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北京新闻 - 艺术天才赵孟頫为后世留下了许多优秀的艺术作品 为什么会有争议?

艺术天才赵孟頫为后世留下了许多优秀的艺术作品 为什么会有争议?

发布时间:2022-06-08  分类:北京新闻  作者:admin  浏览:7292

他才华横溢,风度翩翩,纯洁无瑕。他是一个献身艺术的人,但在他的仕途上,一生只是一个元朝的“政治花瓶”。赵孟頫:杨华春满地,记不清多少年前了。无意中打开一部香港电视剧,是赵孟頫演的。我一看到它,就被里面的“赵,赵”叫了一声,于是赶紧把它关了,换了频道。我就不明白了,一部电视剧从编剧到导演演员,再加上一堆辅助人员,再到后期审核,北京旅游到最后电视台的上映,这中间有一百多人。为什么这个大名鼎鼎、举世闻名的人物,被叫错了名字,却公然出现在公共场合?它让人笑掉大牙。吉,读作f,与“福”同音,意为低头。虽然这是一个生僻的词,但这个人太有名了,就像宋太祖的赵匡胤和南唐的李煜一样。虽然他的字是新的,但他很少出错,而且看不懂。但是,他多听听,就不会错了。怎么说都不同于跪在岳飞墓前的万俟卨。就艺术而言,赵孟頫真的是全才。他在书、画、诗、散文方面可以说是顶尖的,尤其是书画,是中国历史上艺术殿堂里最璀璨的明珠,是中国民族艺术的瑰宝,只适合在故宫这样的地方收藏。赵孟頫,名子昂,生于松雪岛,浙江吴兴人,也就是现在的浙江湖州人。宋末元初著名的书法家、画家、诗人,的第十一世孙,秦王赵的直系后裔。宋朝死后,他受到元世祖忽必烈的礼遇。历任蓟县直学士、济南道总经理、院士学士。累到院士学士的承诺,荣禄博士;晚年逐渐隐退,后因病求援。69岁去世,被封为平章政务官魏国公,江浙中书省封为“文敏”。因此,他被称为“赵”并写了《松雪斋文集》。赵孟頫出身极其高贵,正宗的大宋朝宗室。也许大家对赵这个名字并不熟悉。事实上,是八仙在宫廷里用金箍棒打败了潘仁美。他是赵匡胤的第四个儿子。据说他手里的金狼牙棒是赵匡胤给的,可以用来打昏君,但可以用来诽谤大臣。在杨家将、包青天、三侠五义等一系列文学作品中,他都有刚正不阿的形象。当然,以上都是艺术虚构,赵其实是很悲哀的。由于其父死于“斧声烛影”的悬案,其叔继位,赵被封为“黔国防使”,远离权力中心。但即便如此,他还是在23岁时离奇死亡。皇族冷血也是可以理解的,所有威胁其皇位和后代的人都要被消灭。因此,到了北宋,这个赵家族就和普通的富裕家庭没什么区别了,直到南宋的时候,皇帝还没有子嗣,所以经过慎重考虑,他最终还是选择了系的毛。也就是说,在南宋,除了,其余都是赵和毛的另一个儿子赵德昭的血统。尽管陈家出身高贵,但近三百年来,他的家族已经走向了许多分支。到了赵孟頫,怕他只取宋朝一个宗族的名字,比如何梅子的何竹,只能收几个三瓜两枣的所谓“礼物”。其余的没有实质内容。至于品牌名称,就像刘备的中山王静。装门面还行,但赵孟頫家是湖州的大家族之一。不像刘皇叔,他穷困潦倒,只能做草席来卖。至少他是个富有的家庭。说他是一个疲惫的王子应该更恰当。但是,在这样的家庭里,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外人羡慕的待遇,而是因为地位不同,要分三六九等。尤其是赵孟頫的父亲去世后,大家族的风光没了,失去之后生活每况愈下 “这是赵孟頫多年后的回忆,可见他的困境已经非同一般。