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北京教育 - 中国古典都城文化的杰作和百科全书

中国古典都城文化的杰作和百科全书

发布时间:2022-06-21  分类:北京教育  作者:admin  浏览:4257

按照中国各朝代建都的时间顺序,中国有七大古都,分别是安阳、Xi安、洛阳、开封、杭州、南京、北京。其中,前面的六大古都都在一定的历史阶段兴盛一时,成为当时国家的政治、文化、经济中心,都具有不可替代的历史地位。作为中国古代社会的最后一个都城,也是当代中国的都城,这一带属于从秦建立姬城到现在,在同一个地理坐标上持续发展演变的城市文明。无论是中轴线及其对称的格局,还是宫廷、园林建筑、民居,都代表了京城最完美的形态,包含了丰富的历代城市建设的理论和建筑符号。《周礼考工记》,中国古典都城大师,历史悠久的中国文化百科全书记载:“工匠治国,九里至方,三门至边。初中九经九纬,经涂九轨。祖祐社,面向后市”。北京中轴线的布局就是基于这种建都论,体现了中华民族崇尚“中国”的文化思想。这种中轴线布局不仅体现在城市的形态上,也存在于礼仪性建筑、园林、四合院中。“钟”最初是古人用来测量天空的仪器。从对宇宙的观察中,我们得到了“中”的空间概念,把我们居住的区域称为中国。这种空间意识的“中立”,是人的主体意识的历史性觉醒。后来儒家发展为中和中庸的哲学,深化为对宇宙秩序的认识,即所谓:“中也,天下之大基;和合,天下之道也。中和,天职,万物育。“在宋明理学阶段,“中”发展成为整个中华民族稳定的民族意识和历史意识,融合了中国人的政治伦理和道德规范,培养了中华民族的凝聚力和向心力。首都建筑中的中轴线布局是“中国”和“中国”概念的文化体现。中轴线的布局也体现了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中”的时间观。中轴线的南北向空间延伸,体现了古人对北极星的崇拜。在农业文明时代,我们的祖先通过改变北斗七星的位置来制定二十四节气。在占星观测中,他们还发现北斗始终围绕北极旋转,北极不断固定,被恒星环绕。把这种天象移植到人类社会,就形成了“德治如北辰,君住何处,众星站何处”的政治秩序观念。体现在建筑设计上,以南北中轴线为中心,尊重北方,注重群体建筑的纵向延伸和横向对称,形成拱形中心的格局。北京中轴线的布局,充分体现了尊重中国文化和宇宙观的理念,是历代都城不断演变迭代的结果。三国南北朝时期的邺城和洛阳可谓是北京城市形态的起源。三国时期,曹魏都城邺城(位于河北张喜安县和河南安阳县交界处)首次以东西向的城市干道将整个城市分为南北两部分。南北朝时期,东魏迁都邺城,邺城南部新都重建,开启了先规划后建城的历史,第一次使中轴线位于城市真正的几何中轴线上。魏晋都城洛阳,在宫前南北主街通托莫(通托莫街)左右两侧修建了象征皇权和政权的太舍3354祠堂和主体建筑,首次实现了“左祖右舍”的格局。北魏洛阳将“通托模”从玄阳门向南延伸,跨过洛水浮桥,重新 永乐十四年(1416年),迁都北京。“所有的寺庙、庙宇、神龛、祭坛、宫殿、大门等。像南京一样被管制,但是已经大开了”。其中,宫城的重建扭转了元代“依水而居”的格局,即朝廷与太子府、皇后宫与皇妃宫的排列,恢复了汉人前院后寝的传统形式。模仿南京、凤阳等都城背后的真山形状,在宫城北部人工修建了“万岁山”(景山)。钟鼓楼东移至全城轴线,使宫城与全城轴线完全重合,祠堂和社坛布置在宫城前和皇城内。同时向南扩建都城城墙,在扩建的千步廊两侧布置五院六部。清代浙江、江苏,尤其是地处江南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的苏杭,经济繁荣,文化昌盛,私家园林众多。