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北京教育 - 1996年 蒋介石后人回溪口祭祖 花30块钱买了门票 跪在曾祖母坟前

1996年 蒋介石后人回溪口祭祖 花30块钱买了门票 跪在曾祖母坟前

发布时间:2022-06-09  分类:北京教育  作者:admin  浏览:1533

蒋介石战败后,一直梦想着“反攻”,直到去世,都没有等到这个机会。中国人也讲究“落叶归根”的情结,但蒋介石的祖籍他自己是回不去的。随着蒋家王朝的垮台,他的后代有机会重返故土,蒋孝勇就是其中之一。蒋介石后人回溪口祭祖,买票进门,不搞特殊化!备受关注的蒋孝勇在1948年10月27日问道。蒋孝勇出生在上海,受到蒋介石夫妇的喜爱。然而此时国民党统治已经摇摇欲坠,最终失败已经进入倒计时。蒋介石战败后,为了把蒋孝勇培养成孙子,蒋介石还在1964年把他送到陆军军官学校学习。看着孙子的实力,蒋介石也很高兴,期待孙子能出个将军。相反,蒋孝勇在一次训练中扭伤了脚。这样一来,公子哥的身材就有点娘娘腔了。训练扭伤本来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但是到了这里,却不得不去医院做手术。两次手术后,蒋孝勇再也没有办法回到军营了。无奈之下,他报了班,去了台湾省立大学。在校期间,他的身份自然是全校最特殊的一个。教授上课的时候,读到蒋孝勇的名字,突然想起来什么,问他:“你爸爸是谁?”蒋孝勇没有隐瞒什么,毫不犹豫地回答:“我爸爸是蒋经国。”教授说了声“哦”后,继续上课,班里的同学都明白,这次转校的学生是个惹不起的人。也就是他读书的时候,勾搭上了一个叫方志毅的女生,两人很快就结婚了。蒋孝勇不参与政治,但他总是想着如何赚钱。他掌握了“红林集团”,这是一家集餐饮、旅游、货运等多项业务于一体的综合性企业。他的自私常常可以从生意中消失。因为有“江的招牌”,他们公司往往以低于出厂价的低价中标,再以高于中标的价格转售给那些有生产能力的厂家,给签约官员加预算,直到中兴能有可观的利润。但是这种“捡钱”的商业模式,蒋孝勇还是觉得太麻烦了。他干脆和“开放”等大型空调公司达成协议,要求只要有大项目,就要以中立的名义投标,和投标单位讨价还价。中间投标单位要多交很多钱,只是碍于蒋家的地位,要做生意,也只敢不敢说出来。蒋孝勇凭借他的特权和其他恶行赚了很多钱,一时间引起了公众的不满。有些“立委”甚至要求有关方面清算。然而,没有办法做到这一点。每个人都只能看着蒋孝勇从他的生意中获得巨额利润,他的口袋鼓了起来。然而,对蒋孝勇来说,命运的转折点应该发生在1988年,他的父亲蒋经国在台北病逝。在许多“老人”的印象中,蒋孝勇的脾气一般,比他的哥哥蒋孝文好得多。而且,在兄弟中,最懂得讨好蒋经国的蒋孝勇,表面上也是最听话的。不过,蒋家的多名警卫员后来回忆说:“蒋孝勇明里有一套,暗里也有一套。也有人说他是笑面虎,和前任之后的表现完全不一样。在蒋经国的孩子中,他也是最接近蒋经国的。”1989年初,他突然通知家人,他的移民申请已获批准,两周后将一起去加拿大生活。当时,蒋孝勇已经和妻子生了几个孩子,全家人都非常惊讶。我不知道为什么蒋孝勇突然要这么做。为了孩子的学业,他们搬到了美国旧金山,从此逐渐消失在公众视野中。有些媒体还是会提到他,但也会用“沉默”这个词。 