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北京科技 - 国内审批后第一例!他安装了一个全磁悬浮的“人造心脏”

国内审批后第一例!他安装了一个全磁悬浮的“人造心脏”

发布时间:2022-07-12  分类:北京科技  作者:admin  浏览:4109

北京医院院长张宏佳亲自上台为张先生进行了国内首例经批准的全磁悬浮“人工心脏”植入手术。术后第二天,北京安贞医院院长张宏佳和心肺移植中心副主任龚铭一起去查房。7月11日对47岁的张先生来说是一个非常值得纪念的日子。他最终将出院并与家人团聚。看着医护人员给他送来的鲜花和蛋糕,他不禁红了眼眶:“感谢北京安贞医院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现在完全可以自由活动的张先生正在胸腔里跳动着一颗“人工心脏”。作为扩张型心肌病的危重患者,一个月前,张先生成功接受了国家(NMPA)批准的国内首例全磁悬浮“人工心脏”植入手术。这标志着北京和安贞医院对终末期心力衰竭患者的治疗能力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张先生来自内蒙古自治区。他患有扩张型心肌病,导致第二、三瓣严重反流,房颤,心脏功能严重受损,心脏严重增大,射血能力不足正常人的1/3。这一次,张先生又出现了心力衰竭的症状,因为左心室几乎没有血流,导致血栓形成和肾梗死。在辗转了几家医院之后,他在家人的陪同下来到了北京安贞医院。在紧急重症监护病房(EICU)和心力衰竭中心的医生全力治疗后,他的病情暂时稳定。但张先生残存的心脏功能已无法满足日常活动,不得不依靠强心剂维持。“一根小小的棉签掉在地上,我没有力气捡起来……”那段饱受病痛折磨的日子,对张先生来说就像噩梦一样。他甚至不止一次想到“死”,但一想到家里的妻儿,这个北方人就忍不住流下了眼泪:“我要活下去……我的家人还需要我!”但对于病情日益恶化的张先生来说,继续等待心脏移植供体显然已经来不及了。在家人不知所措的时候,北京安贞医院院长张宏佳对张先生的病情进行了详细的分析,果断决定使用最新的永久性左心辅助装置,为张先生实施“人工心脏”植入。在植入人工心脏手术的前一天晚上,张先生给19岁的儿子发了一条信息:儿子,你要坚强,爸爸会努力活下去的!6月10日上午,张宏佳带领心肺移植中心专家龚铭、韩杰团队,先后为张先生实施了射频消融术、左心耳缝合、二尖瓣成形术、三尖瓣成形术、左心辅助装置植入术。组装“人工心脏”,在心尖打孔连接血泵,将人工血管连接到升主动脉.在体外循环下“人工心脏”植入术中,张志远宏佳将小小的“人工心脏”放入患者心包腔内,用缝线吻合血管,熟练打结,止血,严密观察心脏内排气,帮助患者脱离体外循环.“启动水泵!”“人造心脏”运行顺畅。随后,我们结合监测数据不断调整人工心脏的转速,直到人工心脏与张老师自己的心脏共同工作,形成良好的血液循环。整个手术过程非常顺利。术后6小时,张先生迅速苏醒,各项指标显示正常,第二天早上成功脱离呼吸机。这是安贞医院第二例“人工心脏”植入手术。与第一例使用的带液压动力轴承的离心泵“人工心脏”不同,这次手术使用了国产全磁悬浮“人工心脏”。它结构精巧,186g的超轻“重量”,接近精密怀表的大小。此次手术也是这种全磁悬浮“人工心脏”上市后的全球首次应用。未来,这颗植入的“人工心脏”将与张先生自己的心脏一起“跳动”,帮助他维持正常的血液循环。重新开始更好的生活“我要出院了 "张先生小心翼翼地掀开衣服,看到腹部伸出一根电缆,一端连着"人造心脏",另一端连着一个黑色双肩背包里的外接控制器。连日来,在医护人员的精心治疗和护理下,张先生熬过了一个又一个难关,身体状况一天天好转。现在,他不仅从ICU转到了普通病房,还在医护人员的指导下学会了如何存放和使用“人工心脏”的外置控制器,更换电池。每天早上和下午,他都会背着一个黑色的挎包,慢悠悠地散步。工作之余,他也开始规划自己未来的工作和生活。”你还年轻,以后会越来越好的.“交谈中,张宏佳仔细地给张老师讲了出院后需要重点注意的各种事项。术后,张先生积极下床活动,并遵医嘱植入了“人工心脏”。当天,张先生在院内花园自由走动。在安贞医院心内科心力衰竭病房的护士站,张宏佳还带领医院心肺移植中心、麻醉中心、手术室、重症监护室、医务科的医护人员,为张先生准备了一个小型的出院庆祝仪式。张先生出院当天,北京医院的医护人员贴心地送上了鲜花、蛋糕和祝福。面对这些一路为他们保驾护航的白衣天使,张先生难掩激动之情:“从住进医院的第一天起,医护人员的友好态度和无微不至的关怀,就让我感受到了亲人的温暖。”他直言没想到院长会亲自为自己做手术,并在查房时耐心地给自己讲解左心室辅助装置的最新技术进展。住院期间,张先生一直积极配合医生进行治疗。性格开朗的他经常成为“科普宣传员”,用自己的经历鼓励大家积极治疗和战胜疾病。临走前,张先生真诚地向医生们鞠躬致谢:“谢谢你们用‘人工心脏’为我开启了新的生命!”2020年的调查显示,中国有近890万心力衰竭患者,其中5%至7%进展为终末期心脏病。对于终末期心力衰竭患者,他们通常只能寄希望于心脏移植。然而,由于心脏供体的缺乏,北京旅游的许多患者遗憾地没有等到匹配的心脏来源就去世了。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人工心脏”正成为治疗终末期心力衰竭患者的重要手段之一。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记者孙通讯员朱编辑:蔡过程编辑: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