康熙、乾隆数次南巡,流连于名园。或携图归来,或邀匠人在京城“移天缩地”。园西南海有“千尺雪园”,仿自吴中名园寒山。北海琼花岛北侧的滨水扩建建筑,拟仿镇江顾北的“江天一兰”。圆明园以“西湖十景”而建,移植模仿了狮子林、建园、乳源园、小游天园、安澜园等几处园林。苏堤位于清漪园昆明湖中,一座仿无锡吉昌园的谐趣园坐落在万寿山东麓。这些建筑也充分体现了中国北京园林建筑的多样性。北京是东方园林之都,东方园林是古代园林建筑的集合。由清朝宫廷规划建设的北京园林建筑有:大内城御花园的西园(三海)、宫内御花园的长春园、圆明园、清漪园(颐和园)、南园、静宜园、景明园。其中,长春园、圆明园、静宜园、景明园、清漪园位于西郊,加上香山、玉泉山、万寿山,并称为“三山五园”。这些建筑几乎涵盖了中国古典建筑的所有个体和群体形式,既有富丽堂皇的皇家气派,又有典雅迷人的江南文人园林,还有寺庙园林。在皇家园林中,东海之山是一个古老的传统命题。自秦以来,海中仙山最早在兰池宫定型。此后被历代皇家园林模仿,一直延续到清代。西瀛台、琼花岛的厅堂楼阁大规模建设,圆明园福海的澎岛瑶台三岛、枋湖景区的设计,清漪园昆明湖的南湖岛、造剑堂、知景阁三足鼎立,都体现了对东海三仙山蓬莱、方丈、瀛台的向往。多元的民族特色北京是一个多民族统一国家的首都。历史上,无论是中原的汉族,还是来自草原大漠、白山黑水的少数民族,都曾在这里生活发展,给北京的建筑涂上了多民族的色彩,使之成为中华文化。象征。清代,中华多民族统一国家进一步得到巩固和发展,北京成为民族盛会的中心。京师中央机构设有理藩院,专门管理少数民族事务,还制定有年班制度,规定内外蒙古、新疆和西藏的王公贵族等上层人士,分班轮流进京,觐见清帝,每年有一定的班数,称作“年班”。此外,蒙古王公台吉(清时蒙古贵族封爵名)每年还须来京听事。作为文化载体,北京的建筑拥有多民族特色。例如,紫禁城中的坤宁宫,仿照盛京的清宁宫整建,呈东北民间口袋房的样式,宫门偏在东南隅。在这里举行的日祭和保婴求福年祭,保持着萨满教的古老习俗,洋溢着白山黑水的浓郁乡情。此外,东长安街上还有堂子建筑,是清帝举行萨满教大祭的场所,由于这种祭礼属国祀,除了萨满神,还供奉着儒教、佛教的神祇,礼仪融入了汉文化的因素,不似内廷的原生态祭仪。除了满族特色的建筑,在西苑南海瀛台,乾隆二十三年(1758年)建有宝月楼,其对面西长安街南侧建有回回北京旅游营,具有维吾尔族建筑风格。当年天山南路回疆平定后,迁至京师的维吾尔族人编为一个佐领聚居于此,流传着香妃的故事。雍容华丽的宫殿和礼制性建筑紫禁城内最大的殿宇太和殿,是康熙三十四年(1695年)建成的,是中国现存规制最高的古代宫殿建筑,是皇帝举行重大朝典之地。大殿内外饰以成千上万条金龙纹,屋脊角安设十个脊兽。太和殿是中国许多重要历史事件的发生地,见证了影响历史走向的政治事件,也见证了中国的兴衰与新生。老北京的俗语中一向有“九坛八庙”之说,这九坛八庙也就是指”京城九坛“和”京华八庙“,这些建筑大都属于古代统治阶级管理国家的礼制性建筑。京城九坛包括天坛、地坛、祈谷坛、朝日坛、夕月坛、太岁坛、先农坛、先蚕坛和社稷坛,这些都是明清帝、后进行各种祭祀活动的地方。京华八庙包括太庙、奉先殿、传心殿、寿皇殿、雍和宫、堂子、文庙和历代帝王庙。现就简单介绍其中名气较大,建筑面积较宽的部分建筑。天坛始建于明永乐十八年(1420年),清乾隆、光绪时曾重修改建。现为世界文化遗产。天坛位于北京城南的中轴线东侧,占地面积达273万平方米,接近紫禁城的四倍大,在如此大的范围里,却只有寥寥几处建筑物,置身其中就会有种空旷浩荡的感觉,在这寥寥无几的建筑中,位于建筑群重心位置的祈年殿最为人所熟悉,这座圆形大殿建筑,在众多中国古建筑中显得卓尔不群。