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北京旅游 - 北京夫妇建造的四层自然主义住宅:仿佛置身野外

北京夫妇建造的四层自然主义住宅:仿佛置身野外

发布时间:2022-06-16  分类:北京旅游  作者:admin  浏览:8643

纪录片导演胡仙子和石秋荣的家是北京顺义的一栋四层独栋建筑。一楼是他们的视频工作室,二楼及以上是他们的家。因为采光不好,结构一般,夫妻俩想把房子卖了。后来他们的设计师朋友主动参与,终于把房子改造成了一家人心目中“后疫情时代最完美的住宅”。左起:秋蓉,大女儿核桃,黑仔,小女儿桃心,大面积的采光,天然的油漆,手工的家具,生活区和工作区清晰却舒适的界限,都让这个家庭虽然远离城市,却生活得亲近自然。用黑仔的话来说,“这个家庭甚至改变了我的审美观。”黑仔和秋蓉分别住在京东南、京西北和京西北,有过很多兵荒马乱的时刻。现在他们有两个可爱的女儿,一家四口都在这里,他们觉得很安定。自述:胡仙子编辑:谭2020年疫情刚爆发的时候我们就开始装修这个房子了。现在北京刚刚经历了又一场疫情。正是在这一刻,家庭和自然变得更加重要。这栋房子有四层楼,是一栋沿着山坡建造的建筑,旁边有一个台阶,通向家里。当时这个房子因为原来装修,采光不是很好。我们一度想卖,后来没人愿意买这个房子。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们的设计师朋友熊小溪看到后觉得特别有想象力,想让我们试一试。那段时间我们其实也是飘忽不定的,对是否要在北京长期生活有所怀疑。直到房子装修完毕,我觉得暂时找不到更理想的住所。容小时候在长大。他喜欢观察大自然和阳光。再加上我们都是纪录片,所以需要更多的灯光。所以我们打开了这所房子南面所有以前封闭的墙来做窗户。点击播放GIF 0.0M点击播放GIF 0.0M客厅其实有一个特别大的窗户,只是当时被分成了10个部分,我们换成了一个超大的玻璃。窗户直接面对室外的院子和绿色,会让你感觉更接近户外和自然,化解界限。我女儿核桃经常坐在那里吃饭,看着外面的花园,然后吃完饭。做了更多的间接照明。比如主卧和楼梯间会贴在顶部的墙上开窗。这样,光线进来,就有了画面。打在墙上或者对着墙散射,在墙上形成光影。有些窗户故意做得窄一些,以保护隐私,但让光线进来。点击GIF 0.0M在家里玩变幻莫测的光影。很多人设计自己的房子都有很强的审美,但反过来,这个房子却打开了我的一些审美局限。我是巨蟹座,喜欢木头和温暖的感觉。我在老家的房子,乍一看是很小清新的风格,相当花哨的装修风格。那时候台湾省的电影叫《人鱼朵朵》,我最喜欢的房子也是那么小,五颜六色,蕾丝小窗帘,绿色的墙,格子桌布。所以在这种极简甚至有点冷的装修中,很多东西我一开始并不接受,但是觉得很新奇,很想尝试。三楼的楼梯和卧室。比如我们家暴露在外的屋顶,包括一些混凝土部分,可能实际上对于家来说太平静了。于是设计师小溪想了很多办法来协调。保留了客厅的高度,表观地平线以下的矮沙发和茶几,强调以“块状”玄关开启大空间,连接并分割客厅、餐厅、楼梯等区域。首先用了很多大尺度、非常规的设计,超出了亚洲人的习惯。比如地板四五十厘米宽,四五米长,比普通地板宽很多;我也用过特大号沙发,尺寸很大但不高,比普通沙发低。整个视野下沉很多,然后面向室外,不会有什么巨大的东西砸到你的感觉。当你走进去的时候,你会感到非常平静。 餐桌对应厨房的岛。其次,为了不被巨大的空间吞噬,会在色彩和材质上进行中和。全部采用天然材料,原有的一些装饰和结构也保留了下来。比如这个老旧的不锈钢电梯,是房子自己带的,已经有十几年了。我不能接受原版的北京信息本。我一直在考虑要不要装修一下,贴个非常好的木皮什么的。但是设计师说这样暴露出来也很好。现在看起来和整个房子还挺和谐的。客房没买床,还是地垫。两张1米2的床可以分开摆放,也可以组合摆放。出乎意料的是,它非常适合黑仔坐在月球上。“每天天一亮就拉开窗帘,从下雪天到现在一直看着窗外。”“废物利用”的老木板大面积使用天然石灰石,质感和表面处理都比较温润。像门厅和客厅,用一些旧木板做墙,其实挺不一般的。是设计师在闲鱼上看到一个云南卖的小木屋,整个买下来,把木板拆了,搬过来,没用的分给两三个朋友备用。点击播放GIF 0.0M院子是开放式的,和小区和别人家的院子的水系统是共用的,没有围栏,所以我们从窗外看去,感觉好像整个小区都是我们家的,而不是全部都是我们家的。孩子们会和隔壁邻居的孩子一起在院子里跑,玩,种一些蔬菜和植物。坐在客厅里,我也觉得自己是半个户外。点击播放GIF 0.0M秋蓉和公司同事在一楼的工作室,黑仔的工作室。老公喜欢晒太阳,我其实有点畏光。所以我最喜欢的是自己的工作室,它更像是我内心世界的反映。我可能是一个有点矛盾的人。这里用的是深色涂料,有一定的黑暗,是属于“小我”的地方。他们环游世界拍婚纱照的时候我和秋蓉不一样。