但此时他的母亲仍视赵孟頫为重中之重,并严厉斥责因贪玩而暂时耽误学业的他:“你年幼孤僻,在学习上不能自立,所以最后不能成人。我的生活结束了。“赵孟頫天生聪明,学习非常刻苦。他的书形容他“日夜不睡,性敏感,一眼就能看懂书”。14岁时,他在父亲的阴影下做了一名小官,并在任真的公司参军。周振,也就是六合,我出生的地方,现在属于南京的一个区。在以前,周振应该也包括一部分扬子和仪征,但是这个参军的岗位真的不是一个官员。理论上是帮助贤成管理户籍信息,在九个等级的等级中属于最低等级。我想让一个14岁的男孩做一件事,所以,就是让一个有名的领导发工资。你走了吗?赵孟頫是个人才,一定看不起这个黑幕小官。于是18岁那年,他去临安国子监应试,顺利考上了商学院。学生一旦毕业,大概就可以得到与进士“对等”的待遇,从而真正步入仕途。后世的大贪官小沈阳就是这么走的。然而几年后,临安失陷,谢夫人带领小皇帝投降。蒙古人很少“不流血开城”,一城之民得以保全性命,但赵孟頫的学术生涯到此为止。此时,他22岁。亡国之后,他成了前朝的遗民。像大多数生于末世的知识分子一样,他不愿意与征服者合作。他住在湖州,致力于学习。在此期间,他写了大量的遗民诗。赵孟頫成年之前,主要生活在湖州,这确实是个好地方,离省会临安很近。那是当时风景秀丽的名县,他深爱着这片哺育他成长的热土。二月,江南莺飞狂啸,树上繁花似锦。无数粉丝,绿色,深情,嫉妒的舞衣;金鸭在川烧香,月中画船打鼓;如今东风中,酒无言。赵孟頫的诗很少被提及,人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书画上。从这首《纪旧游》的诗可以看出,他的诗也很有韵味。这首诗有白居易《钱塘湖春行》的意思。它充满了美好的回忆。最后两句充满了失望,因为此时的大宋早已丧国。雅山之战后,元人统治逐渐稳固,这是从草原来的。以杀戮为业的民族也觉得要以文治天下,于是向前朝的所有士人递出橄榄枝,对那些士人领袖和有影响的人物进行大规模的利诱和拉拢。然而,绝对大部分的知识分子是拒绝合作的,最著名的当属向南而拜,引颈受戮的文天祥,以及被强行押解到北京,誓死不降,绝食而亡的谢枋得,而在高压之下,一般的知识分子都会选择隐居,如那“樱桃进士”蒋捷。据统计,在宋末的进士中,只有约三分之一的人仕元,这蒙古人对此当然是很不满意的,所以,他们一边搜山捡海,将这些不合作的文人逼将出来,另一方面,也要树立他们的标杆,以示合作的诚意,不幸的是,赵孟頫成为了他们的首选目标。此时的赵孟頫正在潜心研究儒家经典,著述他的《尚书集注》,他被举荐去新朝当官,在多次婉拒后,最终,33岁的他还是被押解着,踏上了北上之路;在北京,他受到了忽必烈的礼遇,史载:“孟頫神采秀异,世祖称为神仙中人,使坐于右丞叶李上”。福祸相依,正是他在京城的这一段时间中,赵孟頫得以博览了皇家丰富的收藏,其中尤以字画对他的影响巨大,他从中吸取了很多养分,也使得他的创作眼界更加地开阔,艺术水平大为提高,这是他早期创作的一个高光时段。赵孟頫本来就是个文人,所以,他在元朝做的官并不大,一生可能也没有参与过政治,但荣誉并不少,因为在元人看来,他这大宋宗室的名头还是很有号召力的,63岁时,他甚至还被封为一品高官,夫人管道升也被封赠为“魏国夫人”。也就在赵孟頫人生最辉煌之后不久,夫人病重,他自己也年龄大了,遂请旨回乡,恩准后买舟南还。