地坛始建于明嘉靖九年(1530年),是一座皇家坛庙,是明清两朝帝王祭祀“皇地祇”神的场所,地坛呈方型,从整体到局部都是遵照中国古代“天圆地方”、“天青地黄”、“天南地北”、“龙凤”、“乾坤”等传统和象征传说构思设计的,另配有皇祇室、斋宫、神库等古建筑。日坛为明清两代帝王祭祀大明之神“太阳”的处所,现位于北京市第一使馆区的中心位置,明嘉靖九年(1530年)五月开始修建,坛西向,白石砌成一层方台,坛面明代为红琉璃以象征太阳,清代改为方砖硬砌。四周有埴墙(矮围墙),正西有白石棂星门三座,其余三面各一座。西门外有燎炉、瘗池。东为神库、神厨、钟楼等。月坛地处北京城西,位于北京市西城区南礼士路以西,始建于明朝嘉靖九年(1530年),清代重修,是北京九坛八庙之一,到民国初年废弃。它是明、清两代皇帝祭祀夜明神(月亮)和天上诸星神的场所。月坛方广四丈,高四尺六寸。面白琉璃,阶六级,俱白石。内棂星门四,东门外为瘗池,东北为具服殿;南门外为神库,西南为神厨、祭器库,北门外为钟楼、遗官房。外天门二座;东天门外北为礼神坊。月坛坛面以白色琉璃铺砌,象征着白色的月亮。先农坛始建于明永乐十八年(1420年),原名“山川坛”,大体格局形成于明嘉靖年间,清乾隆时期经历较大规模重修,是明清两朝帝王祭祀先农神和举行亲耕典礼的地方。先农坛建筑群包括现存的内坛墙在内迄今历经400余年,整体布局基本完整,建筑的构筑特色及艺术风格基本保留了明代特征。太岁殿建筑群位于先农坛内坛北门西南侧,是为祭祀太岁及春夏秋冬等自然神灵之地。现在的北京古代建筑博物馆即坐落于明清皇家坛庙先农坛内,是一座以收藏、研究和展示中国古代建筑历史、技艺以及先农文化的专题性博物馆。太庙又称为皇帝的"宗庙",是古代皇帝祭祀远祖、近祖的地方,太庙之内收录着本朝皇帝的神位,从开国之初到现任皇帝的更迭,可以被认作是一个朝代的"记录史册"。太庙共有三重围墙,由前、中、后三大殿构成的三层封闭式庭院,是紫禁城的重要组成部分,按照“左祖右社”的古制与紫禁城同时建成,历经明清两朝,是中国现存较完整的、规模较宏大的皇家祭祖建筑群。戟门正北,即为前殿,又称大殿、享殿,面阔11间,进深 4 间,面积约2240平方米,明间之上的两层檐间木匾书满、汉文竖写“太庙”,梁柱外包沉香木,其它构件均为金丝楠木,整个大殿建在汉白玉须弥座上。前殿是供奉皇族祖先牌位的地方,每当岁末、登基、大婚、凯旋、献俘等大典,皇帝、王公都要到此祭祀。前殿有东、西配庑各十五间,东配庑旁有大燎炉一座,西配庑有小燎炉一座,均为焚祝、帛之用。北京孔庙,又名“先师庙”,位于北京东城区安定门内国子监街,为中国古代元、明、清三朝祭祀孔子的场所。始建于元大德六年(1302年),大德十年(1306年)建成。北京孔庙坐北朝南,古建筑面积约有7400平方米,主体建筑为沿中轴线分布,左右对称的中国传统建筑布局,三进院落,中轴线上的建筑从南向北依次为先师门、大成门、大成殿、崇圣门及崇圣祠,主体建筑都覆以黄色琉璃瓦。孔庙历经700多年的历史文化积淀,遗留下来的文物,成为研究中国古代科举、孔子儒学、建筑形式和文化内涵的重要史料和实物。国子监是中国是元、明、清三代国家设立的最高学府(太学)和管理教育的行政机构,是中国唯一保存完整的古代最高学府校址,整体建筑坐北朝南,为三进院落,占地面积超过27000平方米。中轴线上依次排列着集贤门、太学门、琉璃牌坊、辟雍殿、彝伦堂、敬一亭 。主体建筑两侧有“二厅六堂”、御碑亭等,形成传统的对称格局。前院东侧有敬持门与孔庙相通,构成“左庙右学” 。北京鼓楼坐北朝南,为三重檐歇山顶砖木结构的大型单体古代建筑,鼓楼始建于元初,地处元大都的中心位置,旧名“齐政楼”,取金、木、水、火、土、日、月七政之意。明成祖朱棣营建北京时,在修建宫殿的同时重建了鼓楼。我们今天看到的鼓楼,乃是当年在元代鼓楼旧址上重建的。