他毕业后进了一家事业单位,而我离开学校后就再也没有在任何单位工作过。但是我们两个走到了一起,因为我们一起喜欢纪录片。在认识他之前,我是做短片的,但是我渐渐发现纪录片特别吸引我。2012年,我们共同创办了酿造影像工作室。2017年6月,我们联合执导的第一部院线纪录片《内心引力》上映,首次将创业者的真实故事搬上大银幕。而那段时间对于我自己来说,其实也迎来了一个重要的转折点,我当了妈妈。生完核桃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无法接受母亲的身份。点击播放GIF 0.0M比如,人家问,你是核桃妈妈吗?我甚至不想承认我是我孩子的母亲这个事实。我觉得我就是我自己,还是我想做?个所谓的“独立女性”,有过这些比较虚荣的想法。那段时间我和秋荣都处于兵荒马乱之中,经常争吵。我以前拍纪录片,只关注美好的部分,更文艺青年一点,喜欢塔克夫斯基导演,希望自己也能做出一个旷世杰作。现在我在家看的是《我们的婚姻》,生活中肯定是有一些落差的。但故事都来自于事故,没有困难的生活,那只能叫宣传片。所以当我从纪录片导演转向一个母亲身份的时候,我面对起伏,内在的情绪不知道怎么去抒发了,必须找个出口。点击播放 GIF 0.0M抱着胡桃拍片的弦子胡桃一岁时我就开始想要一边带娃一边创业,做一些跟儿童相关的产品,其实内核还是想证明自己,特别是当你老公说他才是家庭顶梁柱的时候。但后来我没有做下去,一是因为创业没有成功,另外也是因为我的心态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当我成了妈妈,我不可能再像我老公一样全球去跑,去拍片子,那怎么办呢?我还想要产生价值。所以我就想,我去不了远方我就从近处拍,我从我的家庭入手。弦子拍摄的家庭纪录片《Terrible²》第二集“当你有个天秤座爸爸”,讲给胡桃起大名的故事《Terrible²》第十七集,让胡桃爱上刷牙的故事我开始想认真地做家庭影像式纪录。当下的问题我想一个个纪录下来,比如孩子的取名、上学问题,甚至北京的空气问题,或者现在遇到的疫情。我想把每一个问题变成一个故事,连着看就像连续剧一样,取名《Terrible²》,现在胡桃五岁半,拍了51集了。“看着胡桃满屋子的玩具,跟爸爸说不能再买下去了。娃有点失落,说她刚还想申请买个笛子呢,幼儿园小朋友就有,她好羡慕!于是爸爸决定院子里找根竹竿儿,给她做一副。第二天,满屋子回响着一个调儿的笛声。”过去我总是很逃避困难的,遇到了就交给秋荣或者交给我妈妈。现在我会认真发现生命中的“困难点”,故事就来了,而且我也开始期待困难了。比如说我的第二次生产,我做了很足的准备要顺产,但是面对要剖腹的时候,我内心是窃喜的,有一个声音是“太好了,我有不一样的体验了。”我又有困难了,我的人生又有故事了!有了这种心态,即使放掉摄影机,我相信我们一家人遇到困难应该也会变得更加沉稳了。尤其在怀了老二之后,我的变化更大了。以前我老往外跑,被秋荣说不顾家,这几年起初因为家里不断地换阿姨,半年换了大概七八个,就好像老天一定要逼着你从外面回来,回到家庭。点击播放 GIF 0.0M再加上疫情这段时间,家里人天天围绕在彼此身边,我就从打扫房间、洗碗做饭开始,我就发现做家务这里面就有好多很治愈的部分。比如说我今天想把灶台擦得锃亮,就得去研究哪几款苏打、白醋是怎么用的,发现自己学了好多。各行各业,学精进了就特别了不起。并不是我只是拍纪录片、当个职业女性,我就才有价值。把这个家打扮得美,让家里人都心情愉悦,就特别有满足感了。时而再在微博上发发美丽的照片,满足一下自己的虚荣心,我觉得也就足够了。而这段时间,也并不会因为没有出去工作觉得与社会脱节了,反而以前工作是一直输出的状态,现在在家里面有了更多时间可以沉淀下来。这是孩子带给我最大的改变,生活更加地规律,谁说一眼望到头的生活,就不是好生活呢?后疫情时代,外环境的确浮浮沉沉,我们的心态也随着波动,我相信每个人都能很强烈地感到这种浮躁。但很多人都是在做重复的工作的,却可以安住在当下,在这个时代真的是很重要的本领了。以前可能一放假我们就出去玩,但无非也是在酒店里躺躺看看风景,或者出去吃好吃的。疫情这两年,我在家里也想尽办法做一些美食,让在居家的日子也有了一种旅游的心态。秋荣带着胡桃做化学小实验我和秋荣在一起11年了,现在我们的心在这个家落定,其实它承载了所有的东西,它是一个很有故事的家。我们本身很喜欢记录,在我们眼里,这个家的每一天或者每一分钟它都是有画面感的。我过去是一个挺追求异类的人,就是别人有的,我肯定就不想要,文艺青年啥都看不上嘛。我从来不关心菜价、房价,喜欢的也是那些不着边际的东西。现在我发现,我完全跳入生活这片海,以及我想与它融为一体。这个家,让我更愿意脚踏实地,变得更平凡了,而我相信这是一个好词。部分图片素材由酿影像工作室、THELí工作室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