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北京房产 - 《北京味道》|人力车:掀起老北京的公共交通

《北京味道》|人力车:掀起老北京的公共交通

发布时间:2022-07-22  分类:北京房产  作者:admin  浏览:7604

中国有公共交通,始于上世纪70年代。在此之前,中国传统的城市交通工具主要是轿子和骡车。轿子由人力抬着,显示了乘坐者作为官员或富人的社会地位。骡马价格昂贵,大部分人没有特殊需求,不会轻易雇佣。它们不是公开的。普通人在城市生活,大多靠走路。直到1874年,法国侨民将人力车从日本引入上海,并在法租界和公共租界的许可下开设“洋车店”,公共交通才首次出现在中国城市。那么,人力车什么时候引入北京呢?以及对老北京人的出行有何影响?1老北京人力车的迭代与上海相比,北京人力车的引入要晚很多。根据李的《北京人力车夫现状的调查》 (1925),人力车首次出现在北京的街道上是在1886年,仅供个人使用。当时新京报报道,上海的人力车市场已经相当成熟。1889年6月14日、15日、16日,上海公共租界工商所在外白渡桥统计早8时至晚8时过桥的车马数量。得到的数据是行人11770人,人力车6984辆,马车544辆,轿子9辆,马11匹。也就是说,在这三天里,外白渡桥上的行人数量与乘坐人力车出行的人数之比约为173,336,010。可见人力车这种新型的公共交通工具在上海已经被普遍接受。人力车作为一种商业服务大约在1898年出现在北京。1900年义和团运动时,北京砸人力车,因为大部分是从日本进口的。义和团运动结束后,北京的人力车市场有了很大的发展。到1917年,除了2286辆自用人力车之外,在北京登记的商用人力车有17988辆。这期间人力车本身也有自己的迭代。最早的人力车是用铁皮把轮子包起来,车身很高,又吵又颠簸。使用橡胶汽轮机后,车身缩小,乘坐舒适性大大提高。清末最后十年和民国前二十年,人力车支撑着北京主要的公共交通。1917年夏天来到中国的日本人关说:“北京的交通既没有电车,也没有铁路。除了人力车是常用的,上层阶级乘坐马车或汽车”,这意味着人力车是普通人的主要出行工具。1923年,北京有24000多辆商业人力车和6941辆私人人力车。1924年,在警视厅登记的商用人力车增加到29000多辆,分散在931个车商手中;私人黄包车也增加到7500辆。《赶脚图》,出自清代绘画《北京风俗百图》也是在1924年,北京出现了电车公司。但人力车似乎并未受到影响,规模继续扩大。1932年,北京的商业人力车增加到38600辆。这种不断的扩张,大概和北京的胡同小巷很多很窄有关。人力车小巧轻便,可以轻松穿行其中,这是电车解决不了的难题。但更重要的原因应该是当时的中国农村由于国内国际的种种原因正在走向衰落,许多强壮的劳动力涌入城市寻找机会,人力车是最底层的谋生手段。这样,到1934年,北京(萍萍)的人力车总数已达54,393辆,雇佣的人力车有108,786辆,33,354辆。据李对的调查,1925年,这一数字仅为55000多人。随着有轨电车的增多,人力车的从业人员在过去的十年里翻了一番。很明显这个城市本身和周边都太压抑了。北京超过一半的人力车夫来自南直隶,即保定和通县。大量劳动力无处可去,只好涌向这个行业。人力车让北京味道更差的是,清末民初北京的路况对人力车夫也很不友好。著名的歌剧演员齐如山已经在北京生活了很多年。他印象中的老北京路有两个特点,第一脏,第二坑坑洼洼。为了改变首都的道路状况,方便汽车和人力车的通行,工业巡检局 重建的基本方式是在路中间铺上石头和水泥,作为汽车和人力的人行道和车道。中间道路两侧设置排水沟。排水沟两侧设置重型车道,即运送货物的牛车、马车、骡车。之所以把人行道和人车道设置在中间,是因为当时坐轿子和人力车出门的人主要是达官贵人。官员永远不会允许他们的轿子或人力车走在道路的两边。这一改造始于1904年,主要成就是将城内十几条主干道的土路改成了石渣路。据说质量最好的是1909年为慈禧葬礼建造的。先铺上碎石,然后浇上石灰浆,再用压路机压平压实。民国以后,北京的一些道路得到了改善,比如一些原来的石渣路被改造成了柏油路。但总的来说,变化不大。1933年,埃德加斯诺和他的妻子海伦来到北京,他们在旅途中获得了相似的感受。后来,海伦在回忆录中写道,“我们坐黄包车,穿过狭窄拥挤、未铺路面、尘土飞扬的胡同,参观了宽敞平坦、两旁种着洋槐的马路。”但这一切都不是一成不变的。时间的流逝总会带来新的变化。1919年,就在五四运动爆发前,一篇标题为《北京市民应该要求的新生活》的文章写道,北京要建立现代化的公共交通系统,让市民“少花点宝贵的时间在路上,吃点污秽的灰尘,做牛马同类,糊汽车的轮皮”。这篇文章的作者是李大钊。36年后,一位名叫Helluf Bitz troup的丹麦画家应邀来到中国。在北京,他观察到一张与他想象中由宫殿、寺庙、街道和泥泞小路组成的传统中国截然不同的脸。他看到的是井然有序的交通,整洁干净没有泥巴的街道,熙熙攘攘的前门大街车水马龙,却没有尘土飞扬。“商业街上生机勃勃,自行车、公交车、行人、街边商贩、衣着鲜艳的人从四面八方涌来,构成了这座城市五彩缤纷的景象”,“从宽敞的街道到四面八方,都是如同山水画一般的小巷”。在繁华的前门大街上,人力三轮车的汽车在路边等候。这些人力车夫本来就是人力车夫,从拉车变成了蹬车。由丹麦画家Herruf Bitz troup 《一个外国人眼中五十年前的中国》绘制。他还注意到,过去的人力车夫,过去的苦力,现在用三轮车招揽顾客。踏板而不是手拉,而是在前门大街。上,他看到一排排的三轮车在路边一字排开,车夫闲适地斜躺在顾客乘坐的车厢里——他们在眯着眼睛休息。今天,蹬着三轮车走街串巷的三轮车夫,依然是北京城中必不可少的一景。走在胡同中,往往能与他们擦肩而过:“总布胡同走不走?”“恭王府去不去?”蹬车的腿脚不疾不徐,坐在车上的游人左顾右盼——京味儿就是要这样不紧不慢细细体味的。在文学家和评论家眼中,人力车以及车夫的重要性不仅在于其作为交通工具的性质本身,还在于其在中国城市中呈现的惊人数量。在1920年代的北京,人力车真可谓公共奇景。在这座人口略过一百万的城市里,6万车夫每日拉客的人次就有50万。社会学家李景汉曾这样估计,这座城市的16至50岁男性中,每六人中就有一名车夫。人力车夫以及他们的家眷占了北京将近20%的人口。无论是在对民国时期城市现实的描绘中,还是在对伴随城市发展而来的变革和骚动所进行的更富想象力的解读里,都有人力车和车夫的影子。众多作家和诗人曾以人力车夫为其作品的主人公,从而赋予了“人力车夫的工作”各式各样的含义。如诗人徐志摩等浪漫主义者以及革命者周恩来等现实主义者都认为,人力车夫可以成为探讨上至生命奥秘下至资本主义本质等主题的恰到好处的文学题材。文/马佳秦编辑/刘亚光校对/薛京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