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北京经济 - 两个80后知识农民 在京郊 为自己创造了一个理想的农村

两个80后知识农民 在京郊 为自己创造了一个理想的农村

发布时间:2022-07-23  分类:北京经济  作者:admin  浏览:4601

现在的农村生活令人神往:丰收的庄稼,硕果累累的树枝,绿色的田野,袅袅的炊烟,忙碌的身影……一切都是那么宁静美好。在北京东北的浅山区,两个80后的知识农民真的为自己创造了一个理想的农村。他们距离城市70公里,靠着一座海拔200米的小山,坚持了7年的自耕、自喂、喂鸡喂羊、自然观察。从《土里不土气:知识农夫的里山生活》(以下简称《土里不土气》)的编者按中,你会发现,在看似不起眼的北京郊区,在听起来干燥冷漠的北坡山谷里,都隐藏着野性的秘密和生命的故事,只要你保持对自然和惊奇的敏感。图文档《土里不土气》《选择最合适的种子,拉进郁郁葱葱的花园》的作者是一对80岁的海归,——长角羚羊和蚊子滋滋。这是他们的第一本书,也是mainland China第一次写关于骊山的主题。一切都源于两位作者独特而充实的人生经历和思考。长角羚和蚊子河马小厨师从挪威生命科学大学硕士毕业后,加入了国内某知名环保NGO,在京从事自然教育和动植物保护工作多年。2014年,他们在京郊一座浅山脚下找到了一块租期20年、面积30亩的土地,共同创办了集山、田、林、园、居于一体的盖亚沃斯花园,开始了在骊山的生活实践。山地,源自日语“Satoyama”,指位于山地与平原之间,集社区、森林、农业于一体的生态系统,强调维护生态系统的完整性、和谐性和生物多样性。七年来,他们自己种菜,自己喂鸡羊,自己观察自然,找到了与土地和谐共处的节奏,觉得是时候以出版物的形式与大众分享了。当他们和两位作者决定出版意向时,就已经有了大致的想法:把他们分成立山科技、立山客、立山食三个部分,用手绘的方式描述与板叶相邻的“可持续”的生活技能、知识、故事和兴趣,告诉人们“自然不仅远在天边,近在咫尺。与其梦想桃花,不如相信手工”。作为主编,我会从作者写的第一个字开始,陪他们挑选最合适的种子,拉进一个郁郁葱葱的“花园”。在这个过程中,“编辑农夫”需要考虑很多问题:对于这个小小的纸花园,什么样的气质更合理更动人?怎么平整田地,修剪树枝,或者弄点有机肥?“一手硬核指南,一手趣味科普”合作之初,我问两位直爽善良的作者:“你是想写一本充分表达和展示自己的书,还是想让更多的人亲近和了解它?”在我看来,出发点不同,书籍的定位和设定也不同。他们毫不犹豫地回答,希望通过他们的书,让最多的人认识到立山生活的细节和价值,帮助人们思考与自然和土地的关系,而不是突出作者本人,甚至隐藏真实人物的面孔。经过多次线上沟通,山里的吃土农民和城里的搬砖编辑很快达成共识:以“野外实用生活指南”和“专业有趣的自然科普”为两大重点。在内容分布上,首先我会解剖野外生活所需的11种硬核生活技能,如工具使用、旱厕建造、上下水处理、火力安排、砖石和道路修理、食物储存、垃圾分类等。然后是对107种骊山动植物的一些有趣的自然观察。天上飞的鸟,地上跑的浣熊和蜥蜴,洞里藏的蛇和兔子,圈里养的鸡和羊,家养的狗和猫,山里长的蘑菇和油松,都出现了;有几十种来自世界各地的可食用的自种草本植物。按照骊山科技-骊山客-骊山食的章节顺序摆放到位。在表达上,为了避免过多的煽情和说教,力求通俗生动,大家反复沟通s。 这是一本即使在边角料插图上也力求独特的书。你可以听到长角羚羊的独白:“毛茸茸的、高高的狼尾草,和地里的狼尾草、虎尾草一起,被称为夏天山里的三条小尾巴。抓不到猫就打他们一巴掌。”我们真诚希望通过《土里不土气》的设定,帮助人们解锁技能,打开开关,真正与万物、自然、土地连接,以一种谦卑共生的姿态,将自己融入身边的生命之网。“书和园林要交错立体。”