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北京教育 - 再现北京美景 追溯古城源头 用三条文化带擦亮北京文化的金名片

再现北京美景 追溯古城源头 用三条文化带擦亮北京文化的金名片

发布时间:2022-07-22  分类:北京教育  作者:admin  浏览:9384

大运河碧波荡漾,长城巍峨高耸,西山脚下的湖被城楼掩映。北京的三大文化带,——大运河文化带、长城文化带、西山永定河文化带,承载着北京的自然文化资源和城市发展的记忆,是北京文化脉络乃至中华文明的精髓。2017年发布的《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16年—2035年)》将京杭大运河文化带、长城文化带、西山永定河文化带列为北京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体系的重要内容。7月20日,在首届北京文化论坛即将召开之际,记者从有关部门获悉,北京三大文化带建设取得实效,成为首都文化建设的生动实践,为打造北京文化金名片增添了色彩。西海湿地公园:再现古都周边碧水之美在北京西城区德胜门西市茶海西海,有一座面积10.9公顷、水域面积7.4公顷的西海湿地公园,是核心城区唯一的湿地公园。走近公园,树丛中的蝉鸣立刻覆盖了公园外的交通。沿着蜿蜒的石板路走几分钟,就能看到豁然开朗的什刹海水面。靠近岸边的湖面覆盖着绿色的荷叶,粉色的荷花随风摇曳。游客们正在沿着依水而建的栈道漫步。“柳林围堤,千顷荷花,芦苇,鸭子,蝉鸣。”老舍笔下的什刹海西海美景仿佛又活了过来。西海湿地公园的景色。据介绍,历史上的什刹海水域,原是古永定河下游的河湖湿地。自晋代以来,因种植白莲潭而得名“白莲潭”。自元代起称积水潭,后称什刹海。元代,郭守敬规划、设计并主持修建了京杭大运河山东段、通惠河等工程,将隋唐时期的东西向运河改造成纵贯南北的京杭大运河,使水车可直达元代都城积水潭(什刹海),京杭大运河全线真正贯通。当时的什刹海是元代京杭大运河的北端。从南方沿京杭大运河而来的船只,运载着粮食、大米、丝绸、布料、茶叶、木材等物资,直达积水潭(什刹海),被称为繁荣的枢纽。为了纪念这条运河的文化历史,公园在北入口和湖边的郭守敬雕塑之间修建了一条郭守敬路,以恢复性的方式展示了原有的什刹海水门,与公园北岸的郭守敬纪念馆内的展示内容相呼应。西海湿地公园郭守敬雕塑。不仅可以重温历史,还成为附近居民亲近绿色的绝佳去处。据什刹海风景名胜区管理处主任张介绍,2018年5月中旬以来,西城区先后对西海、后海、前海环湖步道进行了清淤,拆除了阻碍道路通行的房屋、围栏等设施,还湖还路于民。在西海湿地公园建设中,有关部门清理了环湖三个堵点,拆除了一批违章建筑,修建了露天门廊、供游客休息的仿古亭(绿水亭)、环湖七条观景栈道,总面积1000平方米。增加了一座共210平方米的浮桥连接山海楼酒店南步道,让游客不用绕道,至少节省1公里。为了恢复什刹海的湿地生态,园区内建设了约2万平方米的水生植物种植区,包括荷花种植区、菖蒲和芦苇种植区等。并增加了500平方米的野鸭岛和两个约800平方米的生态浮岛区,让野生动物可以在水环境中生活。此外,公园内新增水生植物50多种,形成了一个大型水生植物群落。这些水生植物可以吸收总氮、总磷、氨氮、有机物 她说她家从爷爷奶奶那一代就住在这附近,从家门口就能看到西湖。“我记得小时候,还是一片泥。后来,有人在里面游泳、钓鱼。近年来,西海湿地公园一直在建设中。现在西海已经修得很好了,风景很美。