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北京经济 - 书名:罗永浩:最后一次创业

书名:罗永浩:最后一次创业

发布时间:2022-06-14  分类:北京经济  作者:admin  浏览:9263

2020年初,淘宝和Aauto Quicker的直播电商业务如火如荼,但作为互联网历史上最合适的商品投放平台,Tik Tok的电商业务却迟迟没有开展。#1面对一场涉及万亿市场的大战,Tik Tok需要竖起一面旗帜,为无数中小主播选出一个领袖。这时,罗永浩要进军电商直播的消息传开,两个团队接触后一拍即合。老很清楚,他的用户大多生活在一二线城市,受过良好教育,与的用户画像重合度最高。除此之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电子商务是一个从草根崛起的行业。这个行业虽然规模很大,发展很快,但也是妖魔鬼怪丛生,缺少一个领导者,缺少一个能成为行业标杆的机构,缺少一个能输出行业规范的正规化公司。在Tik Tok,老罗灿成为先行者,给这个行业带来更大的变化。这是一个产品经理的本能。# 22 2020年3月,交友技术应运而生。4月1日愚人节,老罗开了第一场直播秀。事后看来,这场直播既是奇迹,也是灾难。奇迹的是,一场纯粹的卖货直播在全网爆发,引发了海量传播,最高同时在线人数达到300万。第一次在镜头前直播的老罗,磕磕绊绊,不熟练。直播4个小时,依然产生了1.1亿元的销售额。灾难在于,几个月后,当老罗彻底了解直播电商的时候,发现自己至少浪费了9亿元。就凭那天晚上的热度,如果他没有实现10亿以上的销售额,那他就干脆失败了。老罗对首秀的直播并不满意。接下来的几个月,他花了很多时间不断迭代和改进直播模式。但对于Tik Tok来说,老罗是一个合格的领导者,“有志于电子商务”的招牌已经树立起来了。两年后,京旅交友直播工作室成为Tik Tok电子商务无可争议的头部机构。2022年前6个月,交友直播工作室月销量Tik Tok第一。与此同时,Tik Tok电子商务的市场规模已成功突破万亿大关。“兴趣电商”成为近两年为数不多的保持高速发展的互联网行业。在这个共赢的巅峰时刻,老罗突然宣布淡出和管理层做朋友,彻底退出微博和所有社交平台,将埋头创业,投身AR研究。这一切令人惊讶,但也在情理之中。#3老罗在直播送货的故事开始之前,就已经是中国互联网上的传奇人物了。每隔几天就能看到关于罗永浩的热搜。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三个词既熟悉又陌生,很难概括和定义。罗永浩经常被称为第一代网络名人。在新东方做英语老师的时候,老罗语录的意外爆红,让他在网络上收获了第一批粉丝。从此,他对出名的抗拒贯穿了他20多年的“网络名人”生涯。这种矛盾的心态,每个普通人都曾经有过,真的很难感同身受。一方面,老罗很关心自己的粉丝,无论是做手机还是带货直播,都要千方百计给用户最好的体验。另一方面,与《网络名人》中其他大V表演者刻意讨好粉丝不同的是,老罗是出了名的喜欢结识网络好友,他经常毫无顾忌地敲诈粉丝。在那些被敲诈的人中,有一部分是他真正的“铁粉”。在老罗看来,这两件事是相互独立的。他声称,如果他喜欢的歌手出了烂专辑,他会选择不听,但不会去告诉他你的专辑烂。前者只是口味不同,后者是教养问题。但有能力或愿意分辨这种细微逻辑差异的人,永远只是人群中的少数。被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和老罗一样凶狠。遇到这种命运,他不仅不屑解释,反而更愿意讽刺。在古代,当一个“凤姐”活跃在网络上时,有人故意把罗永浩和罗玉凤列在一起,称老罗为“罗玉龙” 老罗对这种水平的攻击嗤之以鼻,欣然接受了“龙哥”的称号。根本原因是他讨厌网民对罗玉凤外貌的攻击。类似的事情后来也发生在曾轶可身上。当网友抨击曾轶可长得像男人,称她为“曾哥”时,罗永浩将微博名改为“罗永浩可爱二人组”,以示支持。这种看似怪诞的行为,其实是对无脑低俗的网络暴力的反击,背后有着唯心主义的背景。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种理想主义是老罗20多年来能够吸引年轻粉丝的主要原因。# 4 2008年,老罗在北京创办了自己的英语培训学校。经营两年后,公司开始盈利。2012年,老罗创办锤子科技后,全身心投入到手机业务中,无暇考虑赚钱与否。老罗英语培训学校失去了老罗,从盈利变得难以为继。在锤子科技时期,老罗经历了一系列猛烈的舆论风暴。虽然他依然没有对手,但他更深刻地意识到,自己的言行不再从属于孤立的个人,而是代表着一个企业,所以他要对“出名”做出系统的思考和判断。他发现自己发出的每一个声音都会被无数人重新解读,而且大部分都与他的初衷相去甚远。虽然名气在创业初期的融资和营销工作中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更多时候,它就像一堵无形的墙,挡在老罗面前,干扰外界对他的看法,阻碍他表达自己的真实意图。至于这堵墙形成的原因,已经不重要了。今天,推倒这堵墙的唯一方法就是撤退。很多人误以为老罗成为网络名人是因为他善于表达。但“擅长”这个词对老罗来说,总是格格不入。他是新东方的名师。他可以举办盛大的发布会,可以参加全国知名的综艺节目,可以在现场对抗中击败独立客观的第三方评审.但很少有人注意到,在去新东方求职之前,老罗做了几个月的准备,学习了新东方很多“名师”的课程。直播刚开始的时候,老罗对自己的直播状态很不满意。直播模式和直播设备的迭代升级花了几个月的时间。但是,锤子科技时期的每一场发布会,都得提前很久设计好。发布会前夕,老罗常常要睡上二三十个小时,精心准备。所谓的“擅长”,不过是表象,是内在的逻辑,是习惯性的追求完美。#5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改变世界是太大太抽象的一个词,但对于老罗来说,这个词很具体,从来没有改变过。它指的是智能计算。平台。这个平台是手机、电脑,也是汽车,未来还可能是AR设备。相比触手可及的AR,元宇宙只是个虚无缥缈的概念。人们热衷于把罗永浩和元宇宙这样的词汇搭配起来,似乎这能达成某种戏剧效果。但当老罗言明要做的是AR,跟元宇宙没什么关系,并且自己也并不看好扎克伯格描述的那个元宇宙时,人们却又突然觉得这个老罗过于惊世骇俗。1972年出生的罗永浩,踏入软件和硬件都还接近于蛮荒状态的AR领域,这次创业无疑又是一场冒险。经历过锤子科技倒闭,又在短短2年时间内,通过直播带货还完债务的罗永浩,如他自己所言,一定会给这个世界留下些什么。-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