鼓楼的功用在于击鼓定更,它的神经中枢是“铜刻漏”,北京鼓楼的“铜刻漏”是唯一既能计时,又能报时的刻漏。有资料记载,日误差仅在20秒左右,领先于世界同期其他国家和地区的计时器的精准度。与鼓楼相距100多米的钟楼始建于1272年(元至元九年),北京钟楼通高47.9米,重檐歇山顶,上覆黑琉璃瓦,绿琉璃剪边,风格素洁,是一座全砖石结构的大型单体古代建筑。铜钟采用传统的泥范法,利用地坑造形群炉熔铸。钟体为铜锡合金,以报时之功能著称于世,是目前中国现存铸造最早、重量最重的古钟,堪称中国的“古钟之王”。撞击时声音可谓“都城内外,十有余里,莫不耸听”。如今,钟鼓楼虽已不再“暮鼓晨钟”,但它作为时代的见证者,连接着现代文明与古老历史。钟鼓楼与周边形成的胡同、四合院居住区成为古都风貌的重要组成部分。传统的殿廊接连的宫殿形制并未在20世纪的北京消失,20世纪30年代初建成的国立北平图书馆主楼即是按照唐代长安宫、大明宫的形制设计建造的。其特点是主殿、两翼庑殿、后殿用回廊、杰阁联系在一起。北平图书馆主楼重檐琉璃瓦、左右两翼有东西向重檐庑殿,并有暗廊连接后楼。整个建筑物矗立在崇阶丹墀上,由汉白玉石栏围绕,犹如华美的宫殿。这座建筑虽然是钢筋混凝土结构,却成功地展现了盛唐风采,延续了传统建筑的文脉。对如何处理好发展与继承的关系,有一定的启迪作用。体现多元文化的宗教建筑作为一座对全国甚至世界文化博采众长、兼容并包、尊重差异、和谐共生的城市,北京的各种古建筑不仅历史悠久,而且承载着丰富的历史文化,汇聚了多种中国本土以及外来宗教文化。在北京宗教文化发展的历程中,由于开放、包容的城市文化特质和独特品格,从来没有因为信仰价值的差异、宗教文化的不同而导致宗教之间的争斗。随着各种本土、外来宗教的发展,带来的是多样化的文化,并且通过建筑等形式留下了珍贵的文化遗产,北京地区的各种建筑体现了一脉相承的美学思想和建筑理念。佛教建筑:《春明梦余录》记载: “潭柘寺,晋曰嘉福寺,唐名龙泉寺。燕人谚曰:先有潭柘,后有幽州。此寺之最古者也。” 位于北京门头沟区东南部潭柘山麓的潭柘寺始建于西晋永嘉元年(公元307年),距今已有1700多年的历史,是佛教进入北京地区后修建最早的一座寺院。现如今的潭柘寺建筑保持着明清时期的风貌,是北京郊区最大的一处寺庙古建筑群。潭柘寺的整个建筑群体现了中国古建筑的美学原则,以一条中轴线纵贯当中,左右两侧基本对称,让整个建筑群显得规矩、严整、主次分明、层次清晰。登临潭柘寺最高点,潭柘寺全貌尽收眼底。殿宇巍峨、庭院清幽,殿、堂、坛、室各具特色,楼、阁、亭、斋景色超凡,古树名木、鲜花翠竹遍布寺中,假山叠翠、曲水流觞相映成趣,红墙碧瓦、飞檐翘角掩映在轻松翠柏之中,殿堂整齐、庄严宏伟。三进殿堂随山势高低而建,错落有致。寺内古树参天,佛塔林立,殿宇巍峨。整座寺院建筑依地势而巧妙布局,错落有致。位于北京市怀柔区城北5公里的红螺山南麓的红螺寺始建于东晋咸康四年(公元338)年,原名“大明寺”,红螺寺坐北朝南,依山势而建,布局严谨,它背倚红螺山,南照红螺湖,山环水绕,林木丰茂,古树参天。红螺寺是北方佛教的发祥地,是十方常住寺,同时也是云游僧人学习进修佛学知识的寺院,古寺占地百亩,分五处庭院,房244间。中院以山门,天王殿,大雄宝殿,三圣殿为轴心,设有东西四所配殿;千手观音殿,伽蓝殿,际醒祖师殿,印光祖师殿和诵经房数间。北京还有很多藏族风格的建筑。清朝鼎盛时期重视藏传佛教,早在顺治八年,清廷即于琼华岛上建筑白塔寺(后改称永安寺),这是一座典型的藏式寺庙建筑。同年,清帝召见五世达赖,于安定门外建东黄寺,供其居住。此后,陆续改建或新建藏传佛教寺庙三十余座。其中,乾隆九年(1744年),将雍正藩邸改建成雍和宫,是北京最大的藏传佛教庙宇,特派总理事务王大臣管理其事务,成为清政府掌管全国藏传佛教事务的中心。