路漫漫其修远兮。在餐厅遇到朋友,我把在电梯间听到的说给他们听。朋友笑着说,很常见。这是中关村。中关村,在哪里?宇宙第一村。我朋友是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他的财富故事老生常谈。科技精英的背后,哪一个不是跟着一堆投资人,故事,估值,A轮,B轮,c轮,最新的估值故事是地平线。仅C1轮就有七轮,这在行业内外都是罕见的,轮轮转钱!作为一个文科生,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踏入科技圈。然而,2018年,我莫名其妙地加入了一家初创的高科技企业,其创始人被评为千人计划学者。同时我也是一个曾经排名很靠前的985大学的中年教授,现在排名比较靠后。我从事一个特殊领域的项目研究。作为一个“科技小白”,听了他的研究成果,我算是见过一些场面的人了,但又无比信服和佩服。他深情地说,他所在领域形成的颠覆性技术已经是世界第一,未来有助于国家核心领域的建设。目前,企业的目标是赶超世界第一。三年内产值达到10亿,然后就是100亿到1000亿。他创办的企业想成为我市的巅峰企业,而且是独立原创的企业,还会围绕这个企业,把上下游产业链带到市里。 和我一起负责项目推广的,菊花厂某海外代表处原总经理更是热情。记得刚入职的时候,创始人给菊花厂的前总经理许了个愿,说以后有股份,我们上市。创始员工的目标是,在任何他们想去的城市买房子。高科技,风险投资,风险投资,VC\GP\LP,我以满腔的热血和热情相信,这是一项伟大而激动人心的事业。然而,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才意识到高校实验室认证的技术是一块极端的长板。可能需要上千次实验才能产生一个极端的数据或效果,但在工业生产中,一定是最好的短板。人生之事,谁也说不清,下一步会走向何方。离开这家企业不久,一次偶然的机会,我进入了一家初创的人工智能企业,赶上了另一波浪潮。领导就不用说了,也是各种头衔,高履历。第一次听他讲解PPT的时候,我不得不说,工科生对财富的想象力是文科生无法企及的。产值百亿、市值万亿、头部企业等新词。虽然我觉得有点夸张,但是这个企业的工程师都很忙。标准的996让我觉得有希望。希望这项技术能以国人的智慧成功实现。如今,这家企业与某大型国企深度绑定,创始人当时提出的三五年内大面积推广应用的宏伟前景,似乎暂时看不到了。我曾经离“一亿”这个单位里的财富那么近。眼前红绿钞票满天飞,我就是够不着!回到中关村,我在出差五天。每天下班后,我都会在酒店周围走走。第一天主要是观察核酸检测点有多少,有没有24小时的。想走就走,别被反弹。经过一圈观察,方圆方圆三公里内有四个核酸点,都是早上八点到五点,中午休息两个小时。不得不说北京的核酸检测场很北京。第二天,我沿着酒店走了一个正方形,突然意识到我在中关村,中国最早最大的科技创新之地,科技产业崛起的代表地区。突然,我有一种莫名的兴趣。想看看周围的楼里都是什么科技公司。可惜走了两天,好像没有什么知名企业品牌。我用右手转向,所以,改变方向?向左转,走一次。晚上,北京的小雨中,我向左拐,走了一圈。我面前有一栋低层建筑。我看了一下,看到了“字节跳动”的名牌,但不是常用的科技蓝,而是科技银,带点未来感。我之前了解到字节跳动在北京有17个办事处。这就是了。这是其中之一。因为是周日,当时没有看到有员工进出,大楼的门是开着的。参见字节跳动。后,我的探索欲望似乎得到满足。我决定转身返回。走到红绿灯口,抬眼一看,我的左侧是高高架起的环路,上写“四通桥”。一个古早的名字和企业,但却在这里留下了印记。但转念想,这也不一定,可能只是指此桥可四通八达。不对,北京好像还有联想桥。我还是取前者吧。四通打字机,90年代初,我也用过。还有哪座我去过的城市,有用科技企业命名的路,似乎想不起了不过,在南京,312国道,在南京境内部分于2020年改名为“智谷大道”,南京要用这条路的命名,来显示发展人工智能产业的决心。浮想着,右转,准备回酒店,也就是百米路左右,竟然是一大片空地,这是准备盖房子吗?我对着这块空地看着,这一片地,能盖几栋高楼,最后能销售多少金额。对于土地计算,我还是略略懂一点,因为在高科技企业时,曾经撰写过土地方案报告。算着算着,目光所及处,我猛然发现,这不是工地,这是菜地,菜地!真的是“毁三观”的震惊!菜地里,绿意满满的是毛豆。再看看这片菜地的四围,是那玉树临风的玉米。这一下子,我意识到,中关村,还真是个村啊!中关村的某农民,也真是顽强,在高科技企业林立的环境下,保留了一块菜地,土地的价值是不是超越了科技和房地产?中关村农民应该是城市拓展和改造的最大受益者了吧。保留这块地,是他们对昔日时光的缅怀吗?还是他们对土地最深切的热爱?如果是说对土地有无可言说的热爱,在科技大佬的思维里似乎也有,近日据媒体披露,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已在美国十几个州购买了近26.9万英亩的土地,面积差不多相当于整个中国香港的面积,抵得上3个柏林,科技大佬同时也是美国最大的耕地私人拥有者。虽然无法理解科技大佬的思维,但可以理解中关村农民为自己留下一片遗世独立的土地的情感。因为,这曾是他们的生存之源。但科技大佬为什么要热衷购置田地呢,是因为科技潜藏着巨大的不确定性吗?或许,软件只是“空中楼阁”,0.1、0.11、0.111,还是不如脚下厚实的土地来得真实可感?(注:本文为读者投稿,文中观点不代表科闻社观点,仅为传播分享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