正是在归途中,夫人管道升病逝这对赵孟頫来说是沉重地打击,三年后,赵孟頫在故乡辞世。宋朝这赵氏皇帝一家艺术修养都非常高,那徽宗皇帝赵佶的一笔瘦金体不知迷倒了多少人,但赵家一脉如果要称艺术成就最高之人,非这赵孟頫莫属了。正如清代大名士孙承恩评价赵孟頫时所言:“前代王孙,异时翰学。粹质令仪,高吟大作。绘事拟圣,墨妙入神。文采风流,照映后人。”赵孟頫博学多才,能诗善文,书法精绝,画艺高超,他还擅金石,通律吕,解鉴赏,在艺术上是全才,也是天才,尤其在书法造诣上更是后人所无法超越的一座高峰,他篆、隶、行、草样样拿手,尤以楷书著称于世,与欧阳询、颜真卿、柳公权并称“楷书四大家”。我于书法并不甚精通,但却发现有个很奇怪的现象,一方面他在书法上肯定属“一代宗师”之级别,后世不知多少人以他的字为法帖,然而几无人能出其右;而另一方面则指责他的书风“媚俗”。这就没道理了嘛,想那“四大家”中前三位俱是唐人,而这数百年后的赵孟頫硬是生生地给抢了个座位出来,这难道是冲话费送的赠品,白来的不成?这其实还是观念在作祟,还不是因为赵孟頫作为一大宋朝的皇族后裔,依附了元人,这在人们看来是失节,于是乎,便迁怒于他的书艺,指责这指责那的,说他的字圆滑无骨,和人一样没有气节。他被誉为“元人冠冕”,但在声名上却远不如那三位,薄其人遂薄其书;不过,这些人也只是嘴上说说而已,该学的还是得学,该临摹的还是要临摹,谁让老赵的字真是仙品呢。赵孟頫的书法被称为“赵体”,件件精品,如《行书归去来辞》《行书洛神赋》《楷书帝师胆巴碑》等等,都是属于神品,被掳去日本的,皆被视作国宝。人骑图说起赵孟頫的绘画,那同其书法一样,也是绘画艺术的高峰,无论是《水村图》还是《秋郊饮马图》,都显示着赵孟頫独具一格的风格;我接触他的绘画比较晚,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台岛发行了一套四联的《鹊华秋色图》邮票,一见到便爱不释手,反复品味。只见两山之间,平川洲渚,红叶芦荻,树木疏落,茅舍数间隐现,轻舟几叶荡漾,处处彰显着秋日的宁静,而在这水乡山色之中,几个渔民在劳作,或撑篙、或扳网,还有一人策杖漫步在田野,远处可见散放着的牛群,整个画面洋溢着牧歌般的恬淡气氛。这幅画同《水村图》等他的众多画作一样,反映的其实是赵孟頫的内心世界,是以对优美景致的描绘,折射出他对宁静生活的向往,无论是江南的水乡还是北方的山峦,都轻柔绵延,清清浅浅,是他以绘画解读出的桃花源。此画几经周折,文徴明及纳兰性德都曾收藏过,最后此画被献进皇宫,一直在御府收藏,现存于台北故宫博物院。赵孟頫以深湛的笔墨功力,诠释了旷达飘逸的山水意境,不仅丰富了文人山水画的表现手段和内涵,更初是确立了元代山水画坛清远自然的整体风格,以及蕴藉典雅的审美格调,为后世的中国山水画奠定了基础。鹊华秋色图正如明代大文人王世贞所说:“文人画起自东坡,至松雪敞开大门。”此话道出了赵孟頫在中国绘画史,他不仅在后世影响深远,即使在当时,他的画风也是风靡一时,他身后的所谓“元四家”,几乎都可以算是他的门徒。他不仅在书画艺术上是一代宗师,而且在印学也是开宗立派的人物,他还对音乐、鉴古等方面都有着很高的造诣,是个真正的艺术全才。在诗歌方面,他虽然算不上宋元之际一骑绝尘的人物,但我个人感觉,除了杨维桢和萨都剌,应该就排到他了。