乾隆十五年(1750年),清廷在紫禁城内西部原明朝道观旧址上建雨花阁和中正殿,此乃藏汉合璧建筑,主供无量寿佛,是乾隆皇帝的修炼密宗之所。乾隆四十七年(1782年),为表彰六世班禅大师爱国爱教的功德,乾隆下令于西黄寺西侧建造清净化城塔及清净化城塔院。现如今的八大处公园位于北京市西山风景区南麓,是一座历史悠久、风水宜人的山地汉传佛教寺庙园林。八大处公园因二处灵光寺供奉世间罕存的释迦牟尼灵牙舍利而驰名海内外,八座古刹中最古老寺庙是八处证果寺,建于隋末唐初,历经宋元明清历代修建而成,最大的寺庙是康熙、乾隆的帝王行宫香界寺。八大处公园虽以八座古刹而得名,但在2000年发现明代摩崖石刻,从而成为八大处第九处。道教建筑:北京地区的第一座道教宫观白云观,位于北京西便门外。为道教全真龙门派祖庭,享有"全真第一丛林"之誉。唐开元二十九年(741)诏令“制两京、诸州各置玄元皇帝庙”,于是在幽州建“天长观”一所,即现如今的白云观,距今已有1200余年的历史,现在白云观不仅是道士们的修行之所,也是中国道教协会、中国道教学院及中国道教文化研究所等全国性道教组织、院校及中国道教文化研究机构所在地。伊斯兰教公元10世纪初传入北京地区。牛街清真寺始建于辽圣宗十三年(公元996年),是北京最古老的清真寺院。主要建筑有礼拜殿、梆歌楼、望月楼和碑亭等。礼拜殿全寺主要建筑。有三层屋顶,殿顶衔接处有一道垂直的半弧形影壁,成为殿顶的一个特殊装饰。最前面的是一座六角攒尖亭式建筑,俗称窑殿。窑殿正面壁龛上,满雕精巧的阿拉伯文和花朵。殿内普相仿和天花板上,施以“博古”、“花齐”等彩绘。“博古”和“花卉”都是礼拜寺壁画常用的题材。外来宗教建筑:南堂又称宣武门教堂,始建于明万历三十三年(1605年),是一座北京历史最悠久最古老的天主堂,宣武门天主堂共有三进院落,大门为中式建筑占据了教堂的第一进院落,其后的东跨院为教堂的主体建筑,西跨院为起居住房。教堂主体建筑为砖结构,面向南方,正面的建筑立面为典型的巴洛克风格,三个宏威的砖雕拱门并列,将整个建筑立面装点得豪华而庄严,整个建筑里面磨砖对缝,精美的砖雕随处可见。教堂建筑的室内空间运用了穹顶设计,两侧配以五彩的玫瑰花窗。东堂,位于北京市东城区王府井大街,是北京四大天主教堂之一,这座教堂始建于1655年,是继“南堂”之后的北京第二座天主教堂。这是一座罗马建筑风格的教堂,是中西建筑风格共融的典范。建筑风格为罗马式。整个建筑为砖木结构,灰砖清水墙,在西洋古典风格中融入了中国传统建筑特点。“泰山不让土壤,故能成其大;河海不择细流,故能成其深”。北京城市自古以来的包容的气质流淌在都市景观的每个细节之中,包容的精神让这座都市不仅坐拥物质的繁华,而且具备仁善宽广的博大气象。城市作为人们聚集、生活的地方,城市里的各种建筑、文明遗迹是人类文化的载体,体现了各个时期的文明进步和积累,发挥着传承文明,延续民族文化的作用。如果失掉了载体,也就失去了历史和民族的记忆。我们应该珍惜和尊重城市文明的延续性,充分认识到保护历史文化名城的重要意义。时代的发展和前进依然不可避免地持续着,作为中国古典都城建筑理论和实践的完美结晶,这片古老大地上在近代又成长起来了各种更加磅礴大气的现代化城市建筑,比如国家博物馆、国家图书馆、首都博物馆、鸟巢、水立方、北京大兴机场、国家大剧院、中国尊等,体现了现代人的创造力和创新精神。总之,北京城集中体现了中国城市发展的延续性、可持续性,是体验、研究中国都城发展进程的百科全书,在各个世界历史文明名城,比如伦敦、巴黎、柏林、罗马、纽约、莫斯科、开罗、雅典、台北、香港、东京、首尔、马德里等城市中,北京也具有它的唯一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