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北京资讯 - 《无奈的红尘情缘》 (186)——神奇铜镜

《无奈的红尘情缘》 (186)——神奇铜镜

发布时间:2022-06-08  分类:北京资讯  作者:admin  浏览:5802

第186面神奇铜镜尚洪宝听说刘霞要送他东西,以为是土特产吃。他赶紧说:“不行,北京现在什么都有,我什么都不要。”刘霞的丈夫不挑茬,示意他在厢房等他。尚宝进屋,两个孩子跟着他,站在对面看着他。他问男孩:“你想你妈妈吗?”“是的,”男孩说。他又问女孩:“你愿意吗?”女孩有点害羞,大眼睛点点头。“那我带你去找她?”“我爸去吗?”问那个男孩。“你爸不能去。”“那我们也不去了。”尚宝笑道:“好,那我回去告诉你妈回来看你。”“谢谢你,老板。”当他们的父亲叫他老板时,孩子们也跟着叫。现在的农村,虽然大人普通话说不好,但是小孩会说,而且发音清晰明了,这可能是电视普及的原因。刘霞的丈夫去正房拿东西。主室可能很久没人来过了,里面肯定有很多灰尘。于是,刘霞的丈夫进厢房前,跺着脚,掸着衣服。进屋后,他把一个布袋夹在腋下放在炕上,两个孩子立刻围上来看。他训斥他们不要动,让他们出去玩。突然想到,上宝200块钱换了一张一元的新票,就是为了给孩子。然后从包里拿出来,一个个递给他们,让他们去食堂买菜。孩子接过钱,立刻开心地跑了出去。刘霞老公带来的布袋满是灰尘,说明已经很多年没动过了。他打开布袋,是一个四四方方的纸箱,掀开纸箱的盖子,里面还有一个袋子,用油纸包着。他一层一层地解开,最里面是一个圆形的扁平金属片,直径大概有饭碗那么大。金属有长柄,柄上镶嵌白玉。“这是什么?”尚宝问。“铜镜。”尚宝对古董了解不多,也不知道什么是铜镜。他问:“它们是干什么用的?”“这是一面镜子。古人讲究以铜为镜。”“哦,这是旧的吗?”“嗯,两千多年了。”“啊?2000多年?”“是的,可能是早了。”“那为什么这么新?”上宝铜镜锃亮,有点像电镀。当然颜色比电镀还深,有些不可思议。“珍贵在这里,这是青铜器,这青铜器的比例肯定和别人不一样。其他青铜器年代久远,几乎都生锈了,但这件没有锈斑,镜面光泽还和以前一样。”尚宝突然想起刘霞曾告诉过他,她和父亲一起去挖坟的时候,一个男人走进去,看见一只明亮的眼睛盯着他。他当场被吓死了。后来他爸说,谁进去把人拉出来,我就把女儿嫁给谁。真的有人下去了,把那个人弄出来,成了刘霞的老公。里面发光的不是眼睛,是铜镜。他想,这是铜镜吗?他说出了这个疑问,刘霞的丈夫微笑着点头表示承认。这个人虽然别的话不多说,但是一提到挖坟盗墓,他立马滔滔不绝,仿佛这是一个光荣的职业,参与其中是他的激情岁月。他说盗墓开始的时候,前面的人进去死了。他们根本不是被吓死的,而是被“坟毒”毒死的。但是,刘霞的父亲是个“铁筷子”,就是盗墓的头头,怕人们嘲笑他的无知,又怕死者家属怪罪,编理由。因为被吓死是你的胆怯,被毒死是指挥盗墓贼“非法操作”,肯定会招来非议。尚宝问:“墓毒是尸体腐烂放出的毒气吗?”他说不是,坟毒是当初丧主设计的反盗墓手段。能产生毒气的东西放在墓穴里,一般分为气态、液态、固态三种。气态的气体是一氧化碳,类似于现在的煤气中毒。在坟墓里放未燃尽的木炭,肯定会产生一氧化碳。液态毒气是水银,在一定条件下会释放出剧毒气体。 是固体的“麦饭石”,俗称朱砂、胆结石、雄黄、钙矾石、磁石等。这些“药石”在一定温度下有剧毒,所以被称为“五毒之石”。他说,眼前这个人的死可能是因为“药石”释放的毒气,因为他进入墓穴后,发现里面散落着许多石头。尚宝说:“那你为什么不怕毒气?”他说,我比他们有条件。当时父亲在矿上工作,有简易防毒面具,至少短时间内不会中毒。“你知道的很多。你是专家。”“我只是在思考和研究一些东西。看看我的书。”尚宝看着康靠墙的一面,一大堆书整齐的排列着,心想这知识文化真的很重要,一个盗墓的都没有。他继续说:“那你公公把铜镜给你了?”“没有,我偷偷塞在里面了。”“嗯?”商保听说盗墓贼最忌讳占有,如果发现一些,会被活埋。刘霞的老公看出了他的心思,说:“我一开始不想拿,后来塞了进去。后来我们忙死人的时候,大家都慌了,没人理会。时间久了,我再说一遍也不合适。好像是我偷偷藏起来的。”“你公公也不知道吗?”“我好像知道,因为事发后他们又去盗墓,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他没问你吗?”“没有,那你怎么问?后来他没带我去上班,也没让我上门。然后我去矿上接班。所以,你一定不能让他知道,否则他会不高兴的。”“嗯,我知道。这面镜子值钱吗?”“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它很珍贵。我曾经有人看过,人家说从铭文上看,是汉代以前的北京消息,估计是贵族的。汉代的正面是秦朝,汉代的青铜器是国家一级文物和特级文物。秦朝的肯定是珍贵的。人家劝我送博物馆,至少可以给五百块钱,一面锦旗,一张证书,免得惹事。”“那你为什么不送?”“盗墓,我能送吗?我送不就把自己送进去了吗?”尚宝道:“我要卖了,会不会出事?”“想卖的话更好。北京有这么多跳蚤市场。出了事就咬死,在地摊上买。最多也就罚个款,没办法。我告诉你,现在我们市场上有很多东西,都是北京的。在北京潘家园市场买的,摆地摊,被北京人买回来了。这样的事情很多。你看,大侠给我邮寄了这个碗。我不是都在地摊上卖了吗?”尚宝还没想起来,刘霞就跟他说了在垃圾站捡碗的事。没想到她把它们邮回老家,让老公在地摊上卖。他不禁感慨,这两对夫妻真是勤劳的人。看到缝就准备扎根,看到地就准备挣钱,看到生意就准备做生意,真的很神奇。既然刘霞的丈夫把铜镜送给了自己,尚红宝只好“收下”说:回去好好收藏吧。一旦找到买主,能卖个高价,一定把钱分给他们一部分,绝不让他们吃亏。刘霞丈夫听完很认真的说:“宝哥,你这么说就远了,你是我们的恩人,在我们最难的时候,你出手相助,你的恩情这辈子还不上,下辈子也要还……”就在这时,刘霞丈夫电话响了,他接听,对方口气很冲,像是在指责他什么。他连连点头说是是是,表情十分谦卑。放下电话,他冲尚洪宝撇了撇嘴,表示很无奈的样子。尚洪宝问:“怎么啦?”“我小舅子,问你与我关系近、还是与他们家关系近,嫌我把你留下,不让去他家了。”尚洪宝听完说道:“行,我是得过去了,收拾一下走。”说来也巧,就在尚洪宝走的晚上,天上下起了大雨,刘霞家的正房、也就是藏匿铜镜的那几间房子,被雨水冲塌了……(待续)