要知道,在这一时期中,因元人的压抑,万马齐喑,诗歌几呈落败之状,在赵孟頫的艺术门类中,诗词虽并非他最擅长的项目,但相对于此时期的诗人飘零的现状来说,他的成就也是很醒目的。鄂王墓上草离离,秋日荒凉石兽危;南渡君臣轻社稷,中原父老望旌旗;英雄已死嗟何及,天下中分遂不支;莫向西湖歌此曲,水光山色不胜悲。这是他写的一首名为《岳鄂王墓》律诗,岳飞屈死,平反后被追为鄂王,赵孟頫在吊岳飞墓时写下了这首沉痛的诗作,诗中对南宋君臣苟且偷安的政策表示了强烈的愤恨。由于连年战乱,陵园荒芜,秋日的荒凉加上冷硬屹立的石兽,更增添了几分悲思,继而以南宋当局苟安享乐、不思北进,中原父老遥望南师作对比,冤杀中兴之臣的恶果,最终导致了南宋的灭亡。此诗即景生情,咏史抒怀,议论感慨,一气呵成,语言不事雕饰,不用典故,通俗自然,哀婉深沉,感情强烈,颇具感染力,他以赵宋后裔的身份为冤死于赵宋王朝的岳飞,由衷地唱出这支哀痛伤惋的悼歌,分外感人。元人统治时代虽然野蛮,但却有个好处,就是不搞文字狱,大概他们觉得,几个酸文人呤几句酸诗,写几篇腐文,是翻不起什么风浪来的,马刀一挥,统统搞定,所以,对如同上面诗中所抒发的情感,他们是熟视无睹,这也造就了此类怀旧的诗作,在当时成为诗坛的主流之声。在很长时间以来,对赵孟頫人品的评价真是不高,原因只有一个,就是他仕元了,而在当时,为元人服务的又岂止是一个赵孟頫,那么多人不被贬损,唯独这赵孟頫却饱受责难,这还不是因为他有个皇室后人的身份。当蒙古铁骑挟着草原雄风席卷而来之时,势不可挡,我们不能指望人人都做岳飞,都成为文天祥,毕竟大部分华夏子民还是以保存生命为第一要务的,这并不为过。如果要将这些人都视为汉奸的话,那后世满人入关后,林则徐、邓世昌这些人是不是都可以汉奸视之;而那岳飞的21世孙岳钟琪,不但拖着根辫子为大清镇压各地的汉人,还成为被大清朝第一个任命为封疆大吏的汉人,现在也没有人说他是汉奸吗。在山为远志,出山为小草;古语已云然,见事苦不早。平生独往愿,丘壑寄怀抱;图书时自娱,野性期自保。谁令坠尘网,宛转受缠绕;昔为水上鸥,今如笼中鸟。这首诗名为《罪出》,从中我们也可以看出他内心的纠结,作为一介文人的赵孟頫其实一生都陷在矛盾之中,他自不能一死了之,也不敢隐居不仕,毕竟他是被元人胁迫着才去当的官,我们应该从他表面的荣华背后,体味出他内心的煎熬。“我非天上士,人谓地上仙。”纵观赵孟頫的人生,他绝对不是一个卖身求荣之人,史书除他失节仕敌外,没有任何记载说他有其他方面的劣迹,更无害人敛财之行,入元之后,赵孟頫家事甚贫,平时还常以字画收取润笔费用,聊以自补。他才华横溢,文采风流,冰清玉洁,是一个为艺术献身之人,而在仕途上,终其一生,都只不过是元朝的“政治花瓶”而已。俗话说,站着说话腰不疼,你可以说他懦弱,但不能说他是汉奸;从大了说,他的生命是献给了艺术;从小了说,即使自己要死节,那一家一族之人怎么办,难不成都要一起殉国,难不成都要如后世的方孝孺一样,被诛个十族才算流芳千古?才不枉赵氏子孙?完全的没道理嘛。要真如此,也许我们只能从史籍的缝隙中,能读到湖州某个赵氏宗室誓死不仕元人等数行字,而失去的却是赵孟頫光耀万世的不朽作品,谁是谁非,孰对孰错,这选择不是一目了然的吗;所以我觉得,如果硬要以现在的道德观念来绑架赵孟頫,就是在耍流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