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北京资讯 - 2021年:广东PCT数量下降;全年复查案件数量激增;无效成功率低于美欧

2021年:广东PCT数量下降;全年复查案件数量激增;无效成功率低于美欧

发布时间:2022-06-09  分类:北京资讯  作者:admin  浏览:8150

作者:武志近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公布了2021年度报告,从中基本可以看出中国专利的现状。对于今天的中国,仅仅看专利申请量、授权量、授权率等指标,已经不能反映中国创新体系的真实情况。我们需要从更能反映产业竞争和企业对专利的需求和愿望的指标中,寻找我国现行专利制度中更深层次的问题。下面,我们将选取PCT国际申请号、复审数据和无效数据三个指标进行深入分析。1.PCT申请持续增长,广东下降,北京大幅增长。前三名无人能撼动2021年PCT国际申请量,为7.3万件,与去年大致持平,继续占据全球第一的位置。前三名依然是广东、北京、江苏,位置相对稳定。中国地方PCT排名相对稳定,仅广东处于第一梯队,北京、江苏处于第二梯队,上海、浙江、山东、湖北处于第三梯队。从广东近五年的PCT情况来看,基本在每年2.5-2.8万件左右徘徊。在广东处于停滞边缘的同时,中国的PCT总量在过去5年中增加了2.3万件,表明更多的PCT申请来自其他省份。还会有另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为什么广东最多?为什么会滞胀,甚至衰退?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先来看看广东的PCT申请量,如果华为的申请被刨出来会怎么样。生产:企业专利观察众所周知,华为的PCT申请近年来一直在快速增长,去年达到近7000件。广东剔除华为的数据后,可以看到2017-2021年相对稳定,甚至有所下降。这与广东企业最能理解申请PCT是否有用有关。如果没用或者效果不达预期,即使政府有再多的鼓励政策,企业也会理性考虑。毕竟维护一项国际专利的成本是相当高的。所以从广东的情况来看,国内其他省市可能还是会走十年前广东的路子,就是很少考虑后期申请,先申请后办理。这也是广东不增长,但增量几乎来自国内其他省市的原因。不知道江苏是不是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还是补贴减少了。与2020年相比,2021年下降了近2000人。相反,北京增加了近3000件,首次超过1万件的门槛,这与北京在全球的创新地位是一致的。二是专利复审数量一年激增2.3万件,是2016年的1.8倍,或者说专利复审数量反映了专利复审的情况。2021年专利复审数量比2020年增加了2.15万件,但这是实用新型数量减少2000件时的数据,这意味着发明专利复审数量在短短一年内激增了2.5%。这是什么概念?根据2016年全国知识产权整体统计,当年复审案件数为13107件,也就是说去年的新增案件数是2016年的1.8倍。一般情况下,复审是专利申请人对专利审查员的结果不服而作出的行政复议。复审数量激增,首先意味着去年驳回数量肯定大增,其次专利审查结论引发更多争议。所以要看专利审查标准有没有变,或者说尺度和认定有没有问题。还是因为申请不正常导致拒绝加剧?总之,专利局的审查标准应该对公众有一个期待,不能松也不能紧。其实这背后还有一个更深层次的问题,就是中国在一些关键领域的专利审查标准已经和欧美脱钩了,以后会更危险。因为案件激增,审查周期也从2020年的平均14.1个月反弹到16.2个月。根据r 复试成绩三。无效请求数量呈上升趋势,严格保护初见成效。但无效成功率低于美欧,容易造成低质量专利的泛滥。无效请求数据最能说明专利在市场竞争中的表现。2021年首次突破7000件,达到7628件,较2020年大幅增加1500件。说明知识产权保护的环境越来越被社会认可,越来越多的人拿起专利来维权,这是一个好的趋势。而发明专利数量增长最少,只有200多件。实用新型增加最多,外观多于发明。这也说明,目前实用新型在专利权保护中受到部分企业的青睐;因为外观更好判断侵权,所以在低端科技产品中也比较受青睐。结果从无效结果来看,近三年发明总无效率在24-31%之间,部分无效率在15%左右,两者之和只有39%-46%。也是发明专利。根据Lexis 2020年的统计,美国专利中59%的权利要求是无效的,21%是部分无效的,只有18%可以维持。也就是说,美国专利中,无效宣告挑战后的无效宣告率是中国的近两倍。如果考虑到美国专利的写作质量更高,也就是普遍比中国专利好,这是公认的,因为代理人的经验和代理费是中国的好几倍。在这种情况下,美国的专利无效率是中国的两倍,这说明了很多问题:一是美国企业对专利的竞争更加激烈,各种资源都向专利倾斜。不同的利益集团为专利无效的判断尺度争斗已久。说到底,美国玩家更擅长改变审判规则来改变专利无效的结果,这一点在中国远远不够。只是规则是怎么定的,我怎么去遵守?第二,美国各界一直有呼声,现在专利太多,低质量的专利破坏了创新。比如谷歌一直在呼吁,甚至谷歌愿意为每项专利支付更多的费用,以维持专利局的资金来源,确保专利局不会因为资金问题授权更多的专利。因此,这些企业迫切需要如何将低质量的利润作废,这是一种社会责任。目前国内还没有类似的企业。也正是在这种不确定的情况下,企业需要专注于真正的创新,而不是那些“美化”低质量创新的所谓专利律师获得的低质量专利,将专利与创新联系起来,以及不是与专利“把戏”挂钩,是中国缺少的。中国目前很多企业知识产权部门把专利布局手法、专利策略视为最高目标,但却忽视了专利制度的根本是要鼓励创新,没有好的创新,再好的专利也是空中楼阁。欧洲虽然与美国并不一样,但是在这一数据上也要好于中国,例如在2013年一份对欧洲异议数据的研究显示,被无效掉的专利中,因为缺乏创造性的占比43%,缺乏新颖性的占比22%,不符合客体主题的占11%。仅客体作为无效理由这一部分的数据,就远远好于中国,中国在2016-2021年间20552项无效决定中,无效理由仅涉及客体的只有19项专利,比率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而专利客体问题同样是美国专利界最关注的问题。所以,从无效数据这一块,就能够看到,中国专利制度,目前存在了极大的问题,只是这种北京资讯问题还没有爆发出来社会影响,但是随着未来专利维权的人越来越多,会有更多的人意识到这一问题。中国专利局如果不能及早意识到这一问题,将会有越来越多的低质量专利被授权。其危害性可以借用今天华为发布会上,华为知识产权部长的一句话(大概意思),为什么需要高质量的专利,因为从无效一件专利角度来讲,低质量专利和高质量专利的无效成本是一样的。所以,中国专利未来最大的问题就是批准了太多低质量专利,而无效的规则又跟不上,这样的话,低质量的专利就可以堂而皇之的保持有效,从而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的状态,最终受损的一定是中国真正在创新的主体。欢迎扫码加入知识产权精英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