蒋介石和蒋经国父子的去世,也给蒋家带来了沉重的打击,生他们的家族成员都迅速凋零,完全失去了往日的风光。尤其是蒋介石死后,宋美龄也是一个“核心人物”。但自从离开美国后,她在台湾的影响力大不如前。后来蒋家后人重新得势,只有蒋孝勇一人。这是因为,在他的中后期,她也活跃过一段时间,但并没有真正放下。蒋孝勇的成长轨迹也表明,他没有担任任何公职,但这丝毫不影响他的影响力。他曾被形容为官场“地下总统”。蒋经国的死也使他无法立足,所以他不得不迁徙。毕竟,他和他叔叔蒋纬国的关系不是很好。蒋纬国当年出版了《千山独行》的回忆录,目的是为了澄清自己的血缘关系。书中描述的内容也包含了许多关于被蒋经国压制和不被蒋介石信任的内容。当时有一个关于“两蒋搬迁”的问题。记者还采访了蒋孝勇:“蒋纬国说他不是蒋家的人。他将来能处理好蒋介石的搬迁吗?”当时蒋孝勇还说,“希望媒体不要转移叔侄感情。”然而,在他看到蒋纬国写的回忆录后,他的态度完全改变了。在他看来,这本书将他的父亲蒋经国描述为一个“多疑”和“才华横溢”的形象。在这一点上,蒋孝勇不再原谅他的叔叔。在搬迁问题上,一个叔叔和一个侄子闹得很尴尬。除了叔叔,他和哥哥的关系一般,从来不把哥哥的生日当回事。况且蒋家本身就充满了傲气,自然对他不习惯,也没什么,也不会理他。蒋经国去世后,蒋孝武从新加坡赶来,对蒋孝勇的表现非常不满。他想,如果能尽快赶回医院,父亲或许还有机会。两人吵了起来,还是没有结果,感情很快恶化。在蒋孝文和蒋孝武相继去世后,蒋孝勇在身份上有了特殊的地位。然而,他在蒋家非常孤立。总的来说,他和其他人的关系不太好,但他是蒋家第三代中最富有的。在美国定居后,蒋孝勇仍然想做生意,但他已经和那时不一样了,他不能再发号施令了。他对李登辉恨之入骨,觉得李登辉只有在蒋家被冷落后才有上蹿下跳的机会,这也让他无比愤怒。然而,1996年,蒋孝勇被要求确诊为食道癌,这也让他想起了许多“人生大事”,包括祭祖。蒋孝勇的“沉默”甚至在蒋经国死后,蒋孝勇拒绝了许多邀请。,他本身就无意当官。也有探访者询问过他内心的真实想法,他却说:“我的心愿是,蒋家涉足于政治,到我这一代就结束了。”可在患了食道癌以后,蒋孝勇估计也突然明白过来:即便是挣了这么多钱,却还是没有办法长生不死,若是有办法,病还需要去治,北京方面的经验更丰富一点,他决定去北京治疗。在没有丝毫声张的情况下,蒋孝勇住进了北京医院,北京方面对他的安排也格外周到,在前三天,北京最有名望的中西医专家对他的身体状况进行了会诊。医生也告诉了他实情:按照他目前的身体状况,从发病到生命结束,大约是9个月到1年的时间。面对死亡的带来的恐惧,蒋孝勇也开始认认真真思考起很多家族的事情,对他而言,生命已经将要结束,还是想去浙江溪口的老家去看看。为了防止惊动到当地,蒋孝勇对这次访问故乡也没有声张,而中台办的指令下去,也只是说有客人,并没有提到他的具体身份。因此,蒋孝勇和当天很多游客一样,和随行人员每人都掏出了30元人民币买了张联票,随后“参观”了大小景点。当时,他们去的第一个景点是“蒋母墓道”,那里是蒋孝勇曾祖母的墓园,从山脚下到墓道,还要走600多米的台阶,当时身边人考虑到他的身体状况,还让他坐轿子上山。不过,这被蒋孝勇拒绝了,他说:“回乡的路,认祖的路,40多年了才有机会去走第一遭,还是得自己北京旅游一步一步地走上去才行。”经过了半个多小时的走走停停,蒋孝勇喘着粗气来到了曾祖母面前。一家人跪倒在墓前,之后,他们又去扫了祖母毛福梅的墓。