考虑到读图的时代习惯,两位作者接受了我的提议,在书籍内容的呈现形式上做了组合:将正文、知识提示、大量写实手绘彩铅插图、摄影图片、人物图表有机融合,使之像真实历山中的山、屋、林、田一样分散,形成立体的观赏层次。在具体操作上,笔者先拟定每章要用的文章数量和类别,以及每篇文章的插图数量和构图思路,然后从对自然科学好奇的读者角度出发,提出补充和调整的建议,比如绘图和制表的一些启发:如何根据章节细节区分不同的树和柴?如何鉴别猪、鸡、羊、兔、鹅的粪便?不同品种的鸡和蛋在颜色和形状上有什么细微的区别?山中众生之间存在着怎样的能量流和关系网?一个农民的一天和一年分别有哪些重要的事情?「西京」鹅的黑历史是怎样的?所有这些想法,通过作者的巧妙的笔和美术编辑和陈晓娟的创造性努力,已经成为看得见的现实。作者《生命之网》的手绘表现特别让人印象深刻。《山的神秘网络》中约有350幅手绘彩色铅插图,是这份四色全彩图片文献的很大一部分。它的节奏和分布直接影响到书的气质和印象。从组稿开始,我们就把手绘图分为三类:大量的单幅小说明图,少量的跨页“出血”图和组图。间歇地将后两者插入书中,制造视觉张力。考虑到书中只有文字和浅色铅插图,但仍有大量的文艺,真正的“土”还不够,我在稿件进行到一半时意识到需要充分释放照片的能量。短短七年时间,作者积累了大量独特有趣的摄影素材(初选后近3000),但编曲是难点。如果在各种文章中常规穿插照片,很容易和手绘图片打起来,也显得松散,没有影响。经过多次调整和实验,我们找到了一个好办法:在扉页后面安排三张有冲击力、气氛饱满的单页照片,每张照片对应立山生活的凝练提炼。作为视觉引导,比传统的文字开篇更吸引眼球。善用傲土烤窑挑选的气场充足的照片,作为单页或跨页图片,为长文增添气息。合适的小尺寸数据照片,尽量与同版面的手绘插图保持较远距离,乖乖担当配角,且数量不能太多。在将手头可调用的照片反复观看、合并同类项后,我在里面发现了几条隐藏的线索:看上去一片低调棕灰的北方泥土地,恰是某些同色系生物的安全游乐场;绿意枝叶间上蹿下跳的各类小虫,好似高手在科幻片场的绿幕前恣意翻滚;梭巡园中的农夫,常常若无其事拿起那些让我等凡人“一眼绝倒”的肉感怪咖,看其在掌中慢慢蠕动;里山桌台和仓库里的土气家什也不少,实惠抗造不说,还被农夫和岁月“盘”出了幽幽的光,有了,请它们成团,做成发自里山的图版“野性通讯”。想法一出,我就电联山中的农夫长角羚,请他火速就着不错的自然光和碎石路,为火柴盒、红外相机等拍了标准像。于是书中就有了“隐于棕色”“以绿为幕”“掌中惊奇”“土里土‘器’”等11个图片“特区”,隔三岔五从清爽透气的版面里腾空而起,好像视觉花火,增加不少热气。最终《土里不土气》使用了约180张摄影图片,多数是作者的日常创作,少量由我借麦收探班之机补充拍摄。这些都证明,如里山鼠兄一样做好日常“囤积”,再学肉食嗡嗡蜂随机“打劫”,都是适者生存之道。「有温和质朴的面貌,像里山草叶自在舒展」随着内文排版成形,封面与用纸的样子也在大家脑海中渐渐显影。幸运的是,我的想法再次得到作者的认可:这本书看上去要有一种温和质朴的面貌,重量友好,线装裸脊,纸质柔和,书页可轻松平摊阅读,像里山草叶自在舒展,不见装饰过度的刺激工业味儿。最终,我们决定用几张蚊滋滋手绘的插图来营造护封的里山生活氛围,但特意将原本清淡的写实着色改为更沉稳压阵的棕、红、蓝、绿单色,配以有一定肌理感和厚度的超白纸张,自然明亮的感觉就出来了。有可爱的读者特意把新书带去里山拍摄定妆照,无论把书放在摇曳花草间,还是背靠壮硕大地烤窑,都与环境十足契合,让人想起摄影家莫非老师对本书的评价——“从土里长出来的自然之书”。无论你想有样学样,给自己的生活加点“土气”,还是单纯想浸润于神奇治愈的自然风物,不管是苦于“自然缺失症”的成人,还是好奇的少年,都可以从《土里不土气》中找到自己的乐趣。《土里不土气:知识农夫的里山生活》长角羚、蚊滋滋 著 ,蚊滋滋 绘世纪文景|上海人民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