我经常和‘姐妹团’来这里散步、健身、唱歌。”柴女士笑道。西海湿地公园是大运河文化带建设的一个缩影。据介绍,近年来,大运河文化遗产保护力度进一步加大:重点文物腾退取得突破性进展,曼居基周边搬迁顺利完成,八里桥实现功能性腾退。运河公园建设加快推进,大运河源头遗址公园一期已经开工,卢希安古城遗址公园一期已经具备开园条件;生态环境治理取得显著成效:京杭大运河北京段涉及的断面实现全监测,主要河段水质基本达到水环境功能区要求。北运河(通州段)综合治理主体工程完工,萧太后河(朝阳段)全线贯通。马良河综合治理工程不断推进,在具有国际风情的滨水区建设了约80万平方米的景观廊道。这一望无际的千年运河,书写着发展的新篇章。刘立河遗址:北京3000年建城史实证研究从周口店北京人遗址、金中都遗址、三山五园到首钢工业遗存。北京文明的起源和发展像一幅画卷展开在西山的永定河文化带上。坐落在北京城内的刘立河遗址是北京3000多年历史文化的伟大见证。2021年被评为中国“百年百大考古发现”。“这个盒子里黑乎乎的东西看似不起眼,其实是西周时期的古植物遗迹,里面有小麦、小米、黍等农作物,可以大致了解西周时期古人的食物构成。”在刘立河考古工作站的文物展示室内,北京考古研究院院长郭京宁正在向记者介绍摆在长桌上的多件刘立河遗址出土的珍贵文物。在一套由铜像和30件组成的青铜礼器前,郭敬宁解释了刻在上面的铭文,大意是太保在前后宫筑城,然后在后宫举行仪式。“这反映了两个重要信息。一是太保是西周刘立河城最早的建造者,二是城内有最大的宫殿叫后宫,类似故宫的太和殿。”郭敬宁说。北京大学教授孙认为,该碑文以无可辩驳的文字材料证明了北京3000多年的建城史,在世界城市史研究中具有独特价值,堪称“北京之宝”。刘立河遗址出土的青铜礼器等文物。据报道,在考古成果的基础上,刘立河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的建设已经全面展开。城址区内的城墙和护城河遗址、宫殿区、祭祀区、墓葬区。区等都将作为重点展示区域,一系列考古研究成果有望在不久的将来向公众展出。▲琉璃河考古工作站文物陈列室陈列的珍贵文物。此外,长城文化带建设也在积极展开。据相关部门介绍,截至今年6月,北京市已组织北京娱乐实施50项长城抢险加固工程。长城修缮始终秉持文物保护“最小干预原则”,通过考古发掘、地质勘探、勘察设计、数字化跟踪等步骤和手段,不断探索长城保护修缮可复制、可推广的北京经验。例如箭扣长城抢险修缮已成为全国砖石长城保护的示范工程和精品案例。▲箭扣长城。(图片来自“国家文物局”公众号)目前,北京市已建成全国体系最完善的长城保护员队伍,共488人,实现了长城重点点段全天巡查、一般点段定期巡查、出险点段快速处置、未开放长城科学管控,形成了全覆盖、无盲区的长城遗产保护网络。为了探索长城保护长效机制,北京市出台了《长城国家文化公园(北京段)建设保护规划》及实施方案,编制长城沿线马兰路、古北口路、黄花路、居庸路、沿河城5大重点组团规划,全力打造具有国家标识意义的八达岭世界遗产核心展示区,以及慕田峪-箭扣、古北口-司马台、将军关-黄松峪、沿河城-黄草梁等一系列特色文旅融合示范区,推动文旅融合发展;文物部门还与北京建筑大学签订合作协议,共同成立“北京长城文化研究院”,助推北京长城文化带及长城国家文化公园建设,探索长城文化保护利用的创新之路。作者:本报驻京记者 彭丹图片:除标注外均彭丹/摄编辑:江胜信责任编辑:陆正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