他此前也没有想到,在这里能看到诸多令人激动的场景,在他的先祖故居当中,悬挂着很多照片,介绍了蒋经国各个时期的活动,在这里,蒋经国和蒋孝勇本人的照片也同样清晰可见。展厅的老年工作人员看着悬挂的照片,又看着目不转睛的蒋孝勇,突然明白了什么,他也没有说话。待到蒋孝勇转身离开以后,那位工作人员才说道:“前面的那位客人,就是照片上的那个人。”其实,这次蒋孝勇能够前来,其父蒋经国也曾对他做过要求。在蒋经国去世前,曾对蒋孝勇说过:“蒋家原则上是希望你祖父移灵于南京。”而蒋孝勇也知道,父亲蒋经国是希望能够在过世之后迁葬在母亲的坟旁,生生世世陪伴母亲,回到溪口,落叶归根。这或许,也是蒋孝勇和李登辉势不两立的一个原因,他想要给蒋家的先人移灵,看来时机依然不够成熟,只能够望眼欲穿,却又无能为力。说蒋孝勇晚年“沉寂和孤立”,其实也不假。他写过一篇名为《谆谆与藐藐》的文章,言辞批评了章孝严以蒋经国之后的身份在官场获得利益,认为他是得了便宜还卖乖。此外,他更是觉得章孝严不配做蒋家人,公开拒绝他认祖归宗。对于蒋孝勇的看法,章孝严向《亚洲周刊》表示过:他很清楚蒋孝勇的身体我状况,可以体谅,他和弟弟章孝慈一直下了不少功夫,不是巴结,而是忍耐。章孝严还曾告诉过蒋孝武:“只要能让蒋经国在天之灵得到安慰,那么都愿意去做。”他对于蒋孝勇的指责并没有太多的辩解,还提到了“遗憾”这个词,利益的驱动下,闹成这样其实也并不让人感到意外,毕竟,此时的蒋家已并非是过去的蒋家了。纵观蒋孝勇的一生而言,给人的感觉也是:除了想尽办法挣钱以外,还无法去适应蒋家的没落和环境的改变,以致于他所做的很多事情都和环境格格不入。而他生命的最后,也给人了一种感觉:他将蒋家的大门完全关闭,将叔叔和兄长全都关在了门外面,将自己锁了进去。不过,此时的他已经再也没有什么实际能够操作的地方,只能放任癌细胞蔓延,在1996年12月,病逝于台北荣民总医院。而他也有几位孩子,和他不同的是,他们不仅不投身于政治,压根都不怎么评价时事。蒋孝勇的儿子蒋友柏曾说过:“蒋家再起,不会从政治起来。”蒋友柏毕业于美国纽约大学,当初的祭祖,他也跟着去了。目前,他是台湾橙果设计公司董事长,还在上海设立了分公司,从他的经历也能看出,他现在多和娱乐圈挂钩,不过名气不算大,可钱应该是不少。他的弟弟蒋友常和哥哥走的道路也是差不多的,他在2007年结婚后定居香港,成立了“品家家品”设计品牌,此前,哥哥的橙果设计公司,也是他参与一起创建的。蒋孝勇还有个倒霉儿子,名为蒋友青。1990年出生的他在表哥张立方和长心妍的婚礼上才被拍摄到,当时还闹了一条绯闻:他当时和一位长腿美女走在一起,在婚礼结束后,那个女孩挽起了他的胳膊,他们一起乘坐了一辆出租车离去。还有很多人认为,蒋友青的长相非常俊朗,颇有港星吴彦祖的感觉,可是,蒋孝勇的这个孩子并没有其他两个听话,经常闹出来烂摊子等人收拾。蒋孝勇对这个儿子也是好生对待,可这个儿子并不争气,在2013年底时候,他因为多次在社交网络上出现恐吓行为,美国学校引起了恐慌,还报了案。对于弟弟的这些行为,蒋友柏曾表示:“弟弟已经成年,理应对自己的行为和言谈举止负责。”参考甘草.蒋家曲终人散 蒋孝勇黯然辞世[J].海内与海外兰风.蒋孝勇寂寞郁闷的最后日子[J].海内与海外蒋孝勇秘密回